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燕姿[風衣]MV觀後感

機場的喧囂在螢幕背景淡淡飄進,帶著滿懷期待的燕姿轉身看見兩個歐巴桑像是少女般地趕到,急忙辦好登機手續。霎時間,鮑起靜(鮑姐)和燕姿對上眼神,接著帶著旅行伴侶陸奕靜(陸姐)離開。

場景切換到綠島壯觀的景色,一輛休旅車行駛在蜿蜒的路上。車上,燕姿似乎在找些什麼,MV的前奏也漸漸響起,接著就是鮑姐和陸姐背包旅行的片段。兩人似乎返老還童地做著年輕人做的事:自拍、露營、在蔥翠的草坪上奔跑,完全沒有歲月的背負。

接近尾聲,鮑姐發現生病的陸姐不見了,著急地出去帳篷在野外尋找後者。最後,終於讓她找到陸姐的身影,只是鏡頭一轉,鮑姐驟然變成燕姿,陸姐依舊對著湖面望向遠方的山手線。

OI000205-01.jpeg

故事線

年老的燕姿回到她和好朋友曾經一起旅遊的地方(冰島),試圖找尋當時的感動。我們從MV的片段可以得知燕姿的朋友已經不存在於她的人生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主題思想

如果我們還在一起,是否能繼續做些年輕時所做的事?

View of a line of trees along a straight path in a garden, with the morning sun peeking through the crowns of the trees in autumn. This photo is taken along the way from WWII Memorial to Lincoln Memorial in Washington D.C, USA.

敘述手法

一起旅行的兩位長者代表年輕時的燕姿(鮑姐)和朋友(陸姐)。燕姿則代表老去的自己。

這裡運用的手法首先是要利用年紀和視覺的反差給觀眾帶來衝擊力(年輕角色由年長者扮演),再來就是帶點文學寓意。

回顧主題思想是“如果我們還在一起,是否能繼續做些年輕時所做的事?”,那兩位長者旅行的片段,第一是回想年輕時旅行的回憶,第二就是燕姿幻想如果她和朋友一起變老了,然後還一起去旅行,就像年輕時一樣,那會是怎樣的情景?

第二層的寓意可從以下幾點觀摩得知:

(一)年輕和老來的角色由年紀相反的演員來扮演;燕姿是帶著年輕時的的心態來重組她(年輕時)遺失的將來。

(二)MV開頭,燕姿一個人帶著兩個人的機票,臉上戴著期待的表情。若這時看到的燕姿是代表她年老的角色,那她手中的第二張機票和期盼的表情就代表她對還未(也許也不再會)出現的旅行伴侶的期待。她分明是一個人,卻像是要結伴旅行一樣。

(三)鮑姐和陸姐旅行時所做的“年輕事”,雖然說年長者也能夠做得到,但也不是每樣都能自己做。就好象兩個阿姨自己搭帳篷?(也許就是這樣體力透支才會生病吧!)因為不那麼切實際,所以帶點幻想的元素。最主要的是,他們也不是做“當初年輕時”所做的事(自拍在他們年輕時代應該不流行吧!),所以他們也不是完全重演當年事跡。“幻想著,老了做些年輕人做的事”比較能夠符合MV的敘事。

(四)MV結尾,扮演年輕燕姿的鮑姐發現陸姐不見了,四處尋找;這一幕和燕姿開車尋找什麼似的那一幕相互交疊,暗喻真實生活中旅伴已經退出了她的生命。接下來,鮑姐看到旅伴的背影,走近後,當鏡頭拉到兩人的正面,卻只看見燕姿和陸姐並肩站著。這一幕令人回想到五月天[如果我們不曾相遇]的MV,到最後老去的女主只看見還年輕的男主,因為這就是她記得男主離去時的模樣。相同的,燕姿(年老角色)只看見陸姐(年輕角色),因為這就是陸姐在她回憶裡僅存的模樣,也應該寓意著陸姐已不在人世。

既然陸姐已離世,那兩位阿姨一起旅行的第二層含義,就只能是幻想和期待了。

View in Obertraun by the lake of Halstatter See in Austria, Europe. Seen here is the railroad leading to Hallstatt station, set against the snowscape and skyline defined by the Alps. Obertraun is a quaint village that offers cheap accommodation when visiting Hallstatt, as the former is only a 15-minute shuttle bus or ferry away from Hallstatt.

藝術特色

燕姿扮演著年老的自己,其實是要體現角色年輕的姿態;在我們的認知裡,老人家都是單調無聊的族群,殊不知,他們也年輕過。很多六旬長者都經歷過70年代的雅痞時期,也就是說他們就是當年20多歲的雅痞哦!

風衣,無論是在歌詞裡、現實生活中或文學裡,都代表著成熟、脫離稚氣的象徵,套在燕姿身上和兩位阿姨穿著鮮豔大衣相對比,也暗喻著他們表面下的年齡。

我更覺得最後一幕那燕姿“找到”陸姐的情景和開幕時她引頸期待的模樣遙相呼應,為MV寫下十分唯美的句點!雖然現實生活中燕姿已經找不回陸姐了,即使她從旅行的起點就隱約透露無奈,卻還是繼續尋找回憶的旅程。所以到了最後終於能夠“找回”陸姐,即使只是回憶的樣子,這段探索的旅程也值得!

Silhouette of man in winter jacket looking into the distance on the shore of Lake Wakatipu at Queenstown Gardens. Across the lake, the skyline of Cecil Peak carved the outline of the lake.

感想

無論是MV或歌曲都沒有激情澎湃的元素,卻能翻起隱藏在心底的暗流。畫面雲淡風輕,輕描淡寫的旅遊記事,輕盈的旋律,竟然能夠透過巧妙的敘述手法帶來那麼強烈的情感,絕!

這其實也和我最近構思故事的中心思想相映:人生漫漫,很多時候我們都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今天沒說的對不起,也許會成為明天的遺憾。何不珍惜眼前人,和他們去做想做的事,否則就會像燕姿(的角色)一樣,只能憑記憶和幻想完成未完成的事。

“谢谢你曾来临 曾离去
陪着我像影子 像姓名
白色风衣 蓝色的你
挂彩虹画星球 贴上笑容
曾在一起 不在一起 都是感情”

~[風衣]孫燕姿

View from Obertraun of Hallstatt across the lake of Halstatter See in Austria, Europe, at sunset, against the skyline of the Alps. The hotel overlooks the pier at the lakeside, with a boathouse set against the sheer cliffs and glow of the setting sun.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