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七十四章:燕尾蝶

《壮志羔羊》现长篇片小说主题封面,诺字派出版,以新加坡位背景,描述4名少年的成长故事。ZZGY;作者杰诺,诺米尼。

星期一    云朵随着时间之风慢慢蜕变

专家说跑步对人体有很大的帮助。跑步不止能够使肌肉更加强壮,超过二十分钟的跑步运动会推动脂肪的燃烧,进而达到让肌肉更健美的效果。跑步能够运动心肌,使血管通畅,所以也能预防现代都市人常患的富贵病。研究也显示跑步能够促使呐菲肽的分泌,让人经历兴奋、快活的感受,也因此有那么多人爱上跑步这项运动,因为他们都对跑步上了瘾。

也许跑步。。。喜欢跑步的原因可以有更加简单的解释。就好像让汗水尽情滑落的感觉,好象每颗汗珠都能带走身体里的所有烦恼和不快乐的情绪。这汗水遇到迎面而来的风,总是会牵着它的手一起飘散而去。就是这满载烦恼的汗珠,可以带走所有的烦恼。

但是今天似乎无法达到那效果。风,只是轻轻地吹,根本无法吹走汗水,吹散烦恼。而闷热的天气让汗水滞留在皮肤上,反而带粘稠的感觉,让人觉得浑身不自在。更糟糕的是,因为没有清凉的天气,每一口吸进肺里的气都无法带来清凉的感觉;胸口的灼热只能渐渐往上升,让人有如窒息的感觉。

最后的路程,是回到军宿的下坡之路。紊良跟着军营外围的小路已经跑了两圈,全程也跑了大概五公里。 平时这段路程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大不了,跑完了两圈还能在广场上做一连串的静态运动。

也许他这次的运动程序出现了差错,在开始的路段比往常跑得快,所以消耗过多的体力,他的身体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体力透支,所以在接近第二圈的尾声时就开始响警报。

紊良努力地维持他前进的速度,故把注意力专注在他感觉就要爆裂的胸口。

-=-=-=-=-

今天的天气虽然闷热,但是外头的空气总比办公室内的冷气来得新鲜!吃完午餐从食堂回来的路上,素卿就有一种感觉她非得要到她经常看风景的角落去。

从早上到现在都在忙着赶期限,脑筋都要爆了!还不如去放松一下心情!素卿花了跨越整条长廊的时间来决定。反正在两点之前她的部下都不会出现在办公室内,就算她有工作要下达,也无可奈何。就这样,素卿来到了她的‘老地方’。自由和大自然就隔着一道篱笆和一条狭隘的马路,她却只能从充斥着工作喧嚣的这一端默默地渴求。

-=-=-=-=-

再多五十公尺就到终点了!紊良的意志力不停地在和承受过多负荷的心脏展开对话。就这样维持。。。

他忽然感到右脚的小腿传来一阵剧痛,随后肌肉的拉扯让他不得不停下脚步。他就象齿轮忽然松脱的脚踏车一样,虽然运动的机械部位霎时间停止,但是还有其他部位依然持续运作,导致整个脚踏车失去平衡而前后交替翻滚。紊良就是这样摔了一跤还在地上翻滚,直到不远处的平地才停了下来。

“这是新的自杀方式吗?”一心想要享受宁静的素卿盯着抱住小腿在地上打滚的紊良感叹道。

素卿原本想要上前扶他一把,却因为得上去马路而迟疑。这一年受困在轮椅上的日子里,若没有其他人的帮助,她绝对不会上独自上马路。虽然她操作轮椅的技术已经达到纯熟的阶段,但她的能耐却只局限在地面平顺的人行道上。毕竟操作轮椅总比不过运用双脚来得灵活,若是忽然有车经过要及时闪过,回到路边可是一件不简单的事。

可是她看着紊良在地上叫得半死不活的,担心他在滚下来的时候受了重伤,于是便咬紧牙根,确定没有来往的车子后便把轮椅推上马路。这条马路是上坡路,所幸他们身处的阶段是平地,所以轮椅不会不由自主地滑落。素卿停在紊良的身旁,经过一番问候却不得要领,于是便绕到他的脚跟处,然后不等他应允与否就把他抱住的右脚拉直。

紊良叫得像杀猪一样,却么没有挣扎。滚下来的震撼以及小腿的抽筋让他顿时无法平静地思考,但是他的潜意识却告诉他素卿这么做其实是正确的,所以他也不假挣扎,任由素卿把他的脚伸直,然后再把他的脚板推拉,使小腿的肌肉伸展,才能让它停止抽筋。

紊良像抱着婴孩一样小心翼翼地把复原的脚放在地上,然后非常不甘心地说声“谢谢!”可是素卿却盯着他手纣上的擦伤,说:“你需要清洗伤口。”

“这个我自己会做。”紊良态度依然倔强,素卿却抓起他的手开始左右扭转:“但是你也要确定没有骨折还是扭伤啊!”

“被你这样扭不受内伤才怪!”紊良揪着脸抗议到。素卿还是不甘心,于是便从口袋里掏出抗菌的湿纸巾,开始擦拭紊良的伤口。“够了!我自己可以来!”紊良像个小孩子一样一直把手抽离。素卿不顾他的抗议,继续清理他的伤口:

“你怕让人看到你脆弱的一面,是吗?你们年轻人就是爱逞强,不顾身体,不顾一切。现在你还年轻,等你老了就知道厉害!到时候你年轻时那些没有照顾好的伤,全部都会变成难受的疼痛来折腾你!”

总算素卿决定他适合被放开,紊良便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素卿的母爱泛滥,在他想急忙离开之前又抓住他,从头到脚地打量一番,还一度拉起他的裤角检查他的屁股。紊良因此惊讶地跳开:“够了啦!我没有事了!”接着便掉头离开。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心中其实对素卿的关怀给感动了。要是其他人,一定会很小心地对待他;帮他也只因为他们担心他将来会找他们算账。更糟的是,他们转身还会在他背后取笑他跌倒的鲁样。

素卿就不同了。就她的反应来看,根本没有私心。虽然她的关心让他感到鸡皮疙瘩都掉落一地,但是这种真心还真的在军营里面少见。

应该再说一次‘谢谢’。紊良毅然回头,却发现素卿因为无法上去路边的阶梯而在那里徘徊。

“既然帮我那么辛苦,为什么还帮?”紊良无奈地帮她推上人行道,半埋怨地问。

“你其实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帮你吧?”素卿吊了他的胃口然后指示他:“先推我到drop off point。”

那不是在另一边吗?果然很会占我的便宜!紊良虽然非常不甘愿,但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她的要求。

说来也气人,刚刚才受了那志坚的气,他那嚣张跋扈的脸实在让他咽不下这口气。他以为跑步可以发泄一下情绪,没想到却因为用力过头而拉伤了肌肉,现在还得帮素卿跑腿。这。。。倒霉的气势要延续一整天吗?

“你呀,和其他的soldier一样,在我眼里只是一个小孩子。小孩子闹闹脾气,耍嘴皮子,我又何必挂在心上?”还没到接驳处,素卿就自愿开口说。

“小孩子?只怕我让你看清楚我有多man你会吓一跳!”紊良死爱面子,硬是要和素卿唱反调。可是素卿不以为然,反而问:“你在暗示你那条很大?小子,我有什么没有看过?那条很大就man咩?每天看球、喝酒难道也man?死要面子、硬装坚强。。。?”

“你不是男人,你不会知道的!”看来他刚才不应该多管闲事,回头帮她!可是后悔归后悔,就算紊良现在闭嘴不和素卿继续斗嘴,这个老太婆应该还是会死咬着他不放!

“你可以一直看见你戴上眼镜的样子吗?那你为什么要戴某种款式的眼睛?”

这还用说?当然是戴给别人看我有多帅!虽然紊良没有说出口,但是他的答案不言而喻。所以素卿继续说:“你作为‘男人’的定义,还不是做给别人看?你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在一个人的时候流眼泪?但是你是要做个给其他男人看的‘男人’,还是给女人看的‘男人’?你的老婆心目中的‘男人’又是什么?”

其实早在素卿提出一连串的反问之前,紊良已经在脑海拉下窗帘,幻想素卿的话是微风,轻轻地聊起窗帘。当她提到他认为他在他老婆心目中的‘男人’定义是什么的时候,那窗帘就好像被狂风吹得被撕裂开来。紊良觉醒过来后,便认真思考素卿的问题。

“欸!你不要告诉我是你的床上功夫!”素卿不等紊良回答,就阻止他,说:“我是女人,女人天生就知道他们需要男人的保护。无论是原始时代的力量的表现,还是现代的智慧的表现,我们要求最基本的就是‘责任感’。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就是说他连对自己都没有责任感,那我们作为女人的干嘛来靠你?”

“你是在暗示我没有责任感吗?你刚才都说对了,我是有老婆的,而且还刚刚生了一个儿子!”紊良不知道她在绕什么圈子,但是现在他至少能够呛声回答。

“女人的优点就是知道她们需要什么,但是她们的缺点,就是会因为感情而不顾一切。”

什么都是你说的咯!紊良再次开始对素卿失去耐心。

“在新加坡,唯一能够让男人养成责任感的地方就是军队了;当兵就是男人的成长过程。那些服役的小子就是从小孩长大成少年,签约当正规军人的就有机会从少年学会长大成大人。服完兵役的只不过会在社会上花更多时间学习培养责任感。在这里,你们学习怎么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任,尽心去做好每份工作;升职就象成长一样,会随之而来。若你跟随成人礼的步伐走,就不会在升职的时候因为没有足够的准备而在展开新任务上措手不及,导致每个人都认为你无法胜任这个新职位!”

“你现在是说我被你干儿子降职是应该的咯?”紊良严守心防的反应是预料中的事,素卿在决定对他展开这番谈话之前早已有所准备。她花了大半辈子在军队里和那些自尊心强烈的男人并肩工作了那么久,难道她还无法拿捏他们的情绪和思想变化?素卿现在施展的激将法,是要扰乱紊良的情绪,这样一来,当她开始从另一个戒心减低的角度切入重点的时候,就轻而易举。

“难道你敢说你当CSM的时候是尽你所能,保障那些服役青年的生命,培养出他们的潜能?发生在3SGT 俊纬、3SGT契明,甚至是PS 5的不幸,难道你敢说你完全无法预算到?你无法看出你的手下之间的竞争已经升级到一个没有顾及到他们行为会带给其他人无法挽回的层面?”

“那些。。。那些soldiers是OC的责任。”虽然紊良嘴里还是咀着狡辩的字眼,但是从他的语气可以听得出他的心虚。素卿观察他的反应,暗地里笑了笑,然后继续说:“你是‘Company Sergeant Major’,是所有Spec的第一领导人,难道你就没有监护他们的责任?难道你就不需要监护他们旗下的士兵?”

他们这时已经到达接驳处,并停在路旁。素卿转身对紊良劝说:“有些事情是要经过皮肉之苦才会领悟到,有些人则要经历名利上的折损才能学习到它的珍贵。你要清楚,你现在所经历的是其他和你同届的军人无法体会到的。”

素卿的最后一句话,就象是慢慢拨开伤口后再撒下盐,在紊良耳边听得不是滋味。

我所经历的当然是其他人无法体会到的!是史无前例的!

可是他仍然板着脸装作无所谓,道:“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我还要准备下午的训练。”

素卿并没有留住他,因为她清楚他在这段期间需要私人的空间来反省她所说的话。

希望我不是在对牛弹琴!

-=-=-=-=-

“莛书姐姐!”

“什。。。什么?”

在从停泊处和通讯库之间的短短路程上,抗着重达八公斤的通讯器材的契明脱口而出那听起来肉麻的字眼,搞到走在他身边的莛书摸不着边地回问。

大概一个钟头前,莛书便接到契明的电话问好。当他知道她在营外将器材送修后,便要求她帮他打包午餐。虽然这个要求表面上看起来很单纯,但真正的原委也只有莛书了得。

近日来他们的来往比较频密,也因为他现在在Bravo仓库打理事务,经常在各仓库之间走动,而不象往日一样在军营内外进行训练,所以他们不用刻意安排也时不时会碰面。契明这样近水楼台,莛书当然不是浑然不知,只是契明总是那么名正言顺,莛书也没话好说。

“我的storeman全都爱睡觉,没有人喜欢到处走。”契明‘绕’到她的通讯库的时候总会找借口说。莛书也了解他一时间从PS的候选人沦落到管理仓库,等待被退伍而感受到的落寞,所以也没有和他计较。

这次契明的意图更加明显,但是莛书却到了即将抵达军营时,和他电话通知后才发觉中了他的计。等到车子抵达通讯库的停泊处时,契明已经在那里等候,司机也很识相地回避。

“你可以直接问我回来的时间。”

“但是你会老实对我说吗?” 莛书以微笑回应契明的问题,后者也继续说:“我真的想吃外面的东西。”

他们来回走了几趟,总算搬至最后一批器材,契明便忽然在路上说:“莛书姐姐!”

“我刚认识你的时候,就是这样叫你的。”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莛书开始担心契明已经患有妄想症。契明不以为然,解释道:“当然不是在你面前说!我和坚时常提起你嘛!”

对志坚这样的昵称,还是契明自文莱后第一次用到,无不让莛书放下心头那块大石头。可是他的忽然沉默又让莛书担忧:“你知道吗?这些日子和你相处下来,我开始觉得你的人比我想象中的还好!”她虽然转得有些别扭,但还是带真诚地说:“我想这是因为你已经少了那份斗争的心,少了那份让人觉得很自我、很臭屁的嘴脸。”

“那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认为你完全错过了重点;重点是我对你的诚意一直都没改变,只是你当初因为我锋芒毕露,犀利得让人不敢恭维,所以才会对我有错误的印象。” 契明绽开灿烂的笑容,仿佛对自己的理论很满意的样子。他现在的反应还真的如莛书所说的,少了以前嚣张的气势,反倒有种天真烂漫的味道在里面。这笑容,没有沉重的包袱,散播到莛书那里也感到格外轻松。

莛书帮契明把器材安置在架子上后,便有感而发:“很多时候,  用心去做一件事,比朝着目标完成一件事还来得更可贵。”

-=-=-=-=-

那些刚从午餐回来的士兵把房外的走廊轰得满堂喧闹,房内的气氛却是格外的宁静。紊良完成他的跑步,正把湿透的衣服给换下,心中莫名地对素卿的说话惦念着,直至整个脑海都把外头的嘈杂给过滤掉,只剩她的声音在重复同一句话。

有些事情是要经过皮肉之苦才会领悟到。这话使他想起契明,他近日来在营里跛脚走动的情景已经成为部队的象征。

紊良对着橱柜门上的镜子凝视自己裸露的身体,心中忽然有些感慨。强烈的阳光虽然从他背后的窗口洒进来,却因为镜子的反射照亮了他的身体。进来军队已将近十年的他,已经从当初的瘦皮猴慢慢蜕变;虽然他不是什么猛男,但健硕的肌肉也不是盖人的。

当兵运用最多的就是那双腿;纵然他随着资龄的成长,已经不像小兵一样,到什么地方都得步行到达,但是野外毕竟没有完好的路给吉普车运行,那些山路多多少少还是得以双脚代劳。那些爬山涉水的操练,孕育出来的双腿当然是线条优美,不需要刻意用力也能分辨出肌肉的弧线。

而他身体的主段更是他的骄傲。成日扛着厚重的包袱锻炼出壮硕的胸背,纤细的腰刻上的六块腹肌是高运动量造就出来的零脂肪体形,那倒三角形的身形是很多男人都嫉妒的对象。加上他的结实双臂, 他怎么能不为自己感到骄傲呢?

当然,最值得他骄傲的还是挂在大腿之间的那块肌肉,得到的赞美不只是从他的老婆口中得到,就连远至他还是SISPEC训练员时的‘旧欢’在接收他的勃起雄风的时候也只懂得激情地‘唉唉’叫。这样完好的身体,恐怕是那已经患有残缺的契明只有在梦中才能怀念的。

你现在所经历的是其他和你同届的军人无法体会到的。

素卿的话忽然又闪过他的脑际。

紊良对她的‘金玉良言’有点不屑,因为怎么说他们在短短的一个月前还在军营里面针锋相对,忽然她来个360度转变,说的话再好听也只会让他起鸡皮疙瘩。

也许她说的话,是她潜意识的投射吧!要是我有那么有影响力的老婆,我也会坐在轮椅对其他人说风凉话!但是他想到这里,心里便传来一阵心酸,好像他自己的潜意识对他刚刚所想的话感到愧疚、不好意思。怎么说她失去的不只是她的双脚。。。她的女儿那天也在城墙下丧命,一去不复返。

紊良为了摆开那心虚的心情,便开始反省他的过去。回想起来素卿的话也不是没有根据。他拼搏的这十年来,得到的比他的同僚还多,要不然他也不会来到11 SIR当CSM。而他也失去得多;有谁像他在一夜之间从SSGT降职到1SGT呢?他最后一次当1SGT应该是五年前了吧!算起来他升到1WO的时间也快到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急着要打败宇颢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没想到要到嘴的肉,就这样不见了!这。。。不是那老auntie所说的吗?

紊良再次被负面的思想给烦恼,于是又把注意力投射在他弧线优美的酮体上,尤其是他六寸长的。。。

这。。。发生了什么事?紊良盯着他那站得挺直的小弟弟,完全想不出他为什么不自觉地勃起,感觉好像回到少年怀春的时期:难道是因为想到了那老auntie

紊良脸露难看的表情,连忙找了毛巾包围下体,在镜子面前确定他的小弟弟没有从厚厚的毛巾激凸后,便匆忙地往厕所钻去,让冷水好好地把他淋醒。

-=-=-=-=-

“颢。。。哦!不。。。Sir,为什么你的脸色那么难看?谁惹你生气了?”正在整理枪架上的枪的正翔应士兵们回到军宿的吵闹声到枪库门口探个究竟,不稍一会儿就看见宇颢的身影。

“怎么?连你也在笑我?”宇颢跟着他进去枪库,把手中的枪摆在柜台上,便沮丧地坐在办公桌面前。

“取笑?笑你什么?”看正翔的样子明明知道宇颢的意思,却还是装模作样。

“刚刚去训练,每个人都表现得很懒散。我才讲了他们几句,一个个就脸臭臭。我知道,他们都在我的背后说我不配当Bravo的OC,但这不该是他们不进取的理由!”

“老兄!你上个礼拜还是他们熟悉的Armskote Spec,今天却变成他们的OC,你总得给他们时间来适应!”正翔把宇颢的枪收回枪架上,顺道对他劝说。

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尤其在军营这种地方发生象宇颢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些士兵们的反应当然非常强烈。当初是‘反制度’象征的宇颢成为那‘制度首领’,有哪个曾经相信他的人会咽得下这口气呢?

“其实他们的素质都没改变,只是因为你接管了Bravo,他们的表现成为你的责任,所以你就提高对他们的期望。期望是一念之间的事,但是表现是要时间来训练才能长进!”正翔回到宇颢身边,靠在办公桌说。

后者回以欣慰的笑容。他不是因为感激正翔劝解他,毕竟这种体系管理的哲理,他比整个Bravo还来得更清楚。这几天下来正翔一有空就过来帮忙,填补纪允缺席的麻烦。虽然从正翔口中听说志坚恢复勇气的消息,但是志坚本人并没有亲自找宇颢说话,就连刚才的训练他们也没有机会单独对话。然而宇颢清楚,志坚到底还心存芥蒂,把害他无法见到他父亲最后一面的一部分责任归咎于他;要他短时间内和他对话应该是件要求甚高的事。

但是知道志坚已经踏出这么一步,离开过去阴影的这一步,这些对宇颢来说已经足够了。

-=-=-=-=-

错过了《壮志羔羊》?点击以下版权图片就能从头欣赏《壮志羔羊》!

ZZGY 壮志羔羊 Copyright Page Part 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