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七十八章:致命引力

《壮志羔羊》现长篇片小说主题封面,诺字派出版,以新加坡位背景,描述4名少年的成长故事。ZZGY;作者杰诺,诺米尼。

星期六    风雨过去,一切似乎恢复平静

志坚的内心深处有着一股庞大的引力,任Dr Alex怎么努力都填补不了他的性欲。但是她完全不在意;跟BG Ong久了,偶尔有个结实的铜体来满足她渴望青春和力量的灵魂也不错。

自从那天企图开导志坚过后,他们之间似乎产生了莫名的吸引。当她开始想要见到志坚的时候,他便会神奇般地来找她谈心事。总算有一次,他们发生了关系,就在他再次崩溃的时候,她用她温柔的胸膛来安抚他。可是他还是继续啜泣,直到她奉上她的避风港。

那次的艳遇让志坚变成另一个人。他变得正气十足,少了颓废却多了男人味,他们接下来几次的性爱,她都能感受到他的成长。他会要求更多,他会主导他们的互动,更会霸道得让她心甘情愿地献身给他。

他们每一次的经验都是充满刺激感;她都得事前把后门给栓上,避免那传递医疗报告的士兵不小心闯入。他们都得尽量把呻吟降到最低,免得一不小心就让外头上百名探病的士兵给听见。他们的动作更不能大得把诊断床移动,撞倒脆弱的木质墙壁。他们受到这些局限,却还得尽力在每一次驾驭高潮的时候得到最大的满足感,无不增加了情趣。

偶尔她会穿她的白袍,他也会穿他的制服。他有一次还用体温计来量她的阴道的温度,她也拿血压计包裹他的阴茎,然后利用那泵来挤压,带给他高潮的快感。但是他最享受的就是当他把他粗壮的雄具浸入她温热的口中,感受因为她灵活的舌头在他龟头蠕动而传来的阵阵澎湃,促使他徘徊在暴发高潮的边缘。

可是。。。

可是这一切都只能满足他肉体上的渴望;他做爱是想要感受到爱,却因为找不到那爱的感觉,才陷入重复找她做爱的循环。他感觉到他的感情,是建筑在这需要被崇拜的渴望上,而不是真正的爱。

他的爱,是一种依赖感。

-=-=-=-=-

虽然说政府推行五天工作制,但还是有很多人会在星期六做半天的工来赶上周日落后的进度。素卿也不例外。刚过去的LRI不止托慢了训练进度,LRI本身的善后工作也增加了她平时的工作量。

过去的早晨也没有想象中的平静,就算是几乎整个部队的人都不在,突发事件还是接二连三地发生,让她感到有点心力交瘁。当她打算打电话给BG Ong要他来接她的时候,都已经过了午餐时间。她心想既然BG Ong的到来还有一段时间,还不如到餐厅看看有什么可以买来充饥。没想到当她踏出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紊良在走廊上徘徊。

穿着Admin的紊良见到素卿时欲言又止,后者便知道他一定是为了前晚的事来找她。

“怎么样?你面壁思过的结果是什么?”素卿不但没有冷漠对待,反而主动和他说话。

“我。。。”紊良支支吾吾的。从庭院天窗撒下来的阳光把他脸上的焦虑照得一清二楚,也照得中央的花园一片斑斓。他们就站在花园的各一角,花园周围的石质齐膝围墙就隔在他们俩之间。紊良一边擦着眼镜,一边开始说:“我知道我们无论怎么说都不相配,但是我的心里真的是对你有好感。。。”

“那我看你还是回去多想几天吧!”素卿不等他说完话便摇头感叹。都还没想通还敢跑来?素卿再次感到疲惫的感觉涌上,于是便带着失望转身。

紊良立即冲上前阻止素卿离开,说:“你应该知道,感情不是说删除就删除的。对,我虽然还是对你有感觉,但是我非常清楚我们现在的状况,我们绝对不可能发展下去。可是如果我不让你知道我心里面的感觉,那我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你这一生会遇到许多让你想要付出很深的感情的人,但是你不可能把你的感情告诉每个让你心动的人啊!”素卿无奈去路被阻,便停下来,经过一番思考后说:

“你要记得你家里还有一个你已经答应付出最深的人。如果你可以抵御你对其他人的情感,专注于投入那份感情,那将会是你给她的最刻骨铭心的爱情!”素卿和他四目交接,慢慢地说出对他的规劝。

紊良明白素卿的苦口婆心,但是心里还是难免一阵心酸。他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于是他蹲坐在素卿的身旁,闭上眼睛沉思片刻,然后凭着他的感觉开始说:

“我这些日子以来和宇颢争个不休,每一次都落得狼狈收场也是我。。。咎由自取。这次我落得一败涂地,就是因为我太固执;就在我最失落的时候,老天爷把你送到我的面前,教我如何看开眼前的一切。如果我不听你的话,如果我不悬崖勒马,那我不就是辜负命运对我的一番苦心?我了解我们之间有很大的隔阂,不是我们能够轻易说跨越就跨越。所以我现在能够站在你的面前,我就要抓紧机会对你说出我心中最想要对你说的这几个字。。。”

紊良睁开眼,直视素卿:“谢谢你!”

“混蛋!你又要对我的干妈做什么?”

素卿对紊良的肺腑之言感动,欣慰地接受紊良的拥抱,怎料宇颢恰巧出现在庭院的对面。他才走上楼梯,就看见紊良弯着身子握住素卿的轮椅,好像要阻止她移动的样子。他立刻冲上前,趁紊良几乎强抱素卿之前把他推开,给予认真警告。

宇颢的出现让素卿惊讶不已,霎时间她还不禁尖叫。宇颢用身体在素卿和紊良之间做阻拦,然后问素卿是否被紊良欺负。

“我被你吓到就有!”素卿想要解释当中的误会,却被宇颢急忙地推开。

-=-=-=-=-

紊良看着素卿和宇颢的背影,失落感难免会有。虽然他之前来不及得到素卿认解的拥抱,但是素卿的主动足以证明她接受他的意愿。

素卿就是有这种影响身边的人的能力;当初他懈力和宇颢争长短的时候,感觉就象蒙上眼睛不断地搏斗。直到他被宇颢撤职,完全被打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其实有多么渺小;除非他有大卫的超人力,要不然对抗宇颢难如登天。没想到在他最失落的时候竟然碰上素卿,这之前还和他针锋相对的素卿,不计前嫌地扶他一把。对他心存敌意的人绝对不会眷顾他这种丧家之犬,可见素卿的宽容心!

回想起来他近日来所产生的幻想还真的非常荒谬;他完全被素卿对他的关怀给模糊了理智,要不是因为昨晚素卿及时给他的教训,指出他还有老婆、孩子,不知道他还会陷入多深的迷惘!

但也正因为素卿的这份成熟稳重,对他形成隐性的吸引。他认清他喜欢素卿的就是这一点,是他老婆无法一时间展现出来的魅力,所以他还是对素卿依依不舍,还是渴望能够继续留在她身边守护着他。

她之前的一个拥抱,让他觉得一切没有白费。

-=-=-=-=-

“你刚才跟本不需要反应那么大。”当他们缓缓走过城墙的时候,素卿便不悦地说。太阳狠狠地打在他们的身上,但是素卿坚持走在太阳底下。毕竟她已经花了一整个早上在冷气房内,让阳光晒掉一身的阴冷也是一种抚慰的。宇颢想要抗议,因为他穿了长袖V-领T-恤和牛仔裤,抱得密密麻麻的,在太阳底下走动简直是在烘烤他,却还是依了素卿的意愿,陪她在太阳底下漫步。

宇颢听了素卿的抗议,不以为然地说:“那只老狐狸不可以相信!”

“那我要怎么相信你说他不值得相信呢?”素卿反问。她心里其实还惦记着被宇颢打扰的感恩情节。紊良从当初的既嚣张,口气又大的CSM,到现在的落寞,其中的改变她不是没有亲眼目睹,她不是没有插手去开解。即使最后却引来紊良的错爱,她还是认为紊良只是因为一时经历低潮而搞不清楚方向,才会错把关怀当爱慕。说她天真也好,说她妄想也罢。毕竟紊良、宇颢,甚至AWOL已久的CPL德业在她的眼里都是小孩子,所以她对他们的爱戴,只是从母亲的角度来出发而已。

有哪个母亲不关心眼前的孩子们呢?

宇颢对素卿的回答感到无比惊讶,一度还以为她是中了紊良的邪,于是立刻反驳到:“我是你干儿子,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

-=-=-=-=-

Dr Alex总是在他们做完爱后就很轻巧地把前门和后门的锁给打开,今天也一样。当她回到她的椅子上的时候,就对还坐在床上穿制服的志坚表示:“你今天有点无精打采!”从刚才的一番激战到现在的风雨过后,她都感觉到志坚身上负载负面的能量,象一盏奄奄一息的灯泡。

志坚不发一语,只是跟着坐在她对面。时Dr Alex指出:“你还在想到底怎么赢得宇颢的信任?”

她的一语点破,总算在志坚的脸上划出一抹笑意。

-=-=-=-=-

宇颢的答案似乎在素卿脑海中唤起什么。虽然他们不曾大声说出,但是她一直都知道宇颢把她放在心里非常重要的位置,甚至比主动收养他的BG Ong还来得重要。从一开始他用尽办法来讨她欢欣,好让她答应他和茜如的来往,她就可以感应出他投放在她身上的注意力。

而她总是把宇颢的注意力归类成‘被忽略的孩子企图争取父母的关怀’来对待。她视自己的女儿为掌上明珠是理所当然的,而宇颢也因为想要得到她的赞许也努力向上,摆脱了当初认识他时的野孩子态度。然而直到今天,她一直都没有直接承认宇颢用心博取她的认同的结果。

“你说,我是不是给你太大的压力?”素卿终于问道。

-=-=-=-=-

“论谋算别人,我也许没有宇颢那么厉害。”Dr Alex走到志坚的背后,然后把手缠绕在他的颈项,开始抚摸他健壮的胸肌:“但是我还是有办法帮你得到宇颢的信任,就算他不是真的原意助你一臂之力。”

Dr Alex的一番话听起来非常诱人,志坚的好奇心就像之前被她撩起的欲望都听得蠢蠢欲动。

“BG Ong和宇颢有心结你应该知道吧!”Dr Alex在他的耳边说:“如果Chief Clerk因为宇颢而出事,宇颢一定会内疚,不敢向BG Ong透露,到时候你就能利用这点来让宇颢把注意力转移到你的身上了。”

-=-=-=-=-

素卿习惯早到,即使是星期六这个休息日也一样,因为只要开工的时间一到,办公室就会变得热闹;那些服役的士兵志不在工作,只会在那里闲聊、嬉闹,不让她得到安宁,更别说是完成她的工作了。

她才刚投入工作,就感觉到隔壁的间隔有动静。她顿时感到怀疑:进来的时候办公室不是没有开灯吗?但若真有人在也不稀奇;那个AS1总爱把那些同样也是服役兵的书记带来办公室开派对,喝酒吃东西,通宵达旦。只是他们昨天应该跟随其他士兵出营了,根本没有理由出现在这里。

素卿正要离开座位,间隔板的后面就出现一张似曾相识的脸。若除去那满脸的胡扎,填满那凹陷的眼眶,甚至把头发给整理一下,一张熟悉的面孔就清晰在她眼前出现。

“德业!”

众人去了一趟文莱,再为LRI忙碌,根本都忘了之前还有一个离奇AWOL的CPL德业还没回来!

CPL德业是素卿精心栽培的士兵,就像宇颢是BG Ong特别训练出来的精英。只是CPL德业没有宇颢接受的特别训练,有的只是素卿的庇护和他自己的过人机智。这么一个对工作负有热忱的士兵忽然间AWOL实在让人无法置信,但他如今冒着被抓的危险潜入军营来找素卿,想必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非得向她亲口报告!

“我知道把3SGT冠成推下城墙的人是谁,因为我当时也在场。更重要的是,我听见他们的对话;原来3SGT冠成一早就知道宇颢的身份,而且他还知道你女儿被杀的真相!”

-=-=-=-=-

“我从来都不觉得你给我太大的压力啊!”宇颢分不清素卿是认真,还是在逗他闹:“你怎么会问我这个问题呢?”

“你有那么多事都不告诉我,我当然会担心你把心事藏在心里!”素卿看起来非常认真,锁紧的眉头,就象她那牢牢握住他的双手。

“我都长这么大了,可以解决自己的问题,不用你操心!”宇颢尽量露出自信的笑容安慰她。

“你还记得吗?这里就是茜如当时跌下去的地方!”素卿把轮椅推到城墙角落的楼梯旁,摸着眼前的一块墙说到。宇颢对她突如其来的感伤不解,当下也只懂得上前将她从楼梯推开,免得当年她坠落楼梯的历史重演。强烈的太阳逼得他们眯着眼互望,素卿凝视着他,忽然眼角掉下一滴泪。

“你为什么还要隐瞒我?茜如。。。茜如是你推下城墙的,是吗?”

宇颢的脸立刻暗了下来,因为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素卿会当面做出这样的指责。他不自觉地松开他的手,素卿却不肯放开:“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地和她谈呢?她怀着你的孩子啊!”

宇颢咬着牙根强忍着内心情绪的波动,但是在这个时刻,他找不到让他冷静的方法。也许是太阳晒得他头昏脑胀,也许是他胸口开始滚烫的心情作祟,但是他就是难掩那不自觉露出的愧疚表情。

记得那天的这个时候。。。就在同样的地方。。。他第一次感受到这种不能控制情绪的感觉。

-=-=-=-=-

 “你们这样地把我们蒙在鼓里就对了吗?说起来是在暗中进行评估,但还不是你们这些高层不信任我们。这对我们是有多么地不尊重啊!”

当时茜如和素卿对质,为的不就是BG Ong派宇颢到11 SIR秘密评估的事。这评估,素卿很早之前就从BG Ong那里得到消息。虽然茜如是部队里的工作人员,但是她毕竟不是评估计划的执行人员,所以于公来说,根本不应该知道评估正在进行;茜如也只是因为总部有人透露风声才获悉消息,所以才找素卿来问个明白。她们的谈话越来越激烈,素卿企图解释,茜如却不等对方说完便插嘴说了那番话。

宇颢在一个角落目睹她们的争执,心中为素卿受到的委屈感到不值。然而他还是决定不出手,免得让僵持的局面更加难堪。

素卿面对茜如的无理取闹实在无法适从。她再次压低她的音量,以平和的语气说道:“我了解你的愤怒,但是爸妈也是遵照上头的意思。”

“你是说你们身不由己?难道一句‘ 身不由己’就能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了吗?我讨厌这种做法!”茜如根本是气昏了头,完全听不进去素卿的话。她气愤地转向楼梯,素卿无奈,于是走到她面前再次劝说:

“你们年轻人就是这样。尤其是你,在国外住了十多年,又刚回来在这里做了不久。。。”

怎料素卿还没说完,茜如便挥手示意不想再听下去,惨剧由此开始!

-=-=-=-=-

“我。。。我不是故意的!”

宇颢的亲口承认让本来还在奢望能够听见他否认的素卿瘫在轮椅上。她当时勉强接受的宇颢,竟然是带走她亲爱的女儿的刽子手!

“我不可以接受。。。她总是漠视你对她的好!每次你想要劝解她的时候,她总是对你没大没小的!”

“但是你。。。”

“她那天还把你推下楼梯!”宇颢说得两眼通红,双唇颤抖,仿佛内心的郁闷,那一年来不断压抑的愤怒,全都要暴发出来:“我不能接受她这样对你!我不容许任何人对你不尊敬!”

素卿这才惊觉,她这些日子以来的直觉是对的:她就是间接害死她女儿的凶手。她的错不在于答应把宇颢接回家住,也不是任由她老公以完成宇颢父亲的梦想而不断地操练他。她错就错在从来不正视宇颢对她的崇拜,让那崇拜变向成眼前的疯狂爱戴。他一直渴望得到她的同意,辗转竟变成追求她的爱慕。

她。。。滋养了宇颢的情结!

“颢,你要去找医生!你不能这样下去。你最好去自首,这样你才能重新面对你的生活!”当素卿发现自己对宇颢造成怎样的心理状态后,她差点当场崩溃。她紧紧握住宇颢的手,开始啜泣地对他苦苦哀求。

宇颢回以她无奈的笑容,退了一步,说:“我能够自首我就去了!我努力了那么多年,我好不容易熬到这个地步,我不能说放弃就放弃!你不是也非常希望看见我得到那么大的成就吗?”

“小颢,你听我说:人犯错就要承担后果啊!”

“后果?哪里来的后果?茜如的死都判定是意外了,不是吗?”宇颢虽然说得理直气壮,但是他还是迟疑了一下才回答。

素卿不敢相信这样不负责任的话会从宇颢的口中说出,于是便伸手掴了他一巴掌,骂:“难道你这样良心会过意得去吗?这些日子以来,你难道没有为了这件事,为了你亲手害死阿如而感到内疚吗?”

素卿的斥责当然令宇颢惊讶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他的眉头皱成一团,开始为自己愤愤不平地回答,嘴里说出的话却因为愤怒而变得含糊:“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逼我呢?你真的忍心看我去坐牢,看我所有的一切都毁于一旦吗?”

“你要自首!你生病了,颢!你需要找医生帮你!”素卿惊觉刚才下手太重,心头不禁跟着揪了一下。她趋前想要劝解宇颢,后者却一直退步。他往城墙内部退去,摇头说:

“我很正常,我没有病!我把茜如推下去也只是一时的冲动!我干嘛要去看医生?”

宇颢当然不了解素卿叫他看医生的理由,一时也分不清素卿在想些什么。他转身低头想要理清楚整个状况,这时眼角闪过一道身影。他反应式地回望跟随身影,只见志坚从一个角落冲了出来,往素卿的方向扑上去。在眨眼的一瞬间,他看到素卿带着惊讶的脸庞往后倾,接着整个连人带轮椅从楼梯上消失!

宇颢想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却发现为时已晚。当他跑到志坚的身旁的时候,就只是看见素卿的身体倒卧在楼梯底下,一潭鲜红的血慢慢地从她脑勺晕开。

这眼前的一幕似曾相识,他还清楚地记得,在记忆的那一天,他也是这样从茜如的肩膀后面俯瞰素卿没有知觉的身体,感觉到心中的愤怒汹涌而上。茜如已经吓得愣在那里,根本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宇颢当时也只是感觉到那愤怒驱动他的双手,着实地抓住茜如的肩膀,然后不假思索地把她轻盈的身子一挥,就这样越过了城墙!

宇颢本来没有注意到茜如其实抓住了城墙的边缘,因为他的注意力还停留在素卿身上,不知道他应该求救还是帮她急救。这时他听见一把声音从墙外传来,才警觉茜如尚在。

“救我!”茜如微弱的哀求从墙头随着强烈的风声传来。

救你?干妈都不知道怎么样了!宇颢望过城墙,和茜如对视,然后冷冷地转身离开。 就在他准备打电话叫救伤车的时候,城墙下传来一阵雷轰巨响。宇颢这才从愤怒中清醒过来,但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他意识到留在这里只会让自己卷入两个人的命案之中,他无奈,只好丢下奄奄一息的素卿,任她听天由命。。。

-=-=-=-=-

错过了《壮志羔羊》?点击以下版权图片就能从头欣赏《壮志羔羊》!

ZZGY 壮志羔羊 Copyright Page Part 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