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七十三章:自己和别人的不同

《壮志羔羊》现长篇片小说主题封面,诺字派出版,以新加坡位背景,描述4名少年的成长故事。ZZGY;作者杰诺,诺米尼。

星期五    四月天,酷热天

虽然部队早已放完长假回来军营,但是经过了文莱训练那么大的事情,每个人都懒懒散散的,想要借故多休息一点。日常训练结束后,大家都窝在房间内,没几个在军营里的餐厅、食堂溜达,总部的这一块地方,那些文职人员也在办公室里轻松闲聊,据说在这活动锐减的期间,动作太多会引来老板的注意。

宇颢穿梭于总部之间,一路上没有碰见任何人;报告结束后,他还是留在部队里等候军方总部的调职命令,展开事业的另一个阶段。他固然还住在Bravo的军宿,每晚同以前和他混在一起的纪允、光翰们互动。他刚刚去过通讯库找莛书吃午餐,反吃了闭门羹。从CPL Yeo的言谈举止看来,莛书根本就在通讯库里,只是故意避开他而已。

他正离开,CPL Yeo便从楼梯追上来。看来书还是忍不住要见我了!可是CPL Yeo却是来传总部的消息:“CO要你到他的office。”

就这样,他出现在CO的办公室外,心里还在分析被招来的理由。幸好他正打算去吃午餐,所以已经换好制服,总算体面地去见CO。他进了办公室的等候处,惊见正翔就坐在CO助理的办公桌后,CO正好在外面,手里握着一叠文件,同正翔商讨事情。

CO好像早已预料到宇颢的反应,等到最初的错愕感过去后,他便介绍:“我这几天都在试用翔,今天才刚刚正式雇用他!”

正翔没有跟着去文莱,留在军械室里继续帮忙少哲打理军械室的琐事。虽然说宇颢知道少哲收留正翔的目的是要气宇颢,但是宇颢也相信少哲一定会好好照顾正翔,毕竟他们还未离异之前,少哲也像宇颢一样疼这个非正式的干弟弟。

和当初从军牢出来时蓄的一号短发相比,正翔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只是他的头顶的部分留得稍长,最顶端的部分还长得可以把那几撮毛发用发胶固定站起来。他的鬓角也留长了,几乎要和他的耳垂并齐。他整个人看起来也壮硕了许多,皮肤还晒得黝黑,似乎在军牢的那一段不见天日的日子从来没有发生过。

“不只那个Thomas有能力挪动这里的人;这个部队还是在我的掌控之下,把翔从Armoury拉到我这里根本不是一件难事!”CO在关上门之后,对宇颢似有若无地暗示到。当门一关上,他便将No. 3衬衫的第一个纽扣给解开,然后慢慢地走到办公桌。

“怎么我感觉到你是在威胁我的样子?”宇颢依旧敢做敢为,直接问CO。他看着后者坐在他办公桌后面的皮革椅子,说:“到底是威胁你,还是帮助你,就看你的立场是什么。”

宇颢明白他所指的‘立场’就是他会站在哪一边:MAJ Thomas还是CO?可是宇颢不以为然:“你到了这个时候还想拉拢我?我在这里的任务已经完成,很快就要调走了。你何必花心思在我的身上?”

“谁说你要走了?”CO非但没有被宇颢的话给退缩,反而还信心满满地把一份文件推到宇颢的面前:“我刚刚收到上头的指示,Bravo Company OC的空缺,就由CPT江宇颢来担任!”这下子宇颢总算表露关切了。

CO当然是做足了功课才把宇颢找来的;自从文莱回来后发现MAJ Thomas趁火打劫,造成部队内的人心一度对他失去了信心,他便一直盘算该如何作出反击,扳回一城。当宇颢的真实身份在早前的会议时揭露后,并且还因此多出了Bravo OC这个空位,CO的算盘就开始打得非常响。

为了不打草惊蛇,CO私下找了BG Ong,向他讨宇颢留守11 SIR。

“宇颢立了大功,升职的日子一定不远了。但是你知道啦,Army这个地方,如果没有在ground跑,就不算是一个会令人折服的军人。宇颢从来没有当过OC,升他做MAJ一定会惹来许多人在背后说是非,笑他只是一个Admin的军人!”

BG Ong传说中充满潜质的干儿子就是江宇颢,CO一把那身份对在宇颢真人的身上的时候,就已经能探出BG Ong的心思。有哪个父亲不望子成龙,更别说是BG Ong刻意栽培的干儿子!

CO找上BG Ong的时候,已经是入夜时分。军营里的人潮已经退去,非常适合他们的低调会面。站在城墙上的他们就像是从船边眺望海洋一样,前面是未知数,现在则漂浮不定。如果能得到BG Ong这个镇定船只的巨锚,那他就不必担心前方的路有多艰辛了!

“11 SIR只剩下少过一年的时间这一批士兵就会ORD,人事也会进行换血。如果宇颢顶上Bravo OC这个位子,他即能吸收做OC的经验,也不会耽搁他回到你巢中的日期太久。”

BG Ong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从他沉思的样子可以看出,CO的这一步棋可以下,下得好!

-=-=-=-=-

“看来我走出这道门的时候,就算没有答应做你的人,也会被每个人指说是你的人!”宇颢忽然感觉到自己当一个区区的枪库管理员还比较有自由的权利。至少他能够随便找一个理由推堂,拍拍屁股就能溜之大吉!

“我知道你一向来独树一帜,不攀附任何人。我早前找你也劝不动你。我现在只想借一借你的人气来保住我的位子,应该不算太苛求吧?更何况,我现在面对一个棘手的问题,我相信你会有兴趣帮忙的。”

说着,CO又掏出一张纸:那纸经过对折,所以CO尽量把它摊开,展露里面潦草字体的内容。

“简单来说,这是3SGT锦泉的遗书,应该是他自杀之前寄过来的。他在信里指证Eason因为知道他写匿名信告发他而威胁他。他经不起压力,所以才起自杀的念头。”

“这还有什么难的?我们就把Eason抓来问话!”宇颢深感锦泉的死应该和Eason无关,却还是装傻献议。

“如果事情有那么直接的话我就不会找你了!”CO说:“我的朋友在警队工作,他帮我检验了这封信,发现信上没有3SGT锦泉的指纹。他说这样很可疑,要我暗中调查这件事。”

“这关系到一条人命,你却没有正式交给警方处理?”

“警方都把他的死规为自杀,并且销案了。这封信只能当作恶作剧对待!”

宇颢对CO的解释无不感到咋舌;说到军事知识,宇颢应该无人能比,但是谈到执法部门的办公程序,宇颢完全插不上嘴。于是他静静地等CO继续说:

“以你的人脉关系,你应该早就知道当时匿名信的作者是谁。我想要请你以同样的办法来查出到底是谁要冒充3SGT锦泉来再次把矛头指向Eason。我不知道这个人和3SGT锦泉的死有没有关联,但是我担心他散播这个谣言的用意。”

“你怀疑MAJ Thomas在背后搞鬼?但是第一封匿名信出现的时候他还没在11 SIR露过脸!”宇颢移了一下他的坐姿,却没有趋前质问CO,只是继续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盯着后者,完全不敢相信CO这么一个理智的人会搬出那么荒唐的理论。

“Thomas他都能为了对我报复运筹帷幄等了那么多年,难道匿名信这段戏码他还不会刻意制造不在场的假象吗?”CO说完这段话后陷入了片刻沉思,好像MAJ Thomas的报复行动可怕得让他连想起来都会不禁心寒而忘了呼吸。

他舔了一下嘴,然后靠在椅背上,语重心长地对宇颢说:“11 SIR这最近发生太多让人沮丧的事情了,我不能容许任何人继续扰乱军心。”

-=-=-=-=-

“你这样是在管理armskote吗?门开得那么大,你却在里面发呆?”宇颢一进枪库的大门,就对在桌子后面愣住的纪允取笑到。

离开CO办公室之前,宇颢再同正翔寒暄几句,后者也兴起将他曾经借给他的白色运动外套还给宇颢。虽然外面的天气不算阴凉,但宇颢还是套上那外套,走进灰沉沉的枪库还真的看起来蛮耀眼,也和纪允黯然的神情起强烈的对比。

宇颢这两个星期忙着赶报告,就把枪库交给纪允打理,为即将到来的LRI准备,希望他能够从中学习到管理的知识。他这次到来,就是想要看看纪允应付得如何,顺便找他去吃晚餐。

以宇颢对纪允的认识,当后者抬起头和他对视的时候,就能感受到纪允又因为什么事让他感到极度压力,现在正愁如何解决问题。

纪允也不等宇颢过问,直接透露:“颢,翔刚才对我说3SGT锦泉写了一封遗书给CO,承认他是那时写匿名信的人。。。”

宇颢这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他万万没有料到正翔会把这么机密的事说给他那群死党!

“泉承认自己是告密者,他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那是他的选择,你担心来干什么?”宇颢坐在纪允面前的凳子上,想要轻轻带过锦泉的‘死因’来转移纪允的注意。纪允偏偏热泪满眶地说:“他不是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他是为我的行为付出代价。。。”

纪允的语气说不上是恐惧,但是他轻声得像是无法呼吸一样,让宇颢不禁觉得他是认真地要说出什么。

“匿名信是我写的,他不会因为这样而自杀!” 纪允的招认只换来更多疑问,而他自己也把这些疑问给提出来:“泉应该是被谋杀的!”

宇颢应纪允的指控皱了一下眉头,二话不说就转身到大门探头目视外头的状况。虽然枪库的通风器吵得让人很难在枪库外偷听,但是宇颢还是细心地把枪库的门给关上,然后对纪允说:“你不要乱说话,免得惹祸上身!难道翔没有告诉你,这封信应该不是泉写的吗?警方都说泉是自杀身亡,这封信也证明不了什么,你就不要在这里煽动是非!”

“那封信对你们来说的确没有证明什么,但是我知道那封信的内容不是真的!”

“对呀!警方已经说这封信的来历很可疑,所以里面说什么他是因为自己写匿名信而自杀的内容应该不代表什么。你不要胡思乱想,好吗?”

“但是那封信的内容不是真的!”纪允不断答非所问地坚持到。宇颢见他无法说服纪允接受事实,便沉默地看着他继续重复那句话,直到他忽然说:

“如果我不把真相说出去的话,那泉不是白白地死?” 纪允说得激动,宇颢不得不压住他的肩膀安抚他。

眼见他一直无法平静下来,宇颢总算说:“泉不是因为你而自杀的!”

因为锦泉在自杀的那一晚有找过宇颢诉苦,而他烦恼的内容虽然和匿名信有扯上关系,然而却并非那封忽然出现的遗书所暗示的那样。所以宇颢肯定他不是因为匿名信而自杀!

-=-=-=-=-

“我怎么可以陷害坚呢?”

锦泉当晚那样心神不定,和纪允的反应前后呼应;他已经重复那句话有好几遍了吧!他一踏进宇颢的房间便噼里啪啦地向他吐苦水,说什么紊良找上他,威胁他诬蔑志坚就是匿名信的作者。

“那封信早就已经没有人理会了。现在每个人都把注意力放在3SGT俊纬和3SGT冠城不幸遇害的事上,谁还管当时一封告发Eason的信?”眼看夜已深,宇颢不想继续拉扯,于是他企图结束这段无谓的诉苦,却一直无法阻止锦泉继续说下去:

“就是因为每个人的注意力都在他们死去的事件上,所以Encik要我帮CO把这些注意力转移到匿名信上,这样一来HQ对11 SIR评估的调查就不会把CO批评得很惨。Encik说,我们要牺牲坚来拯救整个部队的命运!”

宇颢当然知道紊良的理由不成立,因为写报告的就是宇颢,而匿名信根本不会影响他对这次报告的评价!宇颢反而想到一个借刀杀人的方法,于是他抓住锦泉的肩膀要他坐在床边,然后对他说:

“倒不如你下个星期一陪我到HQ那里;那天会有重要的会议,CO会在场,你就跟他说出那只老狐狸要你做的伤天害理的事!”

“那我不是转过来伤害Encik?”平时短视的锦泉今天竟然那么机灵,一听见宇颢的提议便跳了起来。

“这有什么不对的?这里那么多人都讨厌他,你去指证他,每个人一定会把你当英雄看待!”宇颢不忘应付锦泉最好的对策,尽量把身体靠近,然后在他的耳边呵气劝说。

锦泉本来看起来有点动容,可是他这天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脑筋竟然动得特别快,也没有中宇颢的美男计。他忽然抽离,然后痛心地说:“说到底,你还不是要利用我来对付Encik?那你和Encik要我陷害坚有什么分别?”

宇颢对他牺牲色相,他今天竟然不领情!宇颢感觉到很久没有出现的怒火慢慢在他胸口酝酿,却为了大局着想,吞下怨气说:

“分别?那只老狐狸只会用蛮力来解决问题,而我。。。我知道什么是谈判。 我知道你需要的是什么,不需要的是什么!”宇颢把语气加重,连带威胁的暗示让外头的黑夜延伸到这间仅有一盏灯亮起的房间。

“我。。。我要什么?”锦泉一时找不到话来回答宇颢。

宇颢的笑容。。。他招牌的阴险笑容,忽然划破这片阴暗。锦泉惊慌地退后,却发现已经背靠在橱柜,无路可退!

锦泉惊慌地看着宇颢把一支手压在橱柜的门上,然后把脸贴近对他说:“你一天到晚说要努力考上医学系,但是以你的学历来看应该不成问题,所以不需要放太多心思在考试上面。你需要其他人的认同,却因为你的性向而不敢和他们沟通,深怕自己无法自拔。因为你的情绪无法得到抒解,所以你只好把心思放在考进大学的希望。。。”

“你现在不想要的,就是让每个人知道你的取向后,开始排挤你,让你更孤独。你不想要因为有人投诉你对他们性骚扰,因而被关进DB,失去进大学的希望。”

“你。。。”宇颢言下之意,就是要他屈服于他的要求。他这样的软性逼迫,的确比紊良高明许多。紊良要罚他签三支,锦泉大不了牺牲几个夜晚就硬着头皮挨过去。然而宇颢所提出的威胁更加长远,更让锦泉感到心寒。

“你这样做和Encik有什么不同?” 锦泉这时脑袋一片空白,根本无法说出其他的话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逼我?为什么要逼我做出伤害别人的事?这些事我不想做!我好好过我的生活,没有来惹你们,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锦泉推开宇颢跑开了几步,然后转身痛哭道。虽然宇颢也想放过锦泉,但是眼看他即将屈服,他怎么可以临阵退缩呢?

可是这压力对锦泉来说实在太大了,他一时崩溃得无法清楚思考,只有无奈地往外跑。宇颢就在他离开之前对他喊话:“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军营就象外面的世界一样,到处都是想要吃掉别人的鲨鱼,就算你想要置身事外也不见得没有人会打你的主意。这里没有什么避风港,你怎么逃也逃不了!”

-=-=-=-=-

所以当时锦泉面对的难题,是要选择站在宇颢和紊良其中一边,选择诬蔑紊良还是志坚,他‘遗书’里的Eason根本不在话题之内!

“泉有找过你?为什么你要对他做出那么狠心的事?”一个星期后,宇颢再次面对同样情绪化的局面,只是现在和他对质的是他一直都非常信赖的纪允。

“他来找我就是有求于我;我要他替我办一件事也合情合理。”

“但是你知道他自杀的原因啊!你可以告诉警方你们的对话,那他们就可以调查是不是Encik逼他自杀了!”

“那岂不是也把嫌疑转移到我身上?”

“但是你没有杀他!”

“没有人说他是被谋杀!”纪允说得煞有其事,宇颢终于按捺不住,提高声量说。没想到当时他为了匿名信和锦泉争论,现在又得和纪允解释为何不该追究这件事的原因。宇颢不禁表露出不耐烦的态度,他的眼眸中霎时闪过的凶光总算把纪允的嘴堵住。宇颢接着调适他的语气,却仍然带坚持地说:

“他是自杀;既然每个人都相信他是自杀身亡,那我们还追究什么?”

纪允扁嘴思考,明显接受不了宇颢的说法。他最后坚持道:

“追究这个部队里面的黑暗,追究这个部队里面因为这种私情而把人逼上绝路!说不定。。。说不定3SGT冠城也不是自杀身亡的呢?”

纪允的一番话惹来宇颢轻蔑的笑声。他摇头站起身说:“你和泉一样的天真,天真地要一个人冒着被怀疑的危险去还一个人的清白,天真得无法看清楚你自己也是逼他走上绝路的罪魁祸首!”

“我什么时候害死泉?!”

“要不是你当时因为个人的情绪写了那封匿名信,就不会造成今天泉自杀的结局。”宇颢走到枪库的彼端,转身指责到:“我们也不要忘了,所有人都怀疑,其实3SGT冠城很有可能因为匿名信而从城墙上跳下去!”

“你好无情!你竟然为了不揭发这里的黑暗而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就像锦泉一样,纪允终于到达极限,用拳头打桌子后站起来为自己狡辩,只是纪允比锦泉坚强得多,平时的柔弱是他爱好和平的表象。

纪允毕竟天生属于静态,很快地就平息之前的怒气,但落在两人之间的宁静,却格外冰冷。

“我好傻。。。”纪允开始喃喃自语到:“我当时已经亲眼目睹你的心狠手辣。我不应该以为你只是因为一时情急而陷害其他的人!”

“你现在又再说什么?”

“记得吗?你说过的‘适者生存’的道理?”纪允渐渐抬起头,瞪着通红的眸子,半痴狂地微笑:“那晚树强死在城墙,我和你在楼上花园说的话。。。?”

树强为一伙人牺牲的那一晚,恐怕宇颢此生难忘!那天晚上,他就是和纪允矗在通往总部的阶梯上,商讨陷害树强来避免他们因为OC的一时之失而受牵连的利与弊。

“这就是适者生存的游戏;责任就一直往下推,推到谁没有那个能耐继续推下去,所有的后果就由他来承担。”

当宇颢回想起他当晚所说的话时,纪允口中也一字不漏地念出同样的一句话。宇颢望着纪允说毕后深深地倒抽了一口气,不禁对这一切发生的事感到不胜唏嘘。

没想到过了大半年,他们还是得面对相同的局面讨论相同的道理。不同的是,当时他们的讨论围绕在是否应该采取一项能够毁灭一条生命的行动。而今他们却在为一个已经牺牲了的生命而争辩。

“那时身为OC的CPT Woon嫁祸在我们身上,我们不得不陷害无辜的树强。怎么今天当上OC的你,竟然不顾泉面对的困难,不顾他是否死得不明不白!”

纪允凌厉的指责却换来宇颢冷淡的回绝:

“泉选择走上绝路,和我没有关系。”

“你竟然撇得一干二净?你好冷漠!”

眼见纪允就快要攻进宇颢的愧疚心,后者却渐渐走近纪允,挑衅地说:

“真正心狠手辣的应该是你吧?如果你那么在乎所谓的真理,为什么不自己去自首来还泉一个清白?你就是因为心虚,你心虚因为你一时冲动而造成泉自杀的结局,你却没有勇气站出来承认这个错误。所以你要我替你出头,你以为让我说出所谓的‘真相’后就能减轻你的罪恶感!你这样做和直接逼死泉的紊良,和我。。。有什么不同?”

宇颢隔着办公桌指出纪允的弱点,竖起一边眉毛说。纪允明知说不过宇颢,原本倔强的脸渐渐揪成一团。他恍惚地四处张望,接着不自在地移动身体,却在转身之际将桌子上的一桶油给打翻。他慌张地把倒空的油桶摆正,七手八脚地用布擦拭洒满一桌的油渍。当他发现油渍是一时间无法清理干净,反而还沾得双手都是的时候,他便气馁地丢下布条,瘫坐在椅子上低头冥思。

这天真的小孩也是时候清醒了!宇颢冷冷地望着纪允痛苦挣扎的样子,不禁涌上恻隐之心。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柔和地对纪允说:

“一栋楼就算如何简陋,至少还站着。在这个时候,任何一个把它推倒的动力都会被当作罪魁祸首;我们非常清楚,这不会是你,更不可能是我!如今人人都明哲保身,与其惹麻烦上身,倒不如让泉带着这些秘密死去,这样活着的人也能够继续好好地过活!”

-=-=-=-=-

星期一

“天啊,允!你再继续发呆下去,我们今天就完成不了工作了!”正翔刚刚把一批枪放回枪架上,回来便看见纪允对着刚刚核对过编号的文件发呆。后者被正翔的呼叫唤醒,却只是模糊地回应一声。这时的正翔是穿着half-uniform,原本穿着的制服衬衫已经折得美美地放在桌子上。而纪允依旧是从早餐时间就呆在枪库里,所以只是一身的admin:黄色的步兵兵团汗衫和黑色短裤。

正翔的存在总算是为枪库打了一剂强心针。纪允因为上个星期和宇颢的对话而开始变得精神恍惚,即使周末出营回来也不见起色。宇颢深知就算他找纪允继续谈也于事无补,因为这种思想的冲击得由纪允自个儿来想清楚。可是LRI在即,偏偏志坚到现在都还未接受接管枪库的提议,宇颢便担心纪允的状况会影响筹备的进展。

所幸宇颢在前往找CO一同出营开会的时候碰见正翔,CO愿意让正翔趁他不在办公室的时候到枪库帮忙,于是正翔便辗转来到Bravo。

两人还未展开另一轮的检查,大门就传来不速之客的呛声:“哎哟!那么勤劳啊?LRI下个礼拜就开始了,你们现在才开始准备啊?”

原来是其他连的枪库步兵师,3SGT Terence,3SGT Darren和3SGT Hayden。3SGT Darren打头阵,一进来便对这他们俩嘲笑:“CPL。。。哦,不是。。。CPT江不是这里的IC吗?怎么,他一升做CPT就拍拍屁股跑掉啦?亏你们那时还对他那么死心塌地!”

“你们不也是Armskote IC,不见得。。。”正翔还没说完,就被SGT Terence打断:“哟!怎么找一个loser来帮忙?你不是在CO那里做PA了吗?”

“我听说他那时在DB里面被人轮奸,所以出来就变成302,才跑去CO那里。说不定他不是做runner,而是。。。”

那三个来瞎搅和的步兵师开始耸起肩嘎嘎大笑,仿佛非常享受自己开的低级笑话。正翔被嘲笑得面红耳赤,他转头要纪允帮忙说话,却见后者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存在地看着桌面发呆。

“你要再乱说话,就不要怪我的拳头不长眼睛!”正翔的威胁却换来更多的嘲笑:“哦!你巴不得回去DB是吗?你想念那里的‘特别服务’啊?”

“CPT江现在不是Bravo的OC吗?怎么他找来help out armskote的人都是loser?”3SGT Hayden继续挑衅。3SGT Terence也配合道:“他只是一个冒牌的OC,所以没有人听他的话!整个11 SIR也只有这几个loser会来帮忙!”

“他们到底是不是‘loser’就看我们怎么定义了。”正翔被他们激得说不出话来,还在懊恼该如何让他们闭嘴,大门这时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盖过了通风器的噪声,盖过了3SGT Terence等人的狂笑声。

众人将注意力转移到站在门口的志坚身上,无不感到惊讶。眼前的志坚不像他们这几天看见的那个邋遢的过街老鼠,更不是他们以前认识的帅气少年。志坚把一直都是他特征的刘海给剪掉,露出眉头那一直刻意遮掩的疤痕。他蓄的短发,如今是两侧直爽的slope,上面的头发则利落地梳起来,一致朝前方挺进。

他的鬓角依然留长,上唇则多了胡扎,将整张脸的棱角凸显出来。连夜自暴自弃熬出来的眼泡让他看起来苍老许多,却也让他甩开之前那点稚气,浑身上下充满成熟的韵味。他的眼神,配上他的新造型,使他看起来非常犀利,就算不让人立刻降伏,也令人退避三舍。而志坚一身制服烫得笔直,犹如盔甲一样,代表着他的整装待发。

以前那帅气的男孩,已经蜕变成意气风发的男人。

那三个不速之客固然被志坚犹如浴火凤凰的登场给愣住,但3SGT Darren却很快回过神来:“怎么又多一个。。。”

志坚开始走进枪库,并举起手来竖起食指示意要他闭嘴:“你们如果没有公事要办,就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你们以前的存在是为了填补部队里的空隙,现在根本不需要你们的出现,来‘抢时段’也有个局限!”

“吼!你凭什么对我们这样说话?!”3SGT Hayden不甘被志坚这样数落,硬要和他杠上。他的同伴也跟着在他的身后装腔作势,不是比手势就是装凶神恶煞,唱大戏都没有他们这样夸张。

志坚在出入记事本上签了名后,便转身尖酸地说:“就凭你们不是Bravo的人,却死赖在这里不走,还在这里乱吼乱叫!”

志坚看来不会那么容易被他们用声势给恐吓,之前那大戏的铿锵也忽然销声。眼见SGT Terence的光环渐渐褪去,这时竟来了紊良来为局势加温!

“你们难道还不了解吗?就算效忠那‘白马王子’的人就只剩下小猫几只,他养的这些猫可是很会抓人的!”紊良本来在收拾他以前的办公室,忽然被他在仓库里的助理(就是他接管前的CQ)通知说枪库有好戏看。幸好他来得及目睹志坚的登场,一时忍不住就趁宇颢不在的时候来骚扰一下枪库的人。他这次不像以前那样杀气逼人地大步跨进,反观还慢条斯理地走进枪库,仿佛正利用每一步的时间来打量打量面前脱胎换骨的志坚。

“噢!‘白马王子’身边的公主是谁?是你?是你?还是你?”3SGT Darren应紊良的嘲讽对捍卫枪库的三个人一一指到。

他们口中的‘白马王子’早在宇颢的真实身份揭露的第二天就开始盛行;‘白马’是军队里的俗语,是指那些父亲是政治或军界里掌握要职的官员的士兵。众人相信他们一踏入军队就受到特别待遇,因为监管他们的长官都不敢对他们冒犯,以免自毁前程。而宇颢的干爹BG Ong的姓是‘王’,所以宇颢身为他的干儿子就成为‘王子’。两个词加起来,就变成那些看不惯宇颢凭他干爹的势力耀虎扬威的人背后讥讽他的代言辞。

“效忠CPT江的人比你想象中的还多。”志坚完全不把3SGT Darren放在眼里,坚决地对紊良说。他凝视渐渐走近的紊良,挑起一边嘴角:“但是你说得对,效忠他的人全都不是省油灯!”

“整个部队都知道,CO的地位不保,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在最有可能接替他的MAJ Thomas身上。CO安排江宇颢当你们的OC只是垂死的挣扎;江宇颢根本没有真正的实力来说服Bravo的人投靠他,因为他们都看得很清楚他只是靠他干爹的势力才会走到今天!”

“我看你应该是被CPT江击败得失去理智了吧?CPT江早就已经是CPT,他在这里当armskoteman也只是一个掩护,报告完毕他就恢复之前的rank,而不是你暗示的‘靠父亲从CPL升到CPT’。除非。。。除非你认为他一开始当上CPT就是靠他和BG Ong的关系?如果你认为其中有不公平之处,就告发到Mindef去,干嘛在这里说三道四?”

志坚走到枪架面前对着靠在柜台的紊良说到。他的这一番言行举止,很诡异的,竟和宇颢有点神似,尤其是当他说出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竖起一边眉毛挑衅的样子,仿佛身不在枪库内的宇颢其实在和紊良对决!

而紊良被志坚的理论逼得哑口无言,只能站在那里抽动嘴角,想说又不敢开口回答。志坚乘胜追击,说:“就算CPT江这个OC没有人服,但是他毕竟是Bravo的OC,下达的指示依然算数。他上个星期就已经委派我接管Bravo Armskote,是这里的Armskote Spec,我刚才要不相干的人离开不是不合理。如果LRI发现我这里不见了东西,我这里有证人可以指证有三个不相关的人来过,而以他们的身份来说,来偷我们的东西来顶替他们缺少的货物的嫌疑一定非常大!”

“我既然有权利在这个armskote里面做事,我就会不吝啬执行自己的义务。我劝那些不相关的人少来这里没事找事做!到时候这里发生什么事,而你又被‘喷到’我也无能为力。”志坚的最后一句话明显是针对紊良进行威逼。

那三个不速之客望向紊良,以为他会帮他们镇压志坚,却没想到他竟然扁嘴说:“这个鬼地方我才懒得理呢!”就拂袖离开。 眼见临时出现的‘靠山’掉头离开,那三个不速之客也不敢久留,免得被气焰过人的志坚给就地正法!而之前懊恼枪库沦陷的正翔也以欣赏的眼光看着志坚:颢说得没错,坚被火烧过一定会成为凤凰!

ZZGY 壮志羔羊 Copyright Page Part 3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