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七十九章:倒戈相向

《壮志羔羊》现长篇片小说主题封面,诺字派出版,以新加坡位背景,描述4名少年的成长故事。ZZGY;作者杰诺,诺米尼。

星期六    风雨过去,一切似乎恢复平静

不知道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拔腿逃跑;就宛如梦境一般,开始、结局没有人能够真正讲明。

 “如果你再不走,我们就会被发现!”

宇颢接着感觉到手臂被用力拉扯,就象开启那旧式吊灯一样,这一段奔跑的程序犹然展开。

这样的逃亡宇颢当然不陌生,只是他的心里还是念着素卿的安危。有谁能够经过同样的劫难两次,而每一次都劫后余生?素卿昏迷的样子烙印在他的脑海,令他看不清眼前所展开的一幕。

志坚跟着他早已计划好的路程,一拉动宇颢就往城墙大厦最靠近的楼梯奔去,因为那是他们离开案发现场最快的途径。他接着跑下楼,前往最隐秘的大楼底层。处在城墙后方的大楼底层,也是大厦的装卸处,在周末绝对是空无一人。

这里就象一个庞大的隧道,一侧通往餐厅,而另一边就通往部队总部。如果他们在这个时候跑向餐厅,气喘如牛的模样一定会引起在那里用餐的士兵们的注意。他们最好的选择,就是往总部去,只要在回到军宿的路上不要碰到任何人,这段逃亡的旅程就算成功。

到了这个时候,宇颢终于清醒过来;素卿受伤的样子渐渐从他的脑海中退去,而他也开始抵抗志坚似蛮横的逃亡行动。就在他们抵达隧道出口的时候,宇颢终于摆脱志坚,停下脚步,后者也反应式地停下来回头再次拉他:

“你干什么?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

“你疯了吗?那是我干妈!你为什么推她下楼?”宇颢虽然带着谴责的语气,但他显然还未完全从惊吓中恢复过来。他下意识地退了几步,却没有预料中地转身跑回事发现场。

志坚趁机喘了几口气,然后反问:“你发什么脾气?你也不是把你的女朋友推下楼吗?”

志坚的回答让宇颢愣住:他听见我们的对话!

“那次不一样!”宇颢从错愕中回过神来狡辩到。

宇颢脱口而出的话引来志坚讽刺的回笑。他带着鄙视的口吻指着宇颢的胸口说:“有什么不一样?你杀人就是天经地义?我杀人就罪该万死?”

志坚话才刚落下,就冷不防地挨宇颢一顿拳头。他站稳阵脚后,感觉嘴巴涩涩的,吐了一口口水后才发现咬破了嘴唇。宇颢挥了一拳后也傻傻地杵在那儿,似乎对自己的冲动打人感到迟疑。

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可以任由这一连串的坏事发生呢?

“怎样?原来你也有说不过人的时候?”志坚拭去嘴角的血渍尖酸地问。他轻松地跨步走到宇颢的面前,看似要继续说些什么,却在伸手的距离也赏宇颢一拳。拳头落在宇颢的颧骨上,让他失去平衡,却也让他清醒过来。他紧闭双眼让刺骨的疼痛尽快散去,等到他恢复过来便愤怒地冲向志坚。

“如果你曾亲手杀死自己亲爱的人,你就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

志坚反应式地用手挡住宇颢,后者却还是抓到他的衣领,想要把他摔落在地。志坚为了保持平衡也抓住他的衣领,同宇颢展开拉锯战;两人开始挣扎,谁也不肯让谁。总算宇颢钩起志坚的后脚,使他失去平衡往后倾倒。宇颢趁势抓住志坚,不让他跌倒也不让他站稳脚步,然后对他猛挥拳头。

失去平衡的志坚一开始也只有抓住宇颢不让自己跌倒,却得挨他连续殴打的份。等到他找到平衡点,便挥手挡宇颢的拳头。

“你打!凭我脸上的伤就可以毁掉你的前途!”

被钉在下面的志坚总算抓住宇颢的拳头,半威胁地对他喊说。可是宇颢被怒气冲昏了头,根本没有听见他的恐吓,还是继续用力向志坚挥拳,而后者也极力抵挡,用拉扯、用推挤,就是挣脱不了宇颢和他一股劲涌现的疯狂,更别说是站稳阵脚。

总算宇颢的愤怒胜过志坚的防守还击,把志坚狠狠地甩到地上。他站在他面前痛斥:“不要以为我停下来揍你,是放过你!如果我干妈发生什么事,我一定找你算账!”

“刚才是她说要告发你,说你是神经病要去看医生,要你自毁前程。要不是我在,你早就把前途给放弃了!当时我们也只有走向这条路的选择!”志坚爬起来,抓住想要离开的宇颢。

宇颢觉得莫名其妙,停下来责问:“什么‘我们’?人是你推下去的!”

“那又有谁像看到你和MWO Yuen离开Company Line地看见我把MWO Yuen推下去!”志坚脸上那嚣张的笑容同他的话充满攻击性。他趁宇颢还未来得及反驳,便继续说:“你想想看,如果让BG Ong知道你是伤害他妻子的人,你说,他会有什么反应?那亲手将你捧上天的手,难道不会把你毁掉?”

“王八蛋!你要陷害我?!”宇颢再次冲向志坚。但是后者这次机灵多了,他立即站稳脚步反将宇颢往后推了几步。看着宇颢这样恼羞成怒的样子,志坚忍不住再次揶揄:

“江宇颢,你也有被逼到墙角的一天!”

“史志坚,算我当初看走了眼才会救你!”

“你救我?你还不是心里有鬼,才会出手帮我?你当我是老鼠,傻傻分不清楚?”志坚整理了被扯乱的衣服,冷漠地回答:“好,就算我欠你一次救命之恩,我刚刚也帮了你一把。我们不拖不欠!”

“你那叫帮我?算了!”

宇颢愤然转身往隧道的内部离去,志坚看着他开始不屑地笑道:“你还不是不舍得放弃你美好的将来,要不然你早就去自首了!”

可是宇颢还是没有回头。

-=-=-=-=-

“颢,你终于回来了!”纪允在办公室外徘徊,明显的在等宇颢。他一见到宇颢从通往总部的楼梯出现,就着急地冲上前报告:“刚才BDO打电话来说,有人发现MWO Yuen受伤;他们已经把她送到医院了!”

刚才宇颢留下纪允陪范可值勤COS,自己去吃午餐,不久后他们便接到 BDO的电话。范可立刻到总部找宇颢,顺便从那里挖多一点消息,而纪允负责留守Bravo等宇颢。宇颢的出现让他迫不及待地把这个坏消息说给他听,根本没有发现宇颢和跟在身后的志坚脸上都挂了彩。

“这是怎么一回事?”志坚激动地上前追问,掩盖了宇颢的迟疑:“颢,你不要吓成这样!我们查一查她去了什么医院!”

这个志坚还真的很会演全套!宇颢摸索该不该跟着扮演惊讶的时候,心里却想。可是志坚却那么煞有介事地抓着他的肩膀,迫使他当下做决定。宇颢皱眉假装吞口口水,然后说:“不管这么多了!允,你帮我查一下医院的资料,然后SMS我;我去拿车!”

宇颢忽然回过神的反应让志坚暗暗地微笑,庆幸宇颢终于把事情给想通了。

-=-=-=-=-

走到停车场的路上,宇颢一直都眯着眼。他分不清到底是太阳强烈得让他睁不开眼睛,还是因为他反应式地强忍着泪水。无论如何,那段每天都走的路竟然变得如此漫长、艰难,好像是老天爷在给他时间反省和忏悔。

志坚这个恶魔的话犹新在耳边,不停地对着他良心指责:“你还不是不舍得放弃你美好的将来!”

对啊!宇颢软弱的一面应声道:要自首,早就在推下茜如的那个时候就自首了!

发生在茜如身上的事已经困扰你那么久了,难道你还要一错再错,让干妈的灵魂永远纠缠着你吗?

宇颢的良心,那在这一年来一直不断被他推到脑后的说话,终于大声责问。宇颢明白,这把声音的出现,不只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是违背他的良心,而是因为素卿在他的心里扮演的角色非同小可,不是说放弃就可以放弃!讽刺的是,周围的人都认为他是因为茜如的一失两命而性格开始产生巨大的改变;若他们知道他和茜如的死有关,一定更会把他的改变归咎于他的内疚感。可是他们应该万万也想不到这一切的改变都源自于他对素卿的情结吧!

记得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就是在医院里,他把茜如的头打破后。当时BG Ong亲自把他从树丛里找回来,并且答应他不会怪他。但是宇颢从未见过素卿,更不知道她是否会像BG Ong这样原谅他。他就是这样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和素卿见面。

素卿的谅解对他来说无比珍贵,而且还令他下定决心往后要争取她的认同,来弥补他亏欠她的人情。可是素卿总是对他保持一段距离,好像心中还非常在意他在茜如头上留下的疤痕。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随着时间的长大,有更多事情让他烦恼,所以渐渐放下对素卿的一种执著,还是他真的感动了她的心,使他们俩之间的隔阂似乎减少。反观他和BG Ong的关系随着后者的苛求而疏远了。素卿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他生命的主轴。

想到这里,宇颢的心中又掀起了一阵愧疚感;他这一生好像都还不完对她所亏欠的。宇颢抓紧身前的方向盘却无法释放内心的愤怒。等到他的双手疲倦了,他才不由自主地把头靠在方向盘上。当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把气给吐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眼泪已经不自觉地滴在他的大腿上。

-=-=-=-=-

星期一

午时看病的时间将近尾声,走廊上却热闹了起来。那些无奈离开的探访者,和趁他们离开后想要整理病房的工人,以及开始寻访的医护人员这时都在走廊上擦身经过,有的拖着脚步,有的喜笑颜开,有的投入在另一个思维里,组成人潮流动的交响曲。

BG Ong来到了走廊的其中一扇门前,在那里驻足深呼吸。这人群他总算穿过了,现在又要面对他这几天都非常熟悉的情景。

门后就摆着一张大床,床的周围都是看起来非常复杂,附带许多电线的仪器。素卿虚弱的身子躺在床铺的中央,这几天下来,好像瘦了一圈。她依旧闭着眼睛,身上唯一表现生命迹象的就是从她鼻子延伸下来的塑胶管子,依附在她的胸前上下起伏。这一切仅在门的另一边,气息如此宁静。

在床的另一边,那只是披上薄纱的窗户前,满脸胡扎的宇颢正瘫在椅子上。他穿着粉色长袖上衣和牛仔裤,却还是紧紧抱着胸,极力抵挡病房内的寒冷。他守夜的第一晚,护士们就殷勤地为他准备了过夜需要的被单和梳洗物件。就连吃饭他都不用愁,只是他什么都没碰,两天下来也只是喝水罢了。

门一打开,外头的喧闹就涌进来,宇颢也因此被吵醒。他似乎只是小睡一会,因为他很快就精神起来,坐直身子看着BG Ong走到素卿的身边。BG Ong摸了素卿的脸,然后在她耳边说:“我回来了!”

虽然素卿看不见,但是他还是勉强地挤出笑容。他接着对宇颢说:“一切还好吧?”

宇颢不吭一声地点头,BG Ong就继续说:

“我刚才回去办事,碰见志坚。他跟我说每个人都在议论纷纷,说你干妈是因为知道我和Alex的事情才自杀。。。你知道这件事吗?”

“我应该知道什么?”宇颢简短的回答,加剧了他冷漠的语气。其实他心里面早就在想:这个志坚到现在还在自导自演!他当然知道干妈不是自杀的!难道他还真的认为散播这样的谣言会减轻他的罪孽?

BG Ong假装不在意宇颢的冷漠对待,绕过床边走到宇颢的面前问:“你干妈自杀之前,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她。。。有没有透露她的不开心?”

“她是你的老婆,每天陪在你身边的枕边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宇颢显然要终止他们的对话,并且转身侧面向他。

BG Ong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时从厕所的一方传来莛书的声音:“Sir,刚才医生来过,想要找你谈话。”

莛书的及时解围,BG Ong也欣然接受。这些年来,他了解素卿在宇颢心中的地位,素卿也将对茜如的怀念寄托在宇颢的身上。在这个时候,他只能怪他自己把自己和他们俩的距离拉远,所以他更没有理由像宇颢一样守护在素卿的旁边。

BG Ong离开后,莛书便坐在宇颢的身旁,说:“你也应该回家休息了。你在这里已经守了好几天的夜了。”

然而宇颢只是摇摇头,开始说:“我不想离开。。。”

他开始抚摸素卿的手心,接着说:“你知道吗?自从茜如离开后,干妈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我知道她一开始就不喜欢我,认为我是一个野孩子,但是我也感受到她渐渐地接受我,甚至还把我当亲生的儿子一样。”

“这些年来她教导我,教我如何不鲁莽做事,要怎么委婉地处事待人。没有她的教诲,我根本不会走到今天的这一步!”宇颢说着,嘴唇开始颤抖:“我对不起她!”

莛书当然不知道他的自责,就是源自于他参与素卿遇害过程的愧疚。莛书先是拍了拍他的肩,发现还是无法舒缓他激动的情绪后,便把脸贴在他的手臂,然后转变成呵护的拥抱。宇颢终于感激地把她的手放在他的胸怀紧紧握住,仿佛那样能够缓和他的呼吸。

没想到那夜的激情终于让宇颢接受了她,只可惜她也是因为走到无路可退的地步才会做出那么大胆的举动。幸福,真的那么迂回!

-=-=-=-=-

那天早晨离开宇颢的房间过后,莛书便上门找少哲。少哲和宇颢的房间只是隔两层楼,那路程却感觉格外遥远。她的脚步声在空荡的走廊上不停来回,仿佛在规劝她停止往前走。可是女人下好的决心,任凭她的直觉摆布都改变不了。

少哲也似乎等待她的出现已久,他打开房门便问:“你约我留下来干什么?”

“你拥有的那份文件,那份可以指证颢的文件。。。你要我怎么做才会放手?”莛书字语中的坚定让少哲有点措手不及,但是他还是试探性地问:“如果我说我要你回来我身边?”

“但是你得不到我的心!”莛书早就知道,少哲拥有证据后,第一时间找的是她而不是宇颢,就证明他对宇颢的敌意并不是因为工作上的权利斗争,而是围绕在他们之间的儿女私情。他当时主动分手,只是因为他承受不了那看着心爱的人还挂念着别人的眼神,但是分手后他才体会到,拥有一个人的一部分,总好过在回忆里缅怀她留下的气息!

“我要你的人,其他的以后可以再谈。”少哲冷淡地回答。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才是他心里真正想要的。他只知道,他不想再次错过莛书!

他还比颢来得容易!莛书虽然心中暗笑,却仍然犹豫地和少哲对视。她总算下定决心,抓住少哲的肩膀后就伸过去亲吻他的嘴唇。少哲虽然有点惊讶,但是他很快地就回过神来,而且还比莛书更加激情!他深深地回以她的吻,然后把她拉进他的房间。

-=-=-=-=-

志坚一打开门,就被站在门外的Dr Alex给推进房间;志坚站稳后发现是Dr Alex,便露出自满的笑容:“难得你来找我!”他接着解开制服的纽扣,准备和Dr Alex在他军舍里的房间激战一场。

然而Dr Alex不领情,反而还狠狠地掴他一巴掌:“你干嘛这样害MWO Yuen?”

“我对她做了什么?”Dr Alex虽然力道不大,偏偏她的巴掌落在志坚几天前被宇颢揍过留下的淤青。于是他花了一段时间挨过那巴掌留下来的痛,然后故作镇定地回答。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MWO Yuen其实是你推下去的!”Dr Alex还是那么激动,相对志坚的淡然,她似乎在无理取闹。

“谁说是我推MWO Yuen下楼的?你有亲眼看见吗?”

“我那天才告诉你要利用MWO Yuen来威胁宇颢,你一转过头MWO Yuen就出事了!你难道敢说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

其实那天Dr Alex对志坚献意,只是为了哄他开心。她知道志坚好强,心情低落也只是在烦恼如何得到另一个人的把柄,要引起他的注意,就要针对他的兴趣。怎料她的无心一句话,竟然转眼就传来素卿坠楼的消息。BG Ong刚刚也跑来跟她兴师问罪,还以为是她一时醋意冲昏头,对素卿下了毒手!

“你认为我是这种人吗?”Dr Alex当时虽然回答得很干脆,她的心却象是被撕裂成千万片一样。她多想大声地吼出来,就如她多次想要站出来宣布他们之间的关系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已经习惯了躲躲藏藏的日子,习惯在别人面前装坚强、大方,即使军营里谣言满天飞也要假装百毒不侵,事不干己。

她这样看似勇敢的忍气吞声,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在问诊室内,竟然成为她的软弱,即使BG Ong的指责是那么的不讲理,那么地令她痛彻心扉,她还是故作姿态地回答,质问地干干脆脆。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对我妻子下毒手就是你不对!你要知道,我们的关系只有在你那张床上才有效,无论你做什么都不会跨越我为你设下的局限!”

BG Ong说得果断,说得清楚,也说得Dr Alex遍体鳞伤。她一时间心力交瘁,根本没有意思要和他周旋。BG Ong轻轻松松地把责任推到她的身上,就像志坚现在也不费力地把整件事给淡化了。

“就因为你一句话就要我背黑锅?如果是宇颢派你过来套我的话,你就省省吧!”

“我为什么要套你的话?”其实Dr Alex心里非常想要指责:你们这些男人为什么都那么爱推卸责任?

她恨她自己在找上门之前还奢望志坚会有恻隐之心,以为他会崩溃,抱着她哭。说实在的,志坚这样漠视的反应,还真的出乎她的意料。她还以为,结束了和BG Ong的一段感情,还可以从志坚的身上找到什么寄托。

可是她彻彻底底地错了。

志坚可以看出她心中的无奈,于是他软化他的语气,抚摸她的脸颊说:“如果你找来是想要和我上床的话,我乐意奉陪。尤其看你这样气呼呼的样子,我已经站起来了。。。”

-=-=-=-=-

“发生了什么事?”

眼前的行动让宇颢不禁感到紧张起来。

莛书刚刚说自己不舒服,想要回家,于是宇颢便送她到德士站。没想到一回来就看见护士们急急忙忙地往素卿的房间跑去。宇颢反应式地跟进去,却发现素卿的床边已经拉上帘子。透过投射在帘子上的影子可以看见几名护士陪着医生;虽然里头没有象电视剧一样的进行急促对话和动作,但是医生沉着的观察和向护士们发号的指示却弥漫着沉重的气息。

“素卿的仪表忽然间呼叫,护士就进来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原本愣在房间一个角落的BG Ong被宇颢进门时没有头绪地质问给呼唤回来。他见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便主动地对宇颢说。

这下子换宇颢失了神地望着病房中央的帘子,BG Ong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他却没有反应。宇颢现在的心情应该也象帘子内的情景,忽然进入了休克状态。素卿是他最敬仰的一个人了,但是她似乎即将撒手离去,这一点令宇颢内心开始翻覆。他一想到自己有份参与将素卿推向死亡边缘时,想到自己竟然会对自己那么充满爱幕的人下如此毒手,整颗心简直都揪了起来,让他开始无法呼吸。

他眼前的一幕开始抽离,不知道是不是在暗示他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荒谬的梦魇,还是那愧疚感迫使他,逼退他,惩罚他在最想要守在素卿身边的时候却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长。好在他身后的墙壁阻止他继续向后退,所以他摸着墙,靠在那儿,慢慢地承受这生离死别的煎熬。

总算围绕病床的帘子被拉开,医生却带着沉重的表情走出来。他看了BG Ong和宇颢一眼,然后说:“她的伤口发炎,高烧不退,导致她的器官开始衰竭。很抱歉,她已经过世了。”

“你说什么?你什么都没做,怎么可以就这样让她死去?! ”宇颢扑上前,却被周围的护士给拉住。而BG Ong虽然面色难看,但是他还算坚定,对于素卿的离去表现得比较淡然。

他转身抓住仍在挣扎的宇颢,深深直视他,说:“她走了!你让她好好地走吧!” “她不可能这样就走的!她不可以!”宇颢仍然歇斯底里,但是他还是崩溃地投入到BG Ong的怀里,后者也强忍着泪水,紧紧地抱着他这些日子渐渐疏远的儿子。

-=-=-=-=-

错过了《壮志羔羊》?点击以下版权图片就能从头欣赏《壮志羔羊》!

ZZGY 壮志羔羊 Copyright Page Part 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