壮志羔羊|第六十七章:国葬

《壮志羔羊》现长篇片小说主题封面,诺字派出版,以新加坡位背景,描述4名少年的成长故事。ZZGY;作者杰诺,诺米尼。

星期二    没有倾盆大雨,但是厚重的空气压得人人喘不过气

“我快要闷死了。”纪允用手指塞进贴紧他颈项的圆领,非常不自在地说。

他和锦泉、正翔、范可等人正面对面地排成两行,趁仪式还未开始前互相闲聊。令纪允感到不自在的是军人的No 1制服,白色的长袖上衣挺直地,厚重地架在他们几个年轻人的身上。他们的左臂系上一块黑色布条,就同那黑色的长裤一样,带出全场的庄严。两条浅蓝色条纹从他们两侧的腰间延伸到依附在光亮皮鞋上的裤脚。在这庄重的服饰下,他们仍露出稚气的笑容,因为怎么说这也是他们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一次穿得这么隆重。

范可调整了一下那夹在他腋下的黑色军帽,低声问到:“棺材里面什么都没有,应该不会很重吧?”

“空的棺材也很重的吼!”阿牛不假思索地回答。他的伙伴们都看了他一眼,愣了一下,然后纷纷点头赞同。

他们几个站在台阶式席间的中央走道的两旁,走道从置放棺材的平台往上延伸到殡仪馆的入口。整个礼堂简约庄重,主要以垂直线条为重心,就好象棺材后面的灰色大理石墙板,一整片地从地面伸展到三层楼高的天花板,同礼堂的木质墙壁成强烈的对比。虽然如此,置棺处周围都摆放着盆栽、花束,以大自然的柔和缓冲石木装潢的刚强。

席间不见多少人影,大多数的人都在礼堂外溜达,只有几名管理员在置棺处附近,其余的人们都三三两两分布在座位上。范可几个人的责任就是站在入口处的台阶上指引进来的人。

阿牛点头指向坐在最底层的几个人,然后对他身边的伙伴感叹:“你看3SGT俊纬的妈哭得多惨;他被炸到连渣都没有,她连3SGT俊纬的最后一面也见不到。”

“这总好过3SGT冠成吧!”光翰立刻接道:“他死的时候没有国葬,整个咖喱鸡[1]还要低调进行。”

众人正为他的说话反思的当儿,他们身后传来一把声音说:“不是每个军人都会得到国葬;要嘛就是应工殉职,不然就是要曾经作出很大的贡献。像我们这种在军队里面的无名小卒,死不足惜。。。”

他们回头一望,原来是坐在不远处的契明在说话。坐在最后一排位置的他,若不是贸然地插嘴,恐怕围绕着他的消极磁场将一直把他隐藏到出殡仪式结束为止。他也身穿No 1礼仪制服,帽子也端正地放在他的膝盖上。说话的时候,契明是冷淡地望着前方,等到众人把目光投射到他的身上才淡然地回眸。

然而范可一伙人却不知道怎么搭上他的话,他们之间还偷偷地互相使眼色。等到范可非常别扭地把帽子戴上,说:“有大粒的来了!”其他人才回了魂似的动了起来回到原先站好的位子。

-=-=-=-=-

另一边厢,宇颢正也陷入尴尬的气氛。他从置棺处的偏门走进来,身边却多了Dahlia和Dr Alex,两人不停地在他的耳边嘀咕。他们同样穿上黑白色系的制服,只是两位女生穿的是齐膝短裙,头上戴的不是男生们的鸭舌帽,而是两边帽沿翘起来,长得有点象牛仔帽的仪式帽。Dr Alex一改形象,把浓密的长发梳成端正的发髻,连发线也没有露出不听话的‘野毛’。而Dahlia因为头发短,不需要系发髻,但是招牌的娃娃刘海就得用发夹给夹起来。

“你还没告诉我们答案呢!”Dahlia非常俏皮地说。可是宇颢却是很不耐烦地回答:“我不是说过很多遍了吗?我和莛没有怎样。”

“可是我那天叫她向你表白的时候,她看起来非常的认真!”

Dahlia的这番话让宇颢联想起那天在文莱军营厕所内,莛书趁他在冲凉的时候进来拥抱他的情景。他本来想要好好地对此事训斥Dahlia一番,可是他从眼角瞥见Dahlia对Dr Alex露出阴险的笑容,便及时克制自己,反倒说:“你不要以为你可以套我的话。我们之间就是没什么,你就算再问一百次我的回答还是一样。”

“但是你们那么相配,如果你们之间没有结果,那就非常可惜了!”Dr Alex把手搭在宇颢的肩膀,挑逗地拨弄他的鬓角。宇颢非常不耐烦地把她的手搔开,然后走到一张椅子面前,调整了一下贴在椅背上的名牌,接着指向礼堂大门,说:“ 你要说配不配,我倒觉得和莛比较相配。”

Dahlia和Dr Alex应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却只看见在最后一排空荡的椅子后面,有几名军人在谈话,其中一个谈得非常起劲的官阶看起来还蛮高的。她们都认得出那是MAJ Thomas:“你说的是Thomas吗?他不是结婚了吗?你为什么把他和莛凑在一块?”

“我看他指的是Thomas旁边的那个2SGT吧!”Dr Alex分析后指着MAJ Thomas搭着肩的少哲说:“那个人是谁啊?”

-=-=-=-=-

MAJ Thomas就像是带着新宠物出门一样地把少哲介绍给到场的每一名高级军官,仿佛这是一次年终员工慰劳晚会,一打开话题就开怀地谈笑起来:“2SGT少哲是11 SIR新的Armoury OC。”

“那之前的那个2WO什么的呢?”有的军官就会客套地回答,好像他的办公室在军营的偏僻角落,部队里的消息从未绕到他那边一样。

“他呀!遇车祸拿long MC咯!”MAJ Thomas笑说:“幸好那时我帮忙audit你们的Armoury,所以我知道有2SGT少哲这么好的一个人才在Armoury里面。当我听到消息后,我就找你们的Brigade Commander商量,试探试探他一下。没想到他那么能干,我当初真的是没有看走眼,不愧是我用上我的名誉担保的人才!”

其他人好像是听到一段有趣的故事佳话,应声‘哇!’了起来,议论纷纷,MAJ Thomas更是毫不怠慢地应酬他们。站在他们之间的少哲虽然话没多说,但是也非常符合地偶尔陪笑回应他们的问题。

那些高级军官的话题离不开管理层的是非或动向,少哲虽然接管军械室,但这些话题还是离他的工作范围甚远。他恍神地从眼角看见莛书走近的身影,也不知道是不是跟MAJ Thomas相处久了,和他有点心有灵犀,MAJ Thomas就象是他的嘴一样,把他脑子里闪过的念头给喊出来:“2SGT Liew!”

莛书一样是身穿黑白色的礼仪制服,帽子却捧在臂弯,从神情看来似乎是在寻找什么。当MAJ Thomas呼叫她的名字的时候,她还楞了一下,等到前者开始往她的位置移动的时候才恍然发现MAJ Thomas的存在。眼尖的莛书当然也看见跟在他身旁的少哲,但她还是客气地对MAJ Thomas打了一声招呼,才向他点头示意。

“11 SIR的女中豪杰,我很早就想要认识你了!”MAJ Thomas毫不迟疑地开始他非常熟练的介绍,力捧少哲新官上任的消息。

莛书保持一贯的客气笑容,听完MAJ Thomas的话后,表示:“对啊,我从Brunei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听见这消息了。”当她把眼神转移到少哲身上的时候,好像还翻了白眼。少哲似乎也感觉到这点,心底不禁揪了一下,但当他想要仔细确认的时候,却只见莛书依旧带着甜美的笑容应酬围绕着她的长官们,仿佛那是他一时多心似的。

MAJ Thomas似乎没有听见莛书那带点不屑的口吻,自得其乐地指着门外大厅的人说:“对于一个小兵,这算是很多人了!就不知道我走的时候有多少人会来送我!”

“这里应该是整个Bravo都到齐了吧!”少哲终于打破沉默地说。

莛书对MAJ Thomas那好像是来派对的心情实在是越来越反感。于是她打算终结这段谈话,说:“如果你的部队里也发生那么多事情,再多一个同僚忽然离去,你也会很想来吊唁的。”说着,她便健步离去。

MAJ Thomas只是转头凝视莛书离去的背影,然后低声地说:“如果是的部队,这些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

回到置棺处,宇颢不自觉地望着少哲和莛书似是被动的互动。他看得入神,直到一把熟悉的声音叫住他的名字他才发现Dahlia二人已经不在他身边。

“那两个女孩子不是你训练时的squad mates吗?”素卿靠近宇颢时指着溜到远远的Dr Alex和Dahlia问。

“是啊!不知道她们发什么神经,忽然跑掉。。。”宇颢故作轻松地回答,目光一直没有转移到素卿身后的BG Ong。后者虽然不出声,但是也没有回避宇颢,仿佛在等待宇颢自动示好。

“你从Brunei回来后都没有回到家!”素卿好像怕宇颢也会像那两个女人一样地溜走,紧紧把他的手握在她的两个手心之中,说:“你害我那天准备了那么多菜,就只有我和你干爹吃!”

“我让你们有一点二人世界,不好吗?”宇颢仍然望向Dr Alex他们,说:“况且我们回来才不到几天而已。”

“这几天?这几天整个unit在放假!”素卿用力捏了宇颢的手,语带责备地说。宇颢还没开口回答,她便继续说:“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回家的原因。我在11 SIR的耳目,就算你们到了Brunei也会向我禀报!”

素卿把轮椅从宇颢和BG Ong之间推开来,然后说:“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就像小孩子一样?有什么事难道不可以好好商量吗?”

“你不明白。。。”BG Ong正要开始抗辩,素卿却一声不响地离开,让两个本来已经感到非常尴尬的人单独面对彼此更加感到尴尬。

“她就是这样!以为这样就能解决事情!”BG Ong指着她从偏门消失的背影感叹道。

-=-=-=-=-

走廊上什么人都没有,但是素卿仍然引颈张望。

那不是我的幻觉吧!她回想到刚才和宇颢说话的当儿,隐约看见CPL德业的身影出现在偏门。他好像有意避开眼目,侧身从门旁望进来,一和素卿的眼神对上便闪电般地退后,然后消失在这条走廊上。

走廊虽然很长,但是每隔一段路就是开往一间房的门,CPL德业很有可能溜进其中一间房。等到素卿追到走廊上的时候,就只留一条空荡的走廊。

那真的是他吗?他怎么忽然消失那么久都没出现?如果他想要回来,为什么还躲躲闪闪的?素卿的眉间聚集了焦虑的皱褶,仿佛所有的思绪都抢着从她的脑袋涌出。她正感叹无法证实CPL德业是否真的出现于此,便感觉到有人抓住她身后轮椅的手把。她兴奋地回头,想要叫住CPL德业,却赫然发现站在她身后的是紊良。

“你看起来好失望。”紊良说:“你是在找谁吗?”

素卿的失望不在话下,但紊良这个时候的出现实在让她说不过去,好像故事明明眼见就要到达尾声了,却偏偏杀出一个转机,推迟了答案的揭晓。紊良见她没有什么反应,便趋前把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歇在她轮椅的手靠,然后说:“你不要紧张,我只是看你自己一个人好像有事找人帮忙,所以才来问一下。”

他接着又站直身,然后抓紧她的轮椅推着走:“不是每个接近你的人都想要从你的身上得到什么,是吧?”

“但是不适时的出现会让你看起来很做作,不是吗?”

素卿虽然对紊良有强烈的反感,但她仍然克制自己,任由他把她推回会场。从一个墙角瞄出来的CPL德业看得入神,看得嘴唇都在颤抖。他好不容易才振作起来,回过身打算离开这个地方,却一脸栽进一个站在他身后的人的胸膛。

他惊讶地退了一步,豁然发现那人就是志坚:“你站在这里有多久了?”

“你怎么不见那么长的一段时间?你难道不知道AWOL是有多严重的罪吗?”志坚不但没有回答他,还反问他。

然而最让CPL德业不自在的不是志坚的问题,而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颓废感。从志坚身后打进走廊的阳光把他的眼眶和双颊的凹陷照得格外明显,但偏偏志坚一脸苍白,语气冰冰冷冷的,整个人活像是个僵尸。

“你。。。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怕你吗?”CPL德业一脸不自在地回过头检视走廊后,便毫不犹豫地冲向其中一个出口。

-=-=-=-=-

会场内的人群比刚开始的还热闹,但真正坐下来等待的人不多,其他人都溜达在门口,仿佛置棺处存在一股摄人的力量让他们不敢靠近。紊良推着素卿进门,便从凑在门口的人群中看见MAJ Thomas和少哲。然而最让他放不下心的,就是攀附在他们身边,带着一副谄媚样的Eason。

素卿随着他的目光望去,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心魔,一个他们都想控制,深怕会泄漏他们心底秘密的心魔。我虽然很难看出你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但是很有趣的是,你养的那只小鬼却老是把你的心事告知天下。”

紊良被素卿的揶揄搞到十分尴尬,使他不得不借故离开,好上前把Eason叫住,免得他在这种大场合之下让他,甚至MAJ Thomas丢脸。

紊良才刚离开,带着一副关切模样的宇颢便出现在素卿身旁,问:“干妈,你忽然不见,跑去哪里了?怎么那个人陪你一起进来?”

素卿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BG Ong便带着满脸憔悴的千惠出现在他们面前。素卿和宇颢都对她的无故出现表示惊讶,后者也透过BG Ong的口表示她的来意:“小颢,你知道志坚在哪里吗?”

志坚?宇颢顿时楞了一下。不是他没有预料千惠是来找志坚,毕竟他们俩是母子关系,而只是自从他们抵达这会场后,宇颢就没有见到志坚的人了。

宇颢仰望四周后,回答:“我想他应该在大门附近,不如我带你去找他吧!”

“你看你千惠阿姨的样子,你赶紧带她见志坚!”BG Ong拍了拍宇颢的肩膀,指着大门的方向催促到。

-=-=-=-=-

回到那阶梯的顶端,那紊良和宇颢先后前去的门口旁,MAJ Thomas刚开始带少哲往新的目标走去,这时竟同恰巧从门口转进来的CO撞个正着。

“Elvin!你来得真是时候!”MAJ Thomas笑里藏刀的语气,让站在他们身边的人都不时感到鸡皮疙瘩掉落一地。

CO只是对他敷衍地扬起一边嘴角,然后不以为然地继续往会场里头前进,偏偏MAJ Thomas敏捷地用身体顶在他面前,显然不想就这样放过他。

“你看你,老是这样漠不关心!难怪11 SIR会发生那么多事情!”

“你既然知道这是11 SIR的事情,那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呢?”CO无奈停下脚步,带着万分不耐烦的口吻质问道。

CO和MAJ Thomas之间虽然隔着只有伸手长的距离,但是这短短的空间顿时已经出现激烈的战场,火光十色,刀光剑影。而身边的人,坐着的都回头,走着的都停下脚步,甚至在礼堂外消磨时间的也特地探头进来,静静地观看这两名高级军官的冲突。

的确,MAJ Thomas的反应增加了这场闹剧的可看性。他的嘴脸不但没有被CO的不友善态度给减灭,反而还更加嚣张地说:“我当然应该出现!我为什么不能出现?我关心无辜丧命的士兵,我不能不来为他悼念!”

“如果是我的话,这名士兵,还有在他之前离奇死去的士兵,根本不会遇到不测!”MAJ Thomas好像是在演讲一样地对其他围观的人说:“如果我当上11 SIR的CO,我一定会好好调查,调查那些在你管辖期间丧命的士兵的原因,为那些冤死的士兵和他们的家人主持公道!”

在场的人,许多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MAJ Thomas的大言。虽然他所说的非常振奋人心,好像是带着满怀希望的国会竞选人,但是胆敢在堂堂一名CO面前这样数落他的不是,口口声声指正他的过错,不要说小兵,就连阶级比他高的军官也不想插嘴,免得搞得自己满身政治泥泞。

“说得真好!”在这个时候,恐怕也只有不知死活的Eason才会开口赞同。他正想扑上前攀附MAJ Thomas,所幸紊良及时赶到,用一个后钩把Eason推到他的身后,打圆场:“那就要等MAJ Thomas你当上CO的位置咯!但是现在我们需要现任的CO就座,悼念仪式才能开始。”

怎知紊良的这么一个四两拨千斤竟然把Eason推到走在他后头的宇颢面前。后者很不耐烦地再把Eason推到MAJ Thomas的面前,然后冷冷地讽刺:“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利其器。”

MAJ Thomas也不迟钝,见到Eason被推倒他面前也跟着侧身一闪,让其跌跌撞撞地到门口外面,然后就对宇颢带佩服的语气笑道:“江宇颢!我们又见面了!”

整个部队里充满争议性的几个人物忽然齐聚一堂,当中的气氛无不沸腾到极点,一触即发!眼见MAJ Thomas将要转移目标针对宇颢,不知道会不会把他的身份当场揭露给大家,隐藏在人群后面的BG Ong总算挺身而出,说:

“这是往生者的追悼会,你们一个个怎么象在追债一样?如果你们之间有什么私人恩怨,就回到Mandai Hill解决!”

所有人应BG Ong的谴责把注意力转移到引发这场冲突的MAJ Thomas。后者耸了肩,双手插口袋说:“对啊!我们是来为死去的人追思的。”但是他临走之前却把脸贴近CO继续轻声说:“死亡代表重生,这一切将会有新的开始。。。”

[1] 新加坡俗语,福建话,指追悼会、葬礼,因为大多在新加坡举办的葬礼都会为宾客准备餐点,而咖喱鸡是主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