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七十五章:回响

《壮志羔羊》现长篇片小说主题封面,诺字派出版,以新加坡位背景,描述4名少年的成长故事。ZZGY;作者杰诺,诺米尼。

星期三    凝结的空气完全不被闷热的天气给溶解

“你认为好戏什么时候会上演?”范可虽然在光翰的耳边窃窃私语,但是很明显地说话时非常吃力。

“不知道咧!已经等很久了,今天很peaceful。”光翰虽然只是在额头上冒出几滴汗珠,语气中却同样带着急促的呼吸。他跟着范可把手中的几把枪放在枪库外的桌子旁,便把视线转移到枪库的门口,说:“Encik难得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说!”

这时的枪库非常热闹,外头摆放了一排桌子,枪支经由范可这两名帮手从里头的枪架堆在桌子旁,经过由其他部队派来的军械师的检验后又会经过他们俩的手回到枪架上。站在一旁指挥的少哲向范可示意清除通过检验的枪枝后,便继续和这些外来的同事谈话。

枪库里面,志坚穿梭在人群之间督促另外一群稽查员检查器具的数量。虽然在场有纪允帮忙解释并且点算给稽查员看,但是志坚还得确定枪枝、器具出入时没有被漏掉、遗失,并且应酬那些审议文件的人员。枪库里里外外忙忙碌碌的情景,比前些日子MAJ Thomas模拟LRI时还来得紧张和严肃,也难怪那些因为这次LRI取消训练而无所事事的士兵们都在封锁线外拉长脖子围观。

“Encik,这些inspector想要知道你在这里的目的。他们说你什么都没做,却一直站在门口,很奇怪。”LRI进行了好一段时间,志坚总算找上紊良质问。

“虽然说我已经不是Bravo的CSM,但是这间armskote里面的东西还是在我的名下,我当然要监督整个LRI的过程!”紊良上下打量志坚,带点不可思议的口气回答。志坚非但没有被他嚣张的语气干扰,反而扬起嘴角,转身对稽查员说:“我都说了,这里我只是代管,真正的负责人就是这位EX——CSM.。”

志坚刻意地强调紊良(过去)的身份,也只有紊良听得不是滋味。其中一名稽查员上前把一叠文件交到紊良的面前问:“我们刚才算过这里的Blank Attachment全部都齐,但是这些T-Loan Voucher上面却写说有15个Blank Attachments是从其他unit借来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因为这里还有很多T-Loan Voucher跟我们所算的不吻合。”

紊良先是脸露难色地望着面前的文件,然后却忽然不屑地对志坚说:“江宇颢果然还不肯放过我,连我被demote了还要找你来整我!幸亏我早有预备,站在这里盯着你们!”

稽查员显然没有对紊良的防备感到佩服,因为他说:“那你到底要不要解释这件事?”

“你们听我说:我虽然是这里的负责人,但是我身为CSM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得分配这些责任。错就错在我把armskote交给不适合的人;这些人做事懒散。。。”紊良毫不犹豫地指向志坚:“即使我经常监督和改正他们的错误,他们还是一直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做一些小动作。你看。。。明明少了东西他们不跟我禀报,反而去别的地方借来瞒天过海。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他们才好!”

“Encik!你怎么。。。”纪允难得开口,志坚却抢着说:“没想到你那么会狡辩,黑的都被你说成是白的!”

在枪库里面的范可和光翰也开始起哄,都为任劳任怨的纪允不值:“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在store做了,免得做了被冤枉!”他们放下手上的事情在那里埋怨,引来外头赶着检验枪支的军械师进来探个究竟,加上围观的士兵极力把目光投射到枪库里面,里头的氛围顿时急速升温。

眼见众人的情绪激动,稽查员命令范可二人闭嘴,然后说:“他们都是你company的人,在你的armskote也做了一段时间,难道他们做的这些事你会不知道?”

紊良死不承认的回答引来又一阵的抗议。但是他们看见志坚开口说话,便静了下来:“你身为我们的上司,怎么可以就这样推卸责任?难道说你没有义务确保你的下属的行为吗?”

“我都说了!我有警告过你们,只是你们死不悔改!”

“那你还不如直接说之前都是我在打理armskote,而且我是整个unit出了名的和你做对?”宇颢又在紧要关头出现,并且还处之泰然地争辩:“我明知道LRI一定会检查所有documents,所以故意把这些T-Loan Vouchers放在里面,为的就是要陷害你!”

“Room!”范可很识相地要枪库里面的人立正向宇颢致礼,为他现在的不同身份营造气势。紊良不甘心屈服,却无奈得跟随大伙儿立正。宇颢颇有架势地点头示意,然后对稽查员说:“这种违例的事不但有损我们unit的名声,也会影响大家的士气。我身为Bravo的OC,有责任为大局着想,要是armskote有任何一个人做出违法的事我一定追究!”

“这种才叫Boss!”范可在一片唏嘘中大声赞道。

“你说得容易!自己做的错,怎么可能会自己揭发咧!”声势明显被盖过的紊良还不认输,继续指责。

“SAF Core Values的第4条,你记得是什么吧?Professionalism。所谓的敬业精神,就算你不在军队也应该拥有。有很多事,只要是在你管辖范围之内,无论你怎么分配工作,责任还是在你的身上。如果你够敬业,你就会花心思去跟进属于你责任范围内的事。”宇颢摸着胸前的项链,冷静地回答。紊良当然不甘心,于是他走上前争辩:

“你少跟我讲敬业精神了!谁都知道你有多敬业,敬业到可以降低身份从CPT到CPL,当一个小小的armskoteman!”紊良忽然转弯说:“我也希望我能够像你那么敬业!如果我也有一个BG做我的干爹,如果我有那么大的靠山,做什么事不需要思前想后,每天不需要提心吊胆担心被同事陷害,担心被老板封杀,我当然会有额外的时间去想着怎么做好我的工作!”

紊良字字攻心,大伙儿还以为宇颢会大发雷霆。怎料他只露出安慰的笑容,以柔缓的态度回问:“每个人在工作上都有自己的烦恼,你认为这是让你吐苦水的恰当时机吗?”

“反正这件事迟早都会要我赔上我的事业,我还倒不如先吐为快!”紊良不买账,反而气煞地把T-Loan Vouchers扔在宇颢的胸前,义愤填膺地说。

宇颢将T-Loan Vouchers整理一番,然后慢慢翻阅。紊良虽然好像小孩子发脾气一样,但是他扮受害者的这一招绝不容忽视。如果宇颢继续打压他,恐怕将促成他成为壮烈牺牲的勇士,所有士兵们的英雄,那对他接管Bravo的日子将带来无法想象的阻力!

宇颢竖起眉毛对着接过手的T-Loan Vouchers思考,然后说:“事情到底是谁对谁错,现在下定论也操之过急。我们在这边争论,把11 SIR的家务事搬出来,恐怕也只会为难这些inspectors。我现在来,是传来CO的命令,把inspectors带到他的office,我们在他的面前解决这件事。”

众人以沉默作反应,却还是微微点头。然而紊良仍不给面子地说:“Behind closed door?谁知道你们在office里面说的是什么?”让宇颢非常不客气地在他的耳边回答:“到这个时候你还在这里瞎搅和?拿T-Loan Vouchers大作文章的把戏你早就在MAJ Thomas来检查的时候玩过了,你现在还要炒冷饭?我劝你还是尽快收手!”

“我收手不就任由你宰割?”

“你现在收手我还会放你一条生路!”

他们俩在指尖长的距离你来我往,面对枪库外的吃瓜群众的宇颢不忘展露客气的微笑,仿佛他和紊良正在交换有趣的笑话。另一方面,对着紊良的范可等人却看见紊良狰狞的脸孔,完全没有露出退让的意思。

经过几轮交战,宇颢终于落下狠话。他的威胁唤起紊良刚被降职的厄运,不禁撩起他对宇颢似乎无限势力的畏惧。紊良倔强地回望,最终还是无奈地拂袖而去。

CO的办公室里面少了枪库的嘈杂声,更是少了一大堆三姑六婆的窥探。宇颢带着稽查员领队站在CO的面前,后者也没有以桌子为屏障,赤裸裸地和他们对望。或许是宇颢的存在使他拥有一份莫名的安全感。

站在他们面前的稽查员领队来头也不小;虽然他是身穿便服的文职人员,但身为一组稽查员的领队,他也是一名高官,不是奖学金得主就是拥有大学文凭,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以对待那些士兵的态度来应付他。况且以他年过三十的工作经验来看,应该经过不少的LRI,碰到军队里各式各样的理由和借口,如果没有铁证如山,单靠三寸不烂之舌也未必能够劝动他放弃追查这件事。

这轮的LRI早在前两天,在总部的各仓库开始了。稽查员非常有系统性地从总部检查到连里的仓库,直到今天才轮到那些枪库。今天的LRI一展开的时候,正翔就向他禀报,说紊良出现在枪库,却一直没有动静。但是为了防后忧之患,他还是命令宇颢在紊良出现任何风吹草动的时候把稽查员带来他的办公室。

没想到正翔才刚向他报告枪库内的进展,宇颢就带着那稽查员到来!

-=-=-=-=-

宇颢在引领那稽查员的当而便一直对手中的那些T-Loan Vouchers不停端详。可惜凭他一年多的经验还是无法让他完全表达出他心里的直觉;他明知道这些文件一定有问题,却偏偏找不出任何线索!

记得CO吩咐他看守Bravo枪库的时候,曾表示担心MAJ Thomas会玩什么把戏来打压他已经下滑的局势。宇颢这时第一个念头,就是猜想MAJ Thomas重施故技,把那时模拟LRI的时候拿T-Loan Vouchers大作文章的事件重新搬演!

志坚原本也要跟上来,但是宇颢却要他留守枪库,好在发生任何突发状况才能及时向他禀报。可是志坚的坚持,和他不舍得留下来的那份表情,却好象涂上强力胶地留在宇颢的脑海中,似乎在暗示什么。。。

-=-=-=-=-

“我相信你应该知道我们的CPT宇颢在过去的一年其实是掌管Bravo Armskote的Armskote Spec。”宇颢当卧底的事轰动了整个军队,有谁不知道11 SIR有这么一回事呢?当稽查员非常有戒心地点头后,CO就说:“不论他现在的地位,不论他来11 SIR之前的壮举,他在Bravo Armskote的这段期间,所有人都见识过他的干劲。Bravo的armskote可说是整个部队的榜样,我都大力推荐所有store的人效仿Bravo Armskote的运作方式!”

“就连在我们去Brunei之前的一个模拟LRI里,Bravo Armskote也是引领群雄啊!”CO观察到稽查员对他的‘打广告’有点质疑,便加了一句话。

稽查员叹了一口气,说:“但是这些T-Loan Vouchers是证据,我总不能说不理会这些证据!我认为应该搜查所有曾经接触过armskote的人的私人物品,把失踪的器具找回来。”

虽然说搜查士兵的物品来寻找失踪的器具在军队里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种侵犯隐私的行为总要经过深思熟虑才能进行,也难怪CO立刻表现出为难的脸色!

好在这个时候,宇颢指出:“对了!我终于知道里面有什么问题了!”他指着一些T-Loan Vouchers上的日期继续说:“你看,这里说借东西的人是我,但是在这些时候,我请了病假!这日期绝对不会错,因为是NFC的前一个礼拜!”

办公室里的气氛本来轻松了许多,却被稽查员非常敏锐的观察给破坏:“这些也只能证明一些T-Loan Vouchers是不合法的,还有其他的呢?”

稽查员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CO的身上:“从我在armskote到这里,你们似乎一直在暗示这些T-Loan Vouchers背后有什么阴谋。我的责任是确保国家的资源没有被滥用,所有应该存在的事物都accounted for,你们的阴谋论我没有兴趣。”

阴谋?这两个字忽然在CO的脑海里响得特别亮:“对了!这些T-Loan Vouchers的背后的确有阴谋,因为全部的Vouchers都是伪造的!”

他接着把所有Vouchers摆放在桌子上,然后解释道:“如果我把东西借给其他人,我就得签发T-Loan Voucher给对方,并且把原本的Voucher给收起来,等到对方把东西还给我的时候才把两张Vouchers毁掉。相反的,我如果跟其他人借Blank Attachments,我带回来的就是T-Loan Voucher的副本。”

CO退了一步让稽查员仔细端详桌子上的T-Loan Voucher,给他一点时间吸收他要表达的理论:“这些都是原本!”

“很明显的,这些T-Loan Vouchers没有效。况且这些T-Loan Vouchers指明物件是从unit里里外外不同的地方借来,那要说每个armskote的armskoteman把原本和副本搞乱也未免太过牵强,错得太完美了!你们已经检查过HQ和Alpha的armskote,难道我的armskoteman发错T-Loan Vouchers你们没有发现到吗?如果你们还不相信,其中一个不属于11 SIR的armskote就在这个camp里面,你们随时都能去查证,他们连T-Loan Vouchers的副本都不会有,因为我们之间根本没有这些交易!”

办公室的三个人总算真正走出阴霾,撇开这些T-Loan Vouchers带给他们的困扰,这下子那稽查员终于没有别的话可说了!

-=-=-=-=-

CO办公室刚平息一场风波,枪库内又泛起了小小的涟漪。稽查员的领导人虽然跟着宇颢走开,留下来的人却个个心不在焉。在枪库里面帮手的范可和光翰不说,就连稽查员也开始讨论这件事,猜想他们的老板上去总部应该是去‘喝茶’,并且和范可他们聊起这个部队里面所有的阴谋论。

眼见检查即将到达尾声,却不见宇颢和稽查员领导的人影,众人也开始放慢步伐,好像宇颢会带来什么消息,让他们功亏一篑。就在这时候,枪库的门口出现了一道身影,众人兴奋地回望,却赫然发现契明就站在那儿,脸上带着一抹鄙视的笑容。

“怎样啊,3SGT志坚?听说你的armskote刚刚发现有东西不见,而且价值不菲!”契明拐着脚走了几步便歇在柜台旁,见志坚毫不领情,便继续说:“啊!像你这么会见风使舵的人,应付这些inspector的难题应该是轻而易举吧!前几天还听见你骂CPT江出卖你,一转身你就接管他的armskote,成为他的红人。厉害!”

契明的冷言冷语深深地困扰志坚,但是他却装作一脸不在乎,继续完成手头上的事,等到契明把话说完,他才绕到枪架的一个角落,仿佛刻意远离契明,说:“我在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我的事情做好。你如果想找人吵架,你就来错地方了!”

志坚没有上契明的钩,后者却也不在意,因为他被眼角出现的一样东西给吸引。就在他身旁,那办公桌和墙壁之间的缝隙,似乎有一张纸在里头轻轻摆动。枪库这天因为LRI活跃起来,也似乎撩起那夹在回忆缝隙的痕迹。。。

-=-=-=-=-

这些Vouchers是伪造的?宇颢对CO的结论感到惊讶不已。

稽查员同样望着那叠纸,不解地说:“为什么会有人伪造文件放在armskote里面?”

“你要知道,军队里面大半都是年轻小伙子。”CO牵强地笑说:“他们这样的恶作剧我也不稀奇!”

稽查员想起紊良之前的阴谋论,又想到自己只是来这里办公事,觉得还是不要插手别人的‘家务事’,于是便要CO好好看管他的士兵,不要让他们继续开这种玩笑。

稽查员是被CO蒙过去了,宇颢却好像被吸入另外一个空间一样,脑子一直离不开那一刻揭开谜底的情景。

天啊!这么明显的事实,我怎么会忽略呢?宇颢开始担忧他的能力是否开始退化,并且猜想这到底是不是他当上OC的后遗症。他在回去Bravo的路上一直反复分析早上所发生的事的当儿,脑子也不时对自己的能力质疑。

然而最让他无法抽离的,是真相揭晓的那一瞬间,其他的碎片就象拼好的拼图把大环境清楚地摆在他眼前。他以删去发排除紊良会重施故技把当时MAJ Thomas模拟LRI的T-Loan Vouchers桥段用在今天的检查上。

而曾经和他非常要好的契明这几天都窝在仓库里,不知道是不想见人还是为了准备LRI。但是对他敏感的正翔都不曾提起契明在枪库里出没。正翔和纪允这几个帮手说什么也不会在他的背后搞鬼,尤其当他们都非常了解借贷的程序,绝对不会把副本和原本的单据混淆。

这样一来,他也只有怀疑。。。就在Alpha和Bravo之间的楼梯上,宇颢停下了脚步。

-=-=-=-=-

契明绝对不敢相信眼前的那张纸上面所写的东西!在那沾有干掉了的油渍的纸上,是画好线,布满许多个人资料和签名的一页纪录。这模式对他来说并不陌生,毕竟他也在枪库里面帮忙打理一段时间,士兵们签收枪支的纪录也是这样画出来的!

契明尽量加快脚步,以免志坚发现后赶上他的步伐。他也算是幸运的,因为那张纸夹在那隐秘的角落,若没有仔细看还真的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契明继续对志坚说出讽刺的话语的当儿,假装坐上办公桌面前的凳子。他靠在很少人会靠近的文件夹置放处的一边,然后慢慢地,一边盯着志坚确保他不会看过来地伸手把那张纸给挖出来。当时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一张纸,但是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这是一个绝对不可以错过的机会!

没想到这下子竟然给他捡到宝!枪支出入纪录是整个连里最重要的一份记录,任何一支枪的所在都得靠这份记录来追查那支枪到底还在枪库里,还是被其中一名士兵给领走。就连错误的纪录也得用红笔画单一的线条来取消,就是为了让后来检查的人看见错误的纪录,追查任何一项更正。

所以说,找出一张从枪支出入记事本撕出来的纸,就好像找到犯罪证据一样;就算这张纸上的内容没有显示出枪库里出现了什么差错,单凭把记事本撕毁的罪名就已经很大了!

这志坚到底做错了什。。。契明的思绪被纸张一个角落的一排数字给吸引:这。。。这日期不是我妈妈的生日吗?

那天晚上的事,他怎么会忘记呢?虽然那是他妈妈的生日,但是他还是特地回来军营陪志坚。他以为这个怪咖总是周末一个人呆在军营很寂寞,所以不忍心扔下他一个人。回想起来那天晚上在办公室里找到他的情景,还真的令他感到怀疑。

“什么亏心事?我没有做亏心事。OC昨天托我帮他影印文件,所以我才在这里。”

当时他随手拿了志坚手上的文件,却被他回骂:“随便看人家的东西,真没礼貌!OC说过不能随便让其他人翻阅的。”

看来他手里拿的文件不是OC托他帮忙复印的;看来志坚对他的企图早就在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然而最让契明感兴趣的,就是那天也是树强AWOL的第一天。直到今天,根本没有人知道树强的下落。契明听过,那些AWOL的士兵并不会失踪;他们大多都是懒得回营,在家里呆了几天后就没有迫切回来的意思。而军警也只是上门访问,没有多加追查,只要AWOL的士兵不露脸,就能逃过军警的拘捕。

而树强是例外,因为他最要好的朋友都没有收到他的消息,显然他不是赖在家里不回来。他的母亲也经常来军营探听他的消息,因为她和树强最后一次联络的时候,他说他被招回兵营,会晚一点回家,怎知道就这样一去不回!

Bravo的人都为树强的离奇失踪困扰了好一阵子,谈话中也经常提起他,猜想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样一件刻骨铭心的事,契明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围绕在树强失踪的阴谋论当中,有说到树强是因为得罪了宇颢,才会不敢回营。这张被非法撕毁的记录,在树强失踪那晚的记录,被遗忘在枪库内一个角落的记录,似乎和这阴谋论相呼应,虽然契明暂时还无法说出一个所以然!

-=-=-=-=-

这一边厢契明在摸索手上那份记录的来历,志坚也在枪库里面不断猜疑。

契明的出现令他感到反感,连接近他都没有那个劲。偏偏就在他离开的一霎那,志坚的潜意识却呼唤他和契明对视,竟也恰恰看见他离开的背影。

反正都不能好言相对,何必管他走了没有?

可是志坚却隐约记得契明手里好像握着一样白色的东西,在他进来的时候是不存在的!

他是来偷我们的东西吗?!志坚在他靠近过的文件夹里翻找;那些文件多多少少都由他处理的,有什么、缺什么他都清楚。可是经他翻找一遍后,却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这样一来,还真的让他怀疑他对契明的厌恶是不是让他的疑心病加重了!

-=-=-=-=-

被宇颢打发走的紊良纳闷地窝在仓库里。他看着契明莫名其妙地跑到枪库里(想必是去找志坚的碴),然后又匆匆忙忙地离开。契明这个年轻人,应该是被炸昏了头,这最近的举动总是那么古怪!

枪库化险为夷的消息很快就传开来,而最让紊良安心的就是他也没有遭到池鱼之殃,莫名地被这忽然出现的T-Loan Vouchers给拖下水。他庆幸地到总部想去喝点东西,却蓦然在接驳出那里碰见素卿。他本来想刻意绕道而行,却被素卿的问题给制止了。

“听说今天armskote发生了事情?我想你应该非常了解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怎么的,素卿的讽刺却让紊良听得起鸡皮疙瘩,心虚的情绪多过于被调侃的无奈。

“就出现了一些T-Loan Vouchers嘛!难道你也认为我会陷害armskote?在我名下的armskote?”

“依我认识你的程度,我相信T-Loan Vouchers不是你放的。”

素卿的回答这下子可让紊良完全失去了阵脚。一向来处处针对他的人竟然不怀疑他,反而同意他的看法?紊良心坎的漩涡渐渐扩散到他全身,麻痹了他的四肢。

“你。。。你还是第一个相信我的人。。。”紊良近乎呢喃地道,也难怪素卿好像没有听见地一样继续感叹:“这是制度的错,我怎么能怪你呢?”

这种‘制度的错’那么浪漫的话也说得出来!紊良忽然发现自己开始神经错乱:浪漫?我不是要说天真的吗?!

好在BG Ong这时出现,打断了他的思绪,也让他能够借故离开这让他泛起许多很久没有感觉到的情绪的地方。可是他的脚却不听使唤,绕了转角,却杵在那里,不肯放弃追看素卿和BG Ong的对话。

“你应该听说了吧!。。”BG Ong往Bravo的方向点头示意,素卿自然也知道他指的就是枪库早上所发生的事。他们之间陷入一段冗长的沉默,直到BG Ong开始说:“宇颢虽然是一个senior officer,读书比多数的人厉害,可是他的经验还不足够,很容易就被自己的私心给迷惑。我当初要你来这里就是希望你能够看好他,就算他现在是一名CPT也不例外!”

他们俩已经退到接驳处的一角,就在通往总部办公室的走廊的末端。素卿依附着柱子面对背向接驳处的BG Ong,语重心长地问:

“今天发生的事情怎么又变成他的错?CO不是发现那些T-Loan Vouchers是假的吗?从别的地方借东西来填补失踪的货物是军队里面的风气,就算小颢真的这样做也不见得有错!”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一件不该做的事,就算全世界都在做,也不代表我们应该跟着做。尤其是身为军人的我们,有职责向社会交代我们的行为,所以这种违反规则的事情我们更不应该涉及到!”

“所以说军人就不是人了吗?军人就不能有感情吗?小颢到现在所作的事,不就是为了要保护他认为应该保护的人,难道他这样做也错了吗?”素卿和BG Ong同样的激动,却都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素卿的声音微微颤抖,用的字眼充满情绪的波动,和BG Ong的铿锵有力来凸显他的坚持相比实在大不相同。

“规矩就是规矩,不是我们说改变就可以改变的!”

BG Ong稍微移了身子,用侧面对着素卿,进而也望向不远处的军宿与广场。他下意识地咬了牙根,双手插口袋,然后从眼角瞄了一下素卿激动的表情,后者也反应道:

“你到现在还没看见吗?小颢因为你承受了多少的压力,因为你总是往他身上砸下那么多的期望和规矩!”

“你简直是无理取闹!”BG Ong从刚才的振振有词变成现在的简短的一句话。眼见他们之间僵持不下,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打断他们之间的尴尬。

“要办公事吗?那帮我问候Dr Alex。”素卿淡淡的说话,却因为BG Ong错愕的反应变得格外刺骨,仿佛他一时没有防备地被泼了一桶冷水。

在一旁观看这场闹剧的紊良总算忍不住上前,说办公室有人托他找素卿,借而把她推走。BG Ong本想追问她那句话的原因,却不得要领。怎么说,有个紊良在场,他也不好意思撕破脸皮和素卿当众拉拉扯扯。

“你干嘛回来?”他们俩到了走廊的另一端停下,素卿便问。一路走下来,紊良并没有说什么,这才得以让她平复之前激动的心情;那差点涌现的眼泪,因紊良及时的介入而回流到心底。

“那天我受伤,你帮了我,我还没有报答你呢!”紊良一时说不上来他留连在接驳处的原因,于是语带轻佻地回答。

素卿轻轻地笑了笑,说:“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过来帮我,是因为你可怜我呢!”

“你有什么好可怜的?”紊良一时口快,说出有点冒犯的话。可是他及时更正,说:“我不是说你不值得可怜,只是我相信你不是那种让人欺负的人;你根本没有错,所以你不需要承受其他人侵占你的权利。。。你拥有快乐的权利!”

“在你们眼里我可能是个铁娘子,但是在感情的世界里,我还是一个女人啊!”素卿的表情,说不上来是带着勉强的笑意,还是嘲笑自己的爱莫能助。紊良伸出他的手,想要抓素卿的肩膀,却不知怎么的摆在她轮椅的手把上。素卿当然从眼角看见他的犹豫,于是便自己抓住紊良的手,安慰地说:“我没有事。我不是最近才知道另一个女人的存在的。”

-=-=-=-=-

星期一

OC慢慢地把箱子里的物件摆到他的桌子上,似乎有点抗拒这新的工作岗位。S4这个地方,虽然说是人力资源庞大的部门,却也是被认为最不起眼的部门,因为这里的人员大多都是因为无法‘冲山’而被调来的士兵;就连同样是做文职的S1也被认为是天堂,因为那里的工作环境绝对没有做后勤的杂乱、肮脏。

OC的办公位置,很讽刺的就在总部仓库的某个角落;那服兵役的AS4,也就是S4的助理,都能够在总部大楼的办公室里工作。而他,资历更深的正规军人,就被派到总部大楼的地下层的办公室,走出去,穿过仓库,一打开门就是装卸处。他要见到阳光,还得穿越装卸处的油烟味!

“至于Bravo OC,我提议将他调职到S4。”

从宇颢嘴里说出来的话,还在OC耳边大声地回荡。

记得放长假回来的当天,众军官聚集在总部的会议室里听取CO对演习的事后检讨。怎料忽然杀出一个江宇颢,他不只意气风发,还莫名其妙地以CPT的姿态出现!他的身份无懈可击,之后的说话更是让人听得目瞪口呆。

“为什么要把我调到S4?!”OC当时打破宁静问道。

虽然被当众质问他的决定,宇颢却带着一贯的冷静目扫会议室,仿佛在分析眼前的局势。怎知道他的举动竟是暴风雨的前夕:

“Bravo OC唆使整个company在演习时超捷径,明知故犯的行为不可接受。他的士兵因为他擅自更改路线而遭遇不测,可见他的行为所带来的迫害性。之后他却没有感到愧疚,继续保持沉默不把真相表明,不知悔改,行为有损军队的廉正。请问有谁对他的处置持有异义?”

宇颢猎鹰式的羞辱众所周知,OC他惨遭其毒舌蹂躏也死有余辜。会议接下来如何发展OC完全没有印象,因为他早已处于脑死状态,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OC继续把物品拿出来,听着办公室周围传来的阵阵轰隆。要不是他被派来这里,他还不知道一栋楼其实还会发出那么多的杂声。也许是他太过投入,又或者是他渐渐被那轰隆声催眠,他的新助手进来告诉他有人找他的时候,才知道那助手已经敲了老半天的门。

“你是。。。?”眼前的人经常在Bravo出现,OC却一时想不出他的名字。

“2SGT Fong。”少哲走到OC的面前时,说。OC客气地点点头,回答:“对啊!你刚刚接管Armoury。我还以为你也会跟着promote呢!”

少哲淡淡地回笑,心里却想:就让我看看你到底能够讽刺我多少!

OC还在迁移的过程中,所以这间办公室也简单得很。OC和少哲之间就只隔着一张桌子和椅子,旁边的墙壁也只摆放两个储物柜。听说离任的S4曾经把办公室装饰得非常舒适,有电视机、音响,甚至还有冰橱!他不时就会请他的死党下来聚会,冰箱里的好料有时也会‘开放’奖赏那些管理员。所谓山高皇帝远,大概就具体地展现在这间办公室内。

而S4离开之前,也非常‘识相’地把自己掏腰包添置的器具搬走,据说虽然是夜间行事,却还能够号召他S4的管理员全体出动!如今办公室只剩下一个空壳,感觉不甚唏嘘!

OC还在猜想少哲突然登门造访的理由,后者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ziplock袋,A4大的袋子里装有一张布满油渍的纸,整齐的行列中都是手写的字体和签名。这页纸张对OC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在当兵的生涯里,他几乎每天都得亲自把名字签在这样模式的纪录里的一行。

“你干嘛给我看Armskote Book?”

“正确来说,这是Armskote Book的其中一页。”少哲凝视着OC,似乎在尽力按捺企图涌出的快活:“上面其中一个人已经不在这个unit了,而且这里面的签名应该是他在11 SIR留下的最后痕迹!”

少哲嘴里虽然说的是一个人,但是他指的是纪录上的一个角落,一个记载这张纸被撕下来的日子的角落。

OC的目光一落到那日期上,随后就露出一脸不可思议。这日子,应该到他死去的那天都还会记得吧!

“你。。。你怎么。。。?” 大楼角落那阵低沉的轰隆声这时似乎越变越大声,似乎要掩盖OC的思潮澎湃。 能够把树强失踪的日子确切地呈现在他面前的人,一定对这件事有多少的了解。但是能够拿出这样一个‘证据’的人,想必是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

错过了《壮志羔羊》?点击以下版权图片就能从头欣赏《壮志羔羊》!

ZZGY 壮志羔羊 Copyright Page Part 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