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七十二章:隐形推手

《壮志羔羊》现长篇片小说主题封面,诺字派出版,以新加坡位背景,描述4名少年的成长故事。ZZGY;作者杰诺,诺米尼。

星期三    滚滚云雾,闪雷光

瞭望四周,原来万里山军营是处在那么一片优美环境中。军营依山而建,庞大的地基却被树丛包围,随处眺望就能看到围墙外的一片翠绿。晨雾缠绕在树冠间,好像夜女王在晨曦绽放时匆匆离开的当儿不小心留下的衣裳。要血气方刚的士兵在大自然优柔的怀抱中练习应该是得到最好的协调方法。

素卿望着眼前的青翠,嘴角不时微微上扬。她一如往常,在BG Ong送她上班后,便自个儿到总部大厦的一个角落看风景。她就在军营范围马路旁,跟着马路往下坡就是军宿;后勤的人员总会利用这条斜坡来运送各种后勤资源。虽然这里不是整个军营的最高点,但从这里可以眺望的风景已经足够吸引人。

开工前望着这片在繁忙都市里难得的自然景色确实有非常好的疗愈效果;能够在人工的舒适环境里接近大自然,应该是她这种在自然环境中早该被淘汰的人最慈悲的对待。

“Ma’am,您怎么躲在这里?”莛书关心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

莛书也是要开始上班,在回来总部大厦之前和同事们去吃了早餐。她通常会等到开工后的一个多小时后,当其他人放下手中的工作去小休片刻的时候才借故溜到这个角落。但是今天不一样,她忽然心血来潮,打算先来这里透口气。

这个角落对莛书来说是个充满期待的地方;女生要在军队里讨生活,首先就要同其他男生一样通过基本军事训练——BMT。虽然训练辛苦,要和其他新兵一样翻山越岭,吃尽苦头,在野外也因为男女生疏而遇到许多不便之处,但是那种为国付出的经验就是莛书当初加入军队的理由。可惜。。。那也是她最接近军人生活的一段时间。

如今她只能站在军营的围墙内,无奈地眺望墙外的树丛,幻想何时才能重新带着枪穿梭在树丛之间。她的下属都取笑她,说那么多人想要坐上他们的位子,在军营里面‘享清福’,少流点汗,多一点自由。但是他们都不明白,她是自愿加入军队,是向往军人的生活才进来的。然而她也不怪这些被招入伍的小弟弟们不了解她的心思,还取笑说她是为了享受他们青春的铜体才混进来的!

“你。。。你在哭吗?”素卿回望的时候,虽然是背对着光,莛书却能清楚看见她眼角闪着泪光。

素卿立刻转回头,摸了脸颊,然后说:“你怎么也来这里?”

“我一直都有来这里看一下风景的习惯。”莛书耸肩说:“但是我平时迟些才来。”

“看来女人都有相同的偏好。”素卿的语气,不禁让人觉得她心事重重。莛书凭女人的直觉,坐在素卿身旁的地上,然后握住她的手:“我听说了。在Medical Centre的事。”

素卿牵强地笑道:“谁说只有女人才会八卦?”

莛书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于是便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风景。过了片刻,素卿才说:“我早就知道他和Dr Alex的事。当他开始晚归,甚至偶尔没回家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了。HQ有停车位,以他的身份每次来开会的时候都可以用那些专门留给高层用的停车位,但是他还是会在这里放我下车后开到Medical Centre那里。。。”

记得当时她就处在通往厕所的转角处,盯着Dr Alex的问诊室;要查出BG Ong的去向不难,毕竟他是一名引人注目的高官,而他到访的对象是士兵世界里的珍宝。而残废的素卿虽然困在轮椅上,却因此有广大的网络,要打探这两名风云人物的行踪根本不难。

问诊室内,她们俩面对面,素卿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满怀屈服地微笑。问诊室外的喧嚣无法穿透她们之间的沉默,那从她们凝视对方的目光延伸出来的平和感。Dr Alex也感觉到她的来意,在BG Ong面前也对这次的会面绝口不提。

“你知道吗?我其实有找过Dr Alex谈过话。她真的很好,人又年轻又漂亮,我都不忍心怪其他人了。”

“哪里有这种事?男人三妻四妾的年代已经过了!”莛书不禁脱口说,却瞄见素卿的眼角又开始泛着泪光,于是便停口。素卿见她欲言又止,继续说:“要男人专一,是我们女人的专制;如果我能够完全他的人生,我当然可以要求他对我专一。”

莛书了解她的意思,却无法苟同:“爱我的男人就应该爱我的全部,而不是因为我年华老去而移情别恋。”

素卿深深地望着莛书,然后靠在椅背对着围墙外的树林感慨地说道:“1980年,我们碰上了对方,也爱上了对方。我们爱的,是那个时候的模样。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我;无论他是对现在的我,还是对Dr Alex,说‘我爱你’,他都算是爱上了另一个人了。而他呀,还是那副老样子。。。我知道我爱的还是同一个人。也因为我还爱着他,所以只要他快乐,我也心满意足!”

素卿的眼泪轻轻地滑落,依附在她微微上扬的嘴角。是的!承认无法留住爱人的心是个痛苦的事,但知道他会比过着苟延残喘的生活来的开心,这何尝不是爱一个人所需要的牺牲,所得到的幸福?

莛书一把抓住素卿的手臂,义愤填膺地说:“怎么可以这么说呢?你还是当年的你,怎么可以说他如果还爱现在的你就等于爱上了另一个人?”

“听你这样说,你应该还是爱着小颢吧?” 素卿这次是真的笑了。

莛书对素卿忽然转换话题措手不及,但也下意识地考虑素卿的问题。

“他不一样。。。” 莛书过了一会儿牵强地回答:“那男人都是天生那么好胜的吗?当初少哲忽然改变,最后代替了1WO Yong;他应该是为了事业而变成另一个人的。而颢也为了发展事业,愿意降低身份做一年多的CPL。。。他们的改变和你的改变不一样。。。不。。。我是根本不知道颢的真正模样。我最初认识的颢和现在站在我面前的CPT江是两个不同的人,不同的身份,我的爱当然不可能就这样转移!”

莛书说完肺腑的感言,便和素卿对上眼,然后感叹:“男人都好可怕!颢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

素卿看着莛书痛苦的挣扎,心不禁像眉头一样揪了一下。她伸手抚摸了莛书的头,接着淡淡地解释: “对其他人来说他也许是好胜。但是我知道他之所以会这么做,是为了完成他父亲未完成的梦想。”素卿看得出莛书对宇颢是好奇多过害怕,所以便继续透露:“他的父亲原本是一名优秀的军人,在一次训练意外地去世。小颢年轻的时候就听他的父亲说他的理想,要做一名尽忠职守的军人;他之后就朝这个未完成的梦想前进。”

“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这些。。。”平时宇颢不谈自己的过去,现在忽然从素卿那里得到那么多消息,还真的让她如获至宝,惊讶不在话下。

“这些。。。我相信他迟早会告诉你的。”素卿富有寓意地说:“现在他正为事业打拼,难免会忽略自己的感受;在事业和感情之间,我们女人当然偶尔得当配角!”

莛书知道素卿是有感而发,所以便安慰道:“我相信BG Ong还是对你有情的,你不要因为一时的妒忌心而放弃你们维持那么久的婚姻!”

“如果你像我一样,跟一个军人过了大半辈子,你就会了解,我妒忌的不是其他女人的存在,而是他对他的事业的专注。有史以来,战争都是男人挑起的;女人的妒忌心再强,也比不过男人的野心!”

-=-=-=-=-

医疗中心本来如同往常,满堂的士兵昏昏沉沉地等待看医生。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中心的大门。阳光从落地的玻璃洒进来,刚望过去的人都只看见一个垂头丧气的人影站在那儿;看久了,一个头发凌乱、满脸胡扎,穿着admin却脚踩拖鞋的邋遢形象就清晰地展现在眼前。

这突如其来的注意力令志坚感到不自在,而那强烈的药味似乎也把他从混沌中给弄清醒过来。也许是因为有了这强烈的对比,他这时才发现自己身上散发出一股异味,而且好像还比出去野外两个礼拜没冲凉的味道还糟糕。周围冷漠的眼光让志坚不自觉地搓揉手臂。终于他承受不了这压力,转身离开这个地方。

殊不知,这盯着他的群众当中有一个人比其他人更对他感到有兴趣。这不是宇颢在Brunei铤而走险找吗啡解毒瘾的3SGT吗??Dr Alex才刚确定这邋遢底下的身份,那人就转身离开。戒毒这种事Dr Alex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还清楚;能够把一个有为青年婉转折磨不成人形,可见毒瘾的迫害!

Dr Alex下意识地跟上去,然后凭记忆喊出志坚的名字。志坚从假装听不见到死不承认,最后还是被Dr Alex连推带拉地赶进她的问诊室,这一连串的事迹就有如他如何到达医疗中心一样,发生得太快,宛如跌入梦境一样根本无法确切地说出发生的经过。

他依稀记得的,就是怒气冲冲地从他房外的厕所走过来。那炙热的阳光完全没有帮助他消除内心的怒火,只是煽动他加快脚步。

志坚离开厕所的前一幕,就停留在契明那嚣张的嘴脸上;志坚还记得前几天在走廊上和他对质的时候,他假装跌倒扮演受害者的一幕,虽然不是说很高明,却还是达到了蒙骗经过的人的效果。如果那些人能够看见契明此刻在厕所里的表情,一定会被那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给吓倒!

“我虽然不能好好地走路,但至少我没有被人玩过屁股!”契明的冷嘲热讽渐渐地回到志坚的记忆里:“你还不赶快去找MO宣布你是302?不要留在这里gay我们!”契明用他轻视的口吻微笑着,然后挥手示意要志坚离去。

-=-=-=-=-

“我不是来告诉你我要换成302!”志坚想到这里就脱口对Dr Alex说道。

换成302

‘302’(口语为Three-O-Two)是军队里给予那些宣布自己是同性恋的男性士兵的代号;女生则用‘303’。早在士兵们入伍前的身体检查时,检验他们的主治医生就会让他们在保密的情况下宣告自己的性向,继而在他们的健康报告里附上代号。这归类的程序在许多层面上都保障了军人和军队;军人若因为性向使他无法顺利地和其他士兵进行正常的军事训练,那他就可以申请被转换到面对较少社会压力的文职部门。相对的,如果这些军人对他的同僚做出任何越轨的行为,军方施与的处分将起威慑作用。

也因为这项规则,任何要宣报自己是同性恋的士兵过了入伍前的身体检查只能找军医。她当军医的这两年来有许多士兵跑来对Dr Alex申报自己的性向,当中不少是为了逃避艰苦的军事训练。他们殊不知申报后的程序包括找来他们的家人、朋友来访问,进而确定他们的声明。有好多时候,她都会看见那些想混日子的士兵被自己的父母骂得满头包,狼狈(而且害羞)地要收回他的申报。但也有很多时候,她就亲眼目睹一场家庭伦理剧上演,看着那些父母如何在接受与排斥他们儿子出柜的事实之间挣扎。新加坡的社会毕竟还是保守的,这些出柜的故事往往都闹得不欢而散。

坐在她面前的志坚虽然看起来和外面那些士兵很不一样,但是以她的经验来看,志坚要申报自己是同性恋的可能不大。

“你看来需要吊点滴多过来告诉我你是gay。”Dr Alex把量血压器套在志坚的手臂后说:“况且我认识的宇颢不是gay。”

“你。。。认识我?”志坚其实还不知道他被拉进来的原因,所以对Dr Alex的话感到惊讶。后者干笑了一下,然后说:“我和宇颢的关系比你想象的还要亲,你的事他都有对我说,尤其是当他得跟我讨吗啡的时候。”

志坚这时才明白他被拉进来不是巧合,他和这貌美的军医有更深一层的联系。他别扭地在椅子上移动了一下,说:“我已经戒掉吗啡了。。。”

不用志坚透过心虚的眼神Dr Alex都可以从他的肢体语言看出他在说谎:“戒了吗啡的人怎么还会有上瘾的症状?”她指的是志坚一直抽动的手指:“你如果不接受自己所面对的障碍,就无法跨越它!”

志坚随着她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手,但是他越想尝试控制颤抖,双手越是不听使唤。等他经过一番挣扎后,Dr Alex从他回望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无奈的泪光:“一个人要怎么接受他所面对的障碍?当障碍一波接着一波地向你冲过来?我也想好好地面对我的生活,但是在我面前的是一连串我无法解决的问题!”

Dr Alex眉头微微锁紧,好像在控制她的表情。有多少的士兵曾经在她面前哭得死去活来,但没有几个像他一样,言语中带着澎湃的真情。啜泣中,他阐述近日来所遇到的挫折,吐露心中许多不甘。他不甘心努力了那么久,却被其他问题给阻挠。“好象生活过得好好的,却被车撞死一样。”

其实志坚的事Dr Alex也略知一二,因为在过去几天和宇颢、Dahlia一起商讨报告结果的空档他们都会对针对部队里的人事闲聊一番。虽然志坚好胜的心态是引来这些不如意的事件的主因,但是这些对他的信心、男人尊严所造成的创伤无不没有深远的影响;他这样地把责任赋与形体,坚信是外在因素造成他的不幸的应付心态至少能够减少他自杀的可能性。

她抓住志坚冰冷的手,然后安慰地说:“没有人能够在一时间看清楚眼前的状况,你因此感到失措也是正常的。你看看外面那些士兵,有多少个是真正有病才来看我的?他们很多到ORD都还无法接受自己得服兵役的事实。我一直告诉他们,如果已经有68万个人成功完成他们的兵役,服兵役不见得是人生的一大障碍。”

“很多事情在时过境迁后才发觉其实事情没有当时经历时那么惨,那不是因为你已经不身历其中,而是你已经从中学习和成长了。有些人需要比其他人更长的时间来熬过眼前的苦难,甚至从来没有成功过。人生面对的每一次困难都是一次磨练心智的考验,你最大的挑战是要说服自己来翻跃眼前的几道围墙!”

“如果你愿意踏出这一步的话,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谈,我可以帮你慢慢走出这段阴影。” Dr Alex的眼神虽然充满正能量,但是志坚心中还是有所顾虑。契明刚刚在他面前嚣张的脸孔还一直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这嘴脸。。。是他得跨过的第一道围墙。

“契明。。。”这还是他过了那么久,第一次那么亲昵地叫出他的名字。

Dr Alex早已料到志坚的第一道障碍就是他进来部队一直无法真正辨认是敌是友的人:“志坚,你要知道,你对契明造成的伤害不比他对你的伤害来得轻。他行动不便是所有人都能看见的,你的心理创伤是藏在里面的。他之所以会对你公开挑衅,就是因为他非常清楚他的缺陷比你来得明显,他得用这种方式把你的缺陷给展露在外。如果你就这样屈服了,你就等于陷入他的激将法!”

-=-=-=-=-

看着他落魄的背影,契明还以为他会非常高兴,但是他却感到心里的那个洞似乎越陷越深。

紊良之前对他说的话,好像是一连串没有顾虑到他的感受的废话,却一直回旋在他心里的那个洞里,似乎每一次打在那洞的范围时,就把那块围墙给打得更加坚强。等到这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那反击的决心竟变得愈加强烈。

可是来对志坚做出挑衅的动作,又好像让他感觉到那坚固了的心墙其实是一个假象。

契明不自觉地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望向大楼外的马路,纳闷地抽了几口烟。

“你根本都不高兴,干嘛还要来刺激他?”忽然有一个身影出现在契明的身边开始说。契明愕然发现莛书就站在身旁,一时间不知道是否该收起他不安的心情。

莛书一早就想要靠近,却见他心神不宁地点起烟,不禁撩起她的恻隐之心;她所认识的契明,和现在大口大口抽着烟的契明还真的相差十万八千里,使她不清楚是否应该上前质问,以免认错人。

契明对莛书的质问抿了一下嘴,好像在抑制不忿的情绪,然后说:

“我们是天生的宿敌,为什么我不可以来刺激他?”

“难道你没听过‘两极吸引’吗?你们性格迥异,却是合作的最大好处。要不然你们当初会成为那么要好的朋友,情同手足?”

“我们只是在表面上是要好的朋友。他心里非常明白,他当初接近我是为了要利用我。”契明毫不犹豫地推翻莛书的说法,似乎这句话早已在他脑海中重复许多遍。

他仓促地抽了一口烟,却似乎无法从火辣的刺激心肺感找到释怀的感觉,接着不经意地轻弹烟蒂的动作却因为灰烬被风吹回他的身上而决定把烟蒂熄灭。他吃力地走回自己的房间,莛书却停留在原地说:

“我就不相信两个人同房相处了大半年,彼此之间就只有虚情假意!”

契明推开门之前迟疑了一会儿。

“难道为了两年的兵役就要闹成这个样子吗?为了两年的兵役,失去最要好的朋友,失去一支脚,值得吗?”

-=-=-=-=-

如果你就这样屈服了,你就等于陷入他的激将法。Dr Alex的话还停留在志坚的脑海里面。正当他在进门之前,他不自觉回望走廊对面契明紧闭的房门,接着便发呆地站在那里。志坚总算把自己的门给关上,然后慢慢地走向他的房间。

Dr Alex的话,其实不是没有道理,志坚反而有别的领悟。他忽然想起当初被契明的真诚打动的那段时间,对比他自从和他父亲离异的时候就孤独地过着生活,就连他的女朋友佩琴也不曾让他这么感动过。

志坚才过了走廊的一半,楼梯口传来士兵们的笑声,接着那些刚完成训练的士兵便匆匆地出现,令志坚下意识地转身回到他的房间。怎知他在转身之际不小心把身后的垃圾桶给撞倒,最后还得劳驾经过的同事们帮他清理散落一地的垃圾。

-=-=-=-=-

契明应莛书的话停下脚步,仿佛她的话勾起了契明和志坚的许多美好回忆,牵绊他,让他一时无法狠下心继续往前走。

然而他眼前空荡的走廊着实地提醒他现时的孤单与空虚感,同他那心中的空洞起着巨大的回响。他一边的眉毛随着那心中的纠结抽动了一下,使他不得不闭上眼来专注缓和那情绪的波澜。

“就因为为了这两年的兵役让我落得跛脚的命运,我更觉得不甘!”契明没有回头,落下这句沮丧的话后,便关上房门。

ZZGY 壮志羔羊 Copyright Page Part 3
You need to add a widget, row, or prebuilt layout before you’ll see anything here.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