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二十四章:水深火热

前一章的解说介绍了选择场地的原因,在这章里就出现了十分好的例子:紊良在训练棚里拉拢志坚。之前描述训练棚是非常热闹、光明的地方,这次为了配合阴暗的主题‘调低’灯光,只留下两人香烟的火点。 再来是纪允选择打电话的地方,是个公共场合,随时都会有人经过的可能。偏偏偷听到他的对话的,不是经过楼梯口的人,而是处在‘私人空间’的志坚,感觉很讽刺,达到我的anti-climax的效果。

壮志羔羊|第二十三章:遗失的遗书

在这里或许大略介绍我分配‘场地’的根据。 就犹如“茶馆”是《茶馆》、《人血馒头》的是非之地,是平民百姓汇集讨论和分享消息的地方,《壮》的是非地(现在)就是“办公室”。到现在为止,许多起冲突的地点限制于“枪库”(部队的广场、总部庭院和通讯库外分别都有一两件冲突情节发生,但没有枪库那么重大、频繁)。 紊良运筹帷幄的地方就是他的办公室,而宇颢的地点(到这里)还没敲定。 我则非常喜欢在本该人多、聚集的地方设立‘拉拢’、两者讨论是非的地方。之前紊良和素卿讨论‘良人’和‘好人’的地方就在走廊上。或更早的时候,OC和宇颢因为树强的事在总部庭院讨论道德(《第三个周末》)。 这样的安排在于我喜欢搞‘反高潮’,明明是很多人都会经过的地方,却能让紊良抓到机会威胁素卿,而不怕别人听到。 反而我还没找到机会设立相反的场合:本该少人聚集的地方发生一件很多人参与的事。第一个原因是因为我找不到任何设定这种场合的意义,再来我也想不到任何适合的地点以及适合的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