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六十九章:崩溃

《壮志羔羊》现长篇片小说主题封面,诺字派出版,以新加坡位背景,描述4名少年的成长故事。ZZGY;作者杰诺,诺米尼。

星期二    夜幕低垂,没有星星的夜晚原来是那么孤单的感觉

“麻烦你带我进来,我真的不好意思。”走在连接停车场和军宿的路上,千惠满怀感激地对走在身旁的宇颢说。后者只是微笑回答:“其实我才不好意思。我还要你等到我打理完所有的事情。”

这时他们正经过军营大门后的马路,宇颢也已经换上便服,同之前在焚化场穿着礼仪制服的形象有很大的不同。他的打褶长袖粉色衬衫搭配褐色带线条的合身百慕达,还有脚上穿着的米色休闲鞋,看上去一身自在。

渐渐落后的千惠穿的是褐色的丝织上衣,她那飘逸的衣裳和紧身的黑色长裤形成对比。虽然她脚踏黑色的平底高跟鞋,但当她走起路来却是幽优典雅,完全不被下坡的路势影响。

他们俩其实在追悼会结束后,便同BG Ong和素卿一起吃晚餐。千惠嘴巴虽然一直埋怨志坚是不孝子,但是她明明就担心他多过憎恨他。于是素卿便吩咐宇颢送千惠一程,好让她到军营里找志坚说个清楚,放下心中的那块大石头。

也许是没有素卿这个老朋友在了,千惠一路上变得沉默寡言,时不时就往宇颢的方向发呆,令宇颢都害羞起来,不自觉地一直找话题。到了军营已经是夜晚时分了,而虽然宇颢提议放她在军营大门等他把车子泊好,这样她就不需要穿着高跟鞋走那么长的山坡路,可是千惠坚持和宇颢一起走那段路,后者也无奈接受。

“志坚有你这样疼他的母亲真是他的福气!”宇颢终于打破沉默,客气地说。

“你也不赖啊!那么勤劳能干,你的爸爸妈妈看到一定非常高兴。”千惠想也没想地接了宇颢的话,却意想不到地撞上他的背。虽然宇颢只是瞬间停下脚步,但是千惠还是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郁闷。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追问:“我好像很少听你提起你的父母。。。”

“他们都走了那么多年了,在我的生命里面也没有多大的影响了,我提不提也没有关系。”宇颢如此冷淡的回答,让千惠脸上顿时划出惊讶的表情。

“听你这样说,好像对你的父母很反感。。。”

“我吓着你了吗?我并不恨我爸爸,毕竟生死不是我们所能控制。”

“那你的妈妈呢?”千惠好不容易跟着宇颢爬上斜坡,进了军宿地区,再跨过那广场就到达Bravo了。这一路来她不是望着地面小心看前方的路,就只是看见宇颢的背影。当她问起他的妈妈时,他的步伐似乎放慢了一下,然后他回头客气地微笑,显然根本不想提起他的母亲。

他们周围的空气完全滞留在这空荡的广场和高耸的军宿大楼之间,就象他们之间忽然落下的宁静一样,一时间还不知道怎么化解。偶然前方Bravo的走廊出现一道身影从仓库的方向转出来。那人一拐一拐地似乎走得非常吃力,等到宇颢他们渐渐逼近后才发现那就是契明。

“你不是坚的妈妈?”契明也认得千惠,上前打了声招呼:“自从那晚在大门见面,我们就没碰面了!”

“你们之后就到文莱训练去了。”

站在走廊边缘的契明非常有礼貌地伸手握住从走廊旁的舷梯走上来的千惠,后者也欣然地接受他的帮助。她才刚在踏上走廊,便有一支手一把将他们俩分开,随之便见到志坚的身影介入他们之间,并充满敌意地对契明警告:“你离我的妈远一点!”

“Relax!”契明举起双手退了一步,但是脸上的笑容从未退去。

“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了!要不是你那天骗我妈说我不在camp,我就不会来不及见我父亲最后一面了!”

志坚激动得看起来要出手打人,吓得千惠不知所措地拉住志坚的手追问他所说的话的意思。宇颢也非常机警地把两人隔开,一手抓住志坚的肩膀,一边从眼角瞥见Eason鬼鬼祟祟地在走廊末端的楼梯口出没。

有冲突的地方看见这冤死鬼,这一定和他有关!

契明非但没有被志坚强硬的态度给吓得胆怯,还跨前一步当着后者的面,一脸鄙视地说:“我和你闹不和是整个unit都知道的事,我也不会否认。但要是说到假惺惺,你不如问一下当时也在场的江宇颢。他当时没有阻止我,也对你隐瞒了真相。人前人后两个样。。。对不起,我比不上你,更别说是宇颢了!”

契明话刚落下的瞬间,就只看见志坚和宇颢诧异地对望;一边是志坚晴天霹雳的表情,另一边则是宇颢极力掩饰尴尬的假面坚强。

钟契明,算你够狠,懂得翻旧帐!宇颢狠狠地瞥了契明一眼,然后无奈地回望志坚。

从志坚楞住的神情可以看出,他根本不知道宇颢也在场的事实。可是他很快回过神来,并把注意力转移到契明的身上:“你不要以为你转移话题我就会忘记你对不起我的事!”

说毕,他便挥拳要打契明!被契明说破自己隐瞒志坚的宇颢一时间来不及阻止,敏锐的契明却及时在半空中抓住志坚的手:“怎么啦?毒瘾还没退,连打人都有气无力啊?”

契明的话激得志坚屈紧双头肌要挣开他的握力,却发现自己完全在契明的掌控之中,后者也展现完全不吃力的样子。

契明把志坚的手拉开,然后再次贴近对他说:“你不要以为Eason把事情告诉你,就代表他要和你和好!”他瞄向探头望出来的Eason一眼:“他只是看我变跛脚了,想要落井下石,你只不过是他的报复工具,就象他一直以来当你是他的泄欲工具一样!”

“你在说什么?!”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的千惠捂嘴惊叹。一直缩头缩脑的Eason也急忙地跳出来说:“你不要冤枉我吼!你有证据吗?”

契明根本不把Eason的话当一回事,只是更加贴近志坚在他的耳边对他说:“你每次毒瘾发作的时候,是不是都做同一个梦?一个被人霸王硬上弓的梦?我告诉你,我和你同房大半年,你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楼梯口这时传来一阵嬉笑声,仿佛为契明最后一击成功打败志坚而欢呼。而契明一连串的揭发真相也让志坚吃不消,顿时间也只有愣在那咬牙切齿、干瞪眼的分。

契明骤然退后一步,脸上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阴险笑容:“我现在不和你住啦!你自己一个人要好自为之!”

他话刚说完,楼梯口便出现一群下来找贩卖机的士兵。契明仿佛是被启动了机关似的应着他们的出现呼叫一声,接着便飞扑在地。见到这一幕的士兵纷纷扑上前扶起眼眶通红的契明,不时还对志坚指责:“你有没有搞错?你不知道明受伤了吗?为什么还欺负他?”

契明自导自演的桥断志坚一众人都看傻了眼,而面对众人断章取义的指责,志坚更是百口莫辩。才刚过去的短短10分钟内,他便经历了几番真相揭晓的惊涛骇浪,揭露契明奸险的一面,更揭开宇颢的假面。如今在其他人的声声指责中,他只能委屈地转身离开!

-=-=-=-=-

阶梯下的Bravo走廊上演戏剧化的桥段,阶梯上的庭院则充斥着紧张的气氛。CO背对着办公室,望向庭院上的天窗。外头天色黯淡,走廊上的灯却还没亮起,围绕在庭院的昏暗沉重地伏在他的肩膀上。站在他身后的OC则不自在得连靠在柱子的勇气也没有。葬礼一结束他便收到CO的简讯,要他回营找他。一路从CO办公室到庭院,他们之间都没有交流。OC总算按捺不住:

“这么晚了,Sir,你找我来。。。”

“3SGT俊纬的追悼会虽然结束了,但是发生在Brunei的事情还没有了结。”

OC应CO的回答吞了一口口水,接着故作姿态地开始解释:“过去的这个礼拜每个人都放假,想要找人来调查。。。”

“我现在就调查啦!”CO不等OC的解释,断然地说。OC楞了一会,好不容易才提起勇气问:

“你。。。这是什么意思?”

“3SGT俊纬的section怎么会绕到后山去呢?就算他们误解地图也不可能偏离原来的路程那么远。Woon,你是我最看重的OC,你应该可以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吧?”

CO虽然一直望着庭院的花草,但是他的字句尖锐,OC即使没有和他四目相对,却也为他的质问捏了一把冷汗。

“这。。。这就是我在调查的事。。。”

CO竖起眉毛微微点头,似乎在表示同意。但是OC 不敢掉以轻心,默默地看着前者转身,若有所思地说:

“我有一个非常荒谬的理论。假如说。。。假如说P5S3当时拥有的路线图并不是我们一起讨论过,并且经过我所批准的那一份。。。”

“这是我昨天在camp的垃圾槽找到的,左上角写着‘P5S3’的字,如果没有错,是你们昨晚一直找不到的Section吧!”

CO在描述他的理论的当儿,脑子里闪过事发早上在指挥部所发生的事,那他和Dahlia在帐篷外的空地上争论的一张路线图的来历。Dahlia所出示的路线图根本不是他们原先批准的那份;虽然两者的路线大多相同,但是Dahlia手上的路线图上出现许多更改,全部是将原来的路线缩短的捷径,很明显的:制造这张路线图的人的目的是想要借这张路线图在最短的时间完成当晚的演习。

最令他百思不解的是,就算契明他们想要超捷径,也应该用那张来历不明的路线图,最后更不会落得迷路于后山,然后踩到地雷的下场。

“但是他们为什么会拥有另外一张路线图呢?”OC第一时间将CO的疑问提出来。

CO当然已经花了好一段时间探讨这项疑问。他综合了自己所搜集到的消息,连同宇颢两次对他的明示,心里已经有所顿悟:

“也许他们想要超捷径?” CO试探性地问:“Unit里面正在谣传说Bravo演习当天比正规早了一个小时,很有可能是超捷径。但如果想要动员整个Bravo,下令超捷径的决定的人。。。”

“Sir!你这是在说什么?我没有这样做,不要这样污蔑我!”

OC立即否定CO即将脱口而出的怀疑,后者一时还被他一脸冤枉的表情说服。然而OC的反应是意料中的事;CO可是为了这段谈话经历了一番深思熟虑。事到如今,CO已经有所决定。

“你如果要做到反击不形于色,就要从OC那里下手,让OC做代罪羔羊。”

记得下午在火化厂的走廊上,宇颢是那样劝告他,并点出MAJ Thomas对他所造成的威胁。

“我干嘛要污蔑你呢?记得你在Jerudong Park告诉我的事吗?你曾经答应我,你会为我敬公职守。你竟然答应了我,我就相信你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

“你难道没有伟大的理想?你难道不想改变这个制度?如果牺牲一个人可以帮你完成伟大的理想,让接下来服役的青年受益,这又算什么一己私利?”

CO虽然退了一步,但是宇颢的警言仍然在他耳边回荡。宇颢的说话并非危言耸听,但是CO的内心深处仍然有一把声音,不断地提醒他当时和MAJ Thomas‘交战’之后,一直困扰着他良心的愧疚感。MAJ Thomas的出现,是他种下的因果,他应该坦然接受!

“更何况当时把P5S3救回来的时候,路线图已经落在后山。要凭一个没有根据的推测来降罪于你,对你来说也太不公平了!”

CO忽然收回那言语中的尖刺,让OC松了一口气:“你能了解,我就安心了。。。”

“还有呢!”原本以为所有紧张气氛已经平息,CO又忽然冒出一句话,令OC几乎吓破胆:“要是你亲口命令Bravo超捷径,接下来若要堵住Bravo上上下下100多名士兵悠悠之口,不让我收到风声,应该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

“对啊!要是真有此时,你早就听说了!”OC嘴里说得轻松,双手却不自觉地伸进口袋里,笑容更是尴尬得很。

“我要是用心去搜查,什么也逃不过我的耳目!”CO似乎还觉得他的言下之意还未说进OC的心坎里,继续追加一句。他见OC已经快要找个洞钻进庭院里的泥土里,便转换口气说:

“我很高兴我们能够把话说清楚!你知道吗?在我找你谈话之前,我非常担心。如果你真的做对不起我的事,我该如何惩罚一个背叛我的信任的人?一个曾经夸下海口说他不会出卖我的人?”

CO拍了拍OC的肩,然后站在原地看着OC离开。

“职场如战场,你既然开了第一炮,就甭想独善其身。如今MAJ Thomas冲着你而来,你难道要等到将11 SIR双手奉上才肯动手?”

-=-=-=-=-

CO带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办公室,却赫然发现MAJ Thomas的人影。他显然的已经站在走廊上已有好一段时间,只是他不露声色的目的令CO不禁感到心寒。

“没想到经过了这些年,你的手段是越来越高明!”CO假装没有见到他,后者却还是脱口说道。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明白!”CO继续不加以理会MAJ Thomas,后者却上前一步,贴近脸对他冷笑道:

“你当然听不明白。我相信你这些年来,早已经把我们之间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晚上睡觉也非常安稳吧!”

“当年要不是你违规,我也不会有机会抓到你的把柄!”

“哈!这一点还跟你刚才对付CPT Woon的手法相似!”CO严厉的批判非但没有将MAJ Thomas击退,后者反而扭转局势,咬牙回道:“你就是等着抓到别人的痛脚,然后扮清高地‘放过一马’,却在背后放冷箭,最后就置身事外,冷眼看他被乱箭射死。当年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没想到今天又要在CPT Woon身上上演!”

“你不要在这里瞎猜了!你可以把发生在你身上不幸的事怪在我的身上,但是这件事情和你无关,你就不要胡乱指责!”CO失去耐性,正视MAJ Thomas警告道。

MAJ Thomas扬起一边的嘴角,带着鄙视的口吻说:“你难道说你这么做不是为了要阻止我接替你做CO吗?你不是要声东击西,让CPT Woon做代罪羔羊吗?”

“就算。。。”

“就算你成功保住你的位子,你能够保住所有士兵的信任吗?他们会对一个置下属于水深火热的上司有什么看法?”

MAJ Thomas继续他的反问,完全不给予CO辩解的机会。当他的质问落下后,两人之间出现了一段冗长的沉默。沉默的一端是MAJ Thomas自满的笑容,而CO则是皱眉对望。

“我。。。我根本不会置我的下属于水深火热,你也不必为我担心!”

CO无奈地回答,并且跨步走向办公室。MAJ Thomas不以为然,只是在他的身后阴阴地笑着。

-=-=-=-=-

天台又是一个宁静的夜晚;大马路上少了午间那些频频穿越的大卡车,只有偶尔超速驶过的‘假跑车’,整个屋顶沉浸在树林和雾气的呼吸中,感觉带点凄凉,却能让纷乱的心找到一丝平静。

“你干嘛躲在这里?”宇颢缓缓走近志坚。

志坚正往总部的方向望去,手心紧紧握住围墙。楼下的广场一片黑暗,连对面的军宿也只剩走廊上的灯亮着。在他们头顶之上,就是巍巍的总部大楼;虽然总部也只有零星灯火,但是映照在没有月亮的夜晚却似乎散发出淡淡的,迷人的光芒。

宇颢还没靠近到触碰得到志坚的距离,后者便愤怒地转过身:“你不要在我的面前装好人了!Eason的话我有查证,那晚你真的是和钟契明做guard duty!”

“事情不是你所想象的。。。”

“以我认识你的性格,你的目的应该比我想象得更恐怖吧?”志坚不等宇颢说完他的话,便激动地指责:“你故意在Brunei接近我,趁我最脆弱的时候对我伸出援手,我当时就应该怀疑你别有居心!”

他用力咬出一连串的指责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周围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出志坚扭曲的脸庞,更能看见从他眼角闪着的泪光。

“好!那你说我到底有什么居心?打从你进来11 SIR,你就一直想要从我的身上得到好处。要人脉,我认识的人比你多;论计谋,你都会被契明耍得团团转。你说,你有什么值得我去攀附,值得我花那么多心思得到你的信任?”

宇颢一步一步靠近志坚,就象他一句一句的反问,逼得志坚的思维乱了分寸。这时一直静观他们对话的千惠终于忍不住说:“坚,你要到什么时候才会长大?你一直以来都在埋怨别人对你不好,埋怨你爸爸不了解你的感受。但是每个人的所作所为都要经过自己的思考才达成,尤其是你这么大的一个人,有谁逼得了你做你不想做的事?你难道没有想过你应该对你自己的人生负起责任吗?”

志坚望着和他对质的两人,脸上不时露出困惑的表情:“难道我对自己的要求高也算错了吗?难道我努力向上就是不负责任吗?我在这里跟我不喜欢的人朝夕相处,和他明争暗斗还不是要证明给你看,证明给爸爸看,我是可以达到他的要求,我也可以是一个achiever!”

说完这番话,志坚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企图抑制不断涌现的泪水。他忽然把心一横,转身爬上围墙,吓得千惠扑倒在地呼唤!

眼看志坚就要翻墙跳跃50尺的高空,反应灵敏的宇颢一个飞扑便抓住志坚的腰,接着再往后坐,借着自己的重心把志坚拖回到天台上。千惠也迫不及待地冲向前,扑在志坚的身旁死抱住他不放。

“你干嘛那么傻?你干嘛那么傻?”千惠声泪俱下:“我已经没有你的爸爸了,我不能没有你了!”

“我还能做什么?我什么都不是!我明明要证明给爸爸看我的实力,现在却染上毒瘾,每天戒毒都让我痛不欲生。那个Eason还强暴我,让我做不成真正的男人!我连爸爸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我什么都做不到!我什么都做不到!我根本没有脸去见他!”

“谁说你没有脸去见他?你爸爸在临终前嘴里还是念着你的名字,他是多么地想念你呀!”千惠不断抚摸志坚的脸颊,苦苦道来。他们俩互相对彼此哀嚎,宁静的夜空不再宁静,连周围的树木也开始摇摆树冠,仿佛在为他们母子俩打气。

夹在他们之间的宇颢不停地安抚他们母子,在他们的啜泣声中感慨地说:“有谁没有失去过最至亲的人?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我和我的弟弟,到现在我连我的弟弟都还没找到。我每天都在想她抛弃我们的原因;我一直逼自己接受她是因为没有了我爸爸这个依靠,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才会忍心丢下我们不管。可是我做不到。。。我无法原谅她。。。”

“我告诉自己,我绝对不能像她一样,一遇到困难就放弃;人类难抵挡的苦都只能靠血肉之躯撑过来,等待伤口痊愈的过程虽然会让你痛得死去活来,但不见得每个人因为伤得很重而一命呜呼!”

“但是我还是很辛苦。。。我很辛苦。。。”志坚把脸埋在宇颢的胸膛,像个婴孩般地哭诉。

宇颢揉着他的头轻声说道:“只要你熬过去,你一定能够再站起来的!”

-=-=-=-=-

从花洒落下的水冰冷地打在契明的后脑勺,但是任冷水再怎么刺骨也掩盖不过他内心那股酸溜溜的感觉。刚才在众人面前自导自演的桥断的确让他沾上一点胜利的感觉,可是当他看见宇颢和志坚的母亲关切地跟着志坚离去的背影的时候,那胜利的甜味竟也跟着变得苦涩。

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他竟然不自觉地跟了上去。从看见志坚崩溃地哭闹,到他被温柔地环抱,契明的内心是起起伏伏,不断地酝酿成现在这股滞留在他心坎里的醋意。

他凭什么得到那么多人的关怀?!契明仰头企图让被水呛的感觉代替冰冷治疗。

他和志坚在一起出生入死的日子的那些情节顿时在他的脑际闪过。那晚他们一同在废弃店屋寻找PS 5置放的‘战利品’;他们一起在烈日下训练士兵们步操。他经历步操比赛惨烈的失败后,在训练棚外听见志坚叙述着他如何谋算他的经过。那冷眼看着志坚虚假地讨好他的日子。那天他们经历过一场殴斗后,被罚跑SOC,还一起撞墙倒地的情景。。。

还有之后他们赤裸并肩坐在更衣室里剖白的一幕,恐怕是他们对彼此最真诚的时候了。

“损友要敷衍,好友要敷眼!”

“我这些日子都好担心你,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和你好好说话。”

“如果时间能够重来的话,你还要做我的兄弟吗?”

“有你当我的兄弟,我求之不得!”

“难道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你没有想过为了我们的友谊而放弃对我的伤害吗?”

“损友要敷衍,好友要敷眼!”

“看来我们之间的友谊也只能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

契明求生的意志还是让他无奈地从水柱下逃离,把头倚靠在墙壁用力地喘气。征服不了他的心魔,契明总算蹲坐在地上,直到花洒的水停止落下,他还是抱着双膝,呆呆地盯着眼前的空洞。

-=-=-=-=-

“要不是刚才听你安慰坚,我无法想象你对你母亲有多么大的怨恨!”

安慰完了志坚,回到他的房间,看着他睡着后,宇颢便带着千惠走回同一条路送她回家。整个军营的寂静令人感到压迫,宇颢却看起来悠然自得地望着地上,双手插口袋地漫步。千惠总算抑制不了沉默的压迫感,开启了话题说道。

相对来时路的反应,宇颢非但没有回以冷冷淡淡的反应,反而继续踩着轻盈的脚步,耸了耸肩,道:

“我对她也算不上什么恨不恨的。就象我刚才对你说的,她在我的生命里都没有扮演什么重要的角色。她连在我的记忆里也只是一个模糊的形象。”

也许是刚才对志坚的吐诉,卸下了他带了整天的防备,也让他重新审视对母亲的感觉,在夜空的引导下,他对她的亏责也减少许多。

千惠看起来想要触摸宇颢,好让她散播之前决堤的关切之心,却似乎还是有所保留:“她难道没有留下什么让你纪念的吗?”

“我刚住进孤儿院的时候还会一直看着她给我的项链。。。和留下来的照片。但是有一天,当我了解我再也不可能见到她后,我就把照片给收了起来,现在也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

“那你这条项链。。。?”

宇颢应着千惠的目光把挂在胸前的项链握在手中,脸上露出令人费解的笑容。

ZZGY 壮志羔羊 Copyright Page Part 3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