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八十一章:风水轮流转

《壮志羔羊》现长篇片小说主题封面,诺字派出版,以新加坡位背景,描述4名少年的成长故事。ZZGY;作者杰诺,诺米尼。

星期一    众人多么向往的‘彼岸’到底存在什么?

“一切从茜如开始。。。”CO站在眺望军宿和广场的窗口轻声地感叹:“当时我还没有接管11 SIR,而且那件事还离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件非常遥远。但是茜如的死,就是引发所有厄运的开始。”

“你几时变得那么迷信了?”Dahlia从他的身后问道。

CO吃早餐的时候还在对她埋怨得处理素卿的悼唁费,其实心里早就已经对她的死有万分的感慨。没想到他们一踏进办公室就从正翔口中接获PS 5逝世的消息。CO虽然表面淡然地应声进入办公室,但是他一踏进门就走到了窗口,沉默了片刻,就冒出这句话来。

CO微微回头,并且露出牵强的笑容,说:“那是2WO Chow告诉我的。”

CO把目光转回到广场上,然后举起手开始细数:“树强你认识吗?我想unit里面的人都可以猜出他其实不是AWOL,而是死去了吧!有人还说他其实和茜如一样死在城墙下。之后就是3SGT冠城,他chamber explosion大难不死,却忽然也卧尸在城墙下;3SGT俊纬是他的好朋友,在Brunei同3SGT契明和CPL纪允踩到地雷,最后3SGT契明断了一条腿,而他也丢了生命。3SGT锦泉在房里上吊自杀,MWO Yuen也忽然在城墙自杀,现在是PS 5的死讯。我才接管11 SIR不到1年的时间,就发生了那么多命案!而且他们大多数都在城墙下丧命,这些怎么解释呢?”

CO停顿了一下子,便自问自答:“我要是找得出合理的解释,我就不会投靠迷信的推说了!”

“理智的解释你竟然拒绝接受,我想你在意的不是原因,而是后果。如果这些事故都是非人为的,那接下来所发生的事一定也是命运的安排,你也无从抵抗。”Dahlia一语道破CO心中对未来局势的转变所持有的恐惧感,CO也不时露出会心的笑容。

这个Dahlia不只机智过人,而且还善解人意,不愧我当初选择她!

对啊!男人就是要有像Dahlia这样的女人在背后!他们从飞往文莱的飞机上相识,在文莱野外相冲,思想呈两极的他们总算找到平衡点。如今他能够拥有她陪在身边帮他解释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应该也是他的造化吧!

CO伸手拉了Dahlia到他的身旁,然后搂肩一起看出窗外。那空荡的广场宁静地展现在他们的眼帘。这时一片落叶飘过窗口,划破了这片宁静。

-=-=-=-=-

一切从我写那封匿名信开始!徘徊走廊的纪允半呢喃地想。

今早的最大消息,就是PS 5逝世的消息。据说他的家人负担不起昂贵的医药费,所以决定拔掉管子,结束他和死神的搏斗。事情虽然发生在遥远的中央医院,但是消息却像野火般,借着最近在部队发生的一连串不幸事件的催引,从总部传开来。

纪允在餐厅吃早餐的时候就从在总部工作的枪库管理员口中接获消息,之后他便失了魂似的在枪库外的走廊徘徊。

他还记得当时和宇颢透露自己是写匿名信的人后,已经是承受很大的内疚感。要不是他的一封匿名信告发Eason,加剧了紊良和宇颢的斗争,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他虽然无法真正解释为何3SGT冠成或者是3SGT 俊纬会因为他的匿名信而被牵连,但是他还清楚记得3SGT锦泉在遗书中承认自己是写匿名信的人。

写匿名信的人不是我吗?纪允心里有不祥的预感:3SGT锦泉是被逼承认自己是笔者,而他也是因为承受不了这个压力才走上绝路的。

既然如此,那MWO Yuen应该是知道了什么,却因为无法揭发真相,才畏罪自杀的!纪允不禁为自己的一时冲动感到越来越内疚。

-=-=-=-=-

一切都是哲的错!宇颢打字打到一半,终于还是无法摆脱一直困扰他的思绪,大声地在他的脑海中怒吼。他的指尖原本优雅地在键盘上舞动,却渐渐走火入魔,落在键上的力道越来越凶狠,眼见他即将把键盘捣碎,他及时停下来,用深呼吸来舒缓纷乱的情绪。

自从他和少哲被医院的警卫拖出去后,他们就无法进入医院了;那几名保安人员好像是在交班的时候拿出他们的照片来宣告一样,个个都认得他们俩的脸。每当他们想要进入医院的时候,保安人员都会质问他们;无论他们怎么瞎掰,却怎么也无法接近莛书。最糟糕的是,莛书的家人也把他们当瘟神一样地避开,什么消息也不告诉他们。

他们俩不知道因为莛书的事争吵了多少次,而每次都闹得不欢而散。少哲总是指责他误导莛书,宇颢却指出莛书是和他在一起后才自杀。两人互不相让,一直把责任推到彼此身上。

宇颢虽然人在Bravo的办公室内,但是心还是牵挂莛书;其实他心底不排除自己在莛书决定自杀的事件中扮演的角色。也许是他逃避的心理作祟,他每每想到这里,就会忽然责怪少哲。今天也不例外。

他才刚对自己呼唤,办公室的门却反应式地响了起来。门后的人不等他的应允就踏进来:“PS 5死了,你知道吗?”

“就算我知道也不关你的事。”宇颢装做不在乎,继续在电脑上工作,其实他在搜寻他的电邮箱,因为他依稀看见一封命名“部队重大消息”的邮件。

志坚还是不管宇颢的冷漠对待,自行走到办公桌面前坐下。他和宇颢都穿着制服,只是宇颢因为呆在办公室内太久,所以多穿了一件迷彩外套来御寒。志坚一路走到宇颢的面前时,目光从未离开过后者的身上。他想要透过细心的端详,来看出宇颢对PS 5的死讯的反应,然后盘算接下来的步骤。

“PS 5的死一定会对CO造成压力,他势必针对unit里最近发生的事情进行更紧密的调查。到时候,MWO Yuen自杀的事情绝对逃不过调查。”

“我到时候告发你也不迟。”志坚找上门的原因渐渐清晰,宇颢也因此不用找出PS 5逝世的消息,所以靠在椅子回说。

宇颢的反应悠然,志坚也不遑多让。他扬起一边嘴角,然后蹒跚走到宇颢的身边。这次他的眼神却是锁定在宇颢的电脑屏幕,为的是要在回答宇颢之前看清楚他的电脑里,是否开启了录音的功能。

“你难道忘了我说过的话吗?我和你之间,嫌疑最大是谁?是谁,害死了自己的女朋友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想要用同样的方式杀害他女朋友的妈妈?以BG Ong的身份地位,让他知道是谁害死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你说他会怎么对付那个人?”

志坚说话的当儿,还轻轻地按摩宇颢的肩膀。说到最后一句的危言耸听的时候,他还弯下腰在宇颢的耳边窃窃而道。

后者不屑,把他的手扫掉后,说:“这些话你都说过了,你一定不是为了要提醒我才会特地找上门。” 像志坚这样的机会主义者,想必是因为看见最近局势发展得利害,所以才会采取主动来更换他们之间谈判的条件:“PS 5的死,一定会影响CO的势力,甚至害他被停职。你害怕他一离开,我就没有靠山,所以你要趁CO还没被革职之前找我来讨什么。”

“哈哈!你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有时候我还真的怀疑,我们之间到底是不是有血缘关系,我的心思你一下子就猜透?想起来也真有趣,我们本来之间存在很大的鸿沟,任我怎么主动接近你,你都不屑!命运真会玩弄人!这一年下来兜兜转转,到最后我们竟然是拥有着利害关系的好伙伴!”志坚转身靠在桌子,面对宇颢说。当他再次把手搭在宇颢的肩膀上时,后者就抓住他的手,指示到:“有话快说!”

宇颢顽强的表面志坚不是没有预料到。他拍打桌子,豪爽地回答:

“那我就开门见山!我要当CSM!但是我绝对不会单方面地要挟你。怎么说,我们都曾经是那么要好的朋友,我们之间还有商讨的余地。”

“商讨余地?”志坚的话引来宇颢讽刺陪笑。志坚如果没有把握一定不会深入虎穴,在这样子的谈判环境下,宇颢知道他只能等待志坚掀底牌,他才能走下一步。

“不是吗?MWO Yuen的死因一天没有得到结论,我就能继续威胁你。我要你心甘情愿地帮我当上CSM,我更不要你认为我会不停地向你要求更多的东西。所以我要你帮我当CSM的条件就是:我帮你解决MWO Yuen的死所带给你的困扰。”

“你的条件,我害怕我担当不起!”宇颢虽然不敢苟同,但是他碍于自己被志坚鞍在刀锋上,不禁对志坚听似荒谬的提议感到兴趣。

“你不要这么说!我的办法很简单:我们一起告发契明,说是他害死MWO Yuen,因为MWO Yuen发现是他在Brunei伤害PS 5的。”

“你无凭无据,要怎么指证契明?”

“三人成虎;只要我们找出多一个人肯跟我们合作,那钟契明一定逃脱不了嫌疑!”

志坚说得自信满满,宇颢的反应却一般;宇颢原本被激起的好奇心完全被志坚荒唐的计划给泼了冷水。他起身打开办公室的门说:“你算了吧!你还当自己是在演电视剧吗?你的办法根本行不通!”

-=-=-=-=-

“你现在就算是拜神也挽回不了局势了!”CO的话依稀在办公室内回荡,办公室的门就被大力地推开。开门的士兵立刻闪一边,MAJ Thomas嚣张的架势便崭露在CO和Dahlia的面前。他依旧双手插口袋,穿着No 3制服,表现得容光焕发,看似好运跟随他已经好一段时间了。

“就算我得不到神明的保佑,也轮不到你随意闯进来!”CO已经是非常懊恼了,所以他完全没有应酬MAJ Thomas的意思。

“我的office,我要飞进来都可以!”MAJ Thomas从他的助理手上拿了一份文件,走到CO的面前挥动。CO不耐烦地把文件抢过来看,脸上顿时露出不堪的表情。。。

-=-=-=-=-

志坚虽然吃了闭门羹,但是他总算达到目的了:提醒宇颢素卿逝世的关键还掌握在他的手中。命运常常带来出乎意料的转折,今天他上门找宇颢虽然一切如自己所料,但是他竟然在出办公室的时候碰上了幸运之神!

他才踏上走廊,就看见一脸忧郁的纪允迎面而来。纪允根本没有注意他们擦身而过,也没察觉到志坚的注意力已经落在他的身上;他的第六感告诉他,纪允这次一定会带给他意想不到的收获。

于是志坚跟着他进了办公室,而且及时看见他进入宇颢的办公室。宇颢还以为是志坚回头,当纪允踏进他的办公室的时候质问的语气还带点敌意。后者表示需要单独和他讨论紧急的事后,两人便降低声量。他们俩都没有察觉到志坚的存在,而志坚一见到办公室的门关上,便反应式地溜到门外,恰好听见两人的对话。

“你无凭无据,为什么跟契明说我和锦泉的死有关?他自杀是他的事,你不要把我拉下水!”宇颢激动地质问。

“你怎么没有和他的死有关呢?如果你当时出手帮他,他就不会被逼到自杀了!” 纪允难得展现一种笃定的态度,但在这个节骨眼,不知道他这个叫坚持还是固执。

“你写匿名信是你的事,匿名信害得其他人遭殃也是你的事,你自己因为写了那封匿名信而内疚也是你自己的事!”

平时面对任何挑战都泰然应付的宇颢,今天难得显得不耐烦。但也难怪他;以前他面对的是其他士兵的调侃,最多也是紊良耍心机和他斗如何利用制度达到目标。反观最近一连串发生的事件都闹出了人命,众人就算嘴巴不说,心里面还是暗自断定那是和算计他人最高明的宇颢有关。其他人异样的眼光由心生,无不间接带给他无形的压力。

偏偏在这时刻,志坚没有对宇颢的反常态度感到好奇,反倒是他说的这句话的内容在志坚的脑海响了警钟:锦泉不是写匿名信的人吗?如果纪允才是写匿名信的人,那锦泉不就是含冤自杀?

“对啊!就是那封信,就是那封我一时冲动写的信才会让一切变成这样!要不是MWO Yuen发现3SGT锦泉自杀的真相,她也不会遇害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 纪允的说话不只让宇颢感到莫名其妙,就连站在一门之外的志坚也想要大笑起来:他这个是凭什么想象出来的?

“我写的匿名信让那么多人受害,MWO Yuen一定也不是例外!”

“让我告诉你MWO Yuen的死为什么是例外吧!”志坚再也听不下去,所以推开门现身。

背对着门的纪允满头雾水地转过头,同宇颢的即时反应大大相反:“史志坚,你不要乱说话!”

“颢,那封匿名信搞到部队鸡飞狗跳,泉明明不是写匿名信的人,却得背负着写匿名信的罪名而死。你难道要允背负着让泉含冤莫白而死的内疚感吗?”志坚把手搭在纪允的肩上,就象他耸动的话语默默地缠绕纪允。

纪允被他的说话吓得退了一步,说:“你在说什么?你。。。你到底听到了什么?”

“你放心,有我在。”志坚不顾纪允惊讶的反应,反而还把他拉回身边,继续和宇颢斡旋:“你应该了解契明在这一连串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只要他肯承担所有的责任,一切就会解决了!”

“契明?现在又关明什么事?” 纪允莫名其妙地问。但是宇颢非常清楚志坚的目的;他才刚刚推行他‘三人成虎’的理论,现在纪允竟然送上门来完成他的计划!纪允只是‘刚好路过’,宇颢不想要他无辜受牵连,于是他上前半拖着纪允离开办公室,说:“这里不关你的事。。。”

“怎么可能不关允的事呢?如果他不站出来,这事迟早会找到他的身上!”志坚转变语气,带着威胁地阻止两人踏出去。果然,纪允听见他的话便停下脚步,任宇颢怎么拉都带不走。志坚三步两跨走到纪允的面前,然后说:“你认为宇颢带你走是为了要保护你吗?”

宇颢企图再次把纪允拉走,后者却明显被志坚富有磁性的引句给吸引,完全不理会宇颢,全神贯注地听志坚说:

“契明就是害死MWO Yuen的凶手;如今他知道颢和泉的死有关,他一定会跑去警方那里告密来引开所有人的注意。依你认识的江宇颢,你认为他会忍气吞声吗?到最后,他一定会把引发所有事情的人给指证出来。害死泉的人,一样也脱不了身!”志坚说得纪允目瞪口呆,宇颢终于忍不住把志坚推开,严厉地警告:

“够了,坚!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

可是为时已晚,纪允已经把志坚的话当真。他转身拉着宇颢的手,问:“颢,你会不会推我去死?”

“我为什么要推你去死呢?”宇颢就算感到万分无奈也无法将纪允扭曲的思想给纠正过来。怎料志坚依然在一旁煽风点火:“他的本性就连他最要好的朋友少哲都受不了,和他决裂了!你认为他会是个重感情的人,还是六亲不认的人?”

“我警告你,你不要。。。!”宇颢扑上前抓住志坚的衣领,却被突然跪下的纪允给愣住:“颢!我求求你,你不要告发我!我不要坐牢!我只是一时冲动写了匿名信,我根本没有想要害死人!”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先发制人。我和颢一起去告发契明,到时候他跳黄河也洗不清!”

志坚在重要关头加了这么一句,导致纪允继续恳求宇颢不停。宇颢怎么解释纪允都不听,只是坚持要他和志坚立刻到警察局去。宇颢还在磨蹭,志坚就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记住:钟契明知道树强的事!”

他的话,泛起了宇颢额头上的涟漪。

-=-=-=-=-

MAJ Thomas难得觉得脚步轻快无比,好像正踩着微风一样地前进。这条走廊他熟悉得很,每次来11 SIR开会时都会经过。通往会议室的走廊,途经CO的办公室;他每每经过的时候都会咬着牙根望向那部队的白牙塔,告诉自己总有一天他会取代里面的人当上这个部队的CO!

今天,他穿上了最笔直的No 3制服,浅绿色的衬衫上挂满了无数的徽章,是他为了达成梦想努力证明自己实力的战利品。这些战利品堆在他的胸膛上,支撑他肩膀上那一只‘螃蟹’。他低下头看了那军阶后,对自己说:踏进了CO办公室,这个rank自然会升上去!

他那橄榄绿的长裤同样烫得笔直,两条直线从他闪亮的腰带延伸到底。他踩着的鞋也擦得光亮,脚跟还故意装上铁片,整个走廊都是他脚步声的回音。

这时,从楼梯口出现了紊良的身影。他一样穿上他的No 3,毋庸置疑他也精心打理一番。他一爬上楼梯顶端见到MAJ Thomas便上前谄媚:“恭喜你了,Sir!”

“这是当然的!” MAJ Thomas毫不犹豫地说:“你的祝福,我会放在心上!”

MAJ Thomas敷衍的话语没有让紊良停下脚步,显然他想要从MAJ Thomas身上索取更多的东西:“你当上了CO,应该可以放我回去做CSM。。。”

紊良不是没有感觉到MAJ Thomas的冷漠,所以当他把要求说出口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点心虚,声量不自觉地随着句子减低。

MAJ Thomas斜眼看了紊良,一边走着,一边说:“这些事情就交给CPT江去做吧!他是我的Dy,总要处理部队里面的事!”

“CPT江。。。?”紊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你是指‘宇颢’?他不是站在MAJ Elvin那里吗?你为什么还要用他?”

“用人要看本事;江宇颢这等传奇人物,我怎么可能会放过呢?” MAJ Thomas歪着嘴笑说。可是紊良一点也不觉得可笑,反而担忧地说:“江宇颢和我是死对头,他什么都针对我。他当Dy,那我怎么可能复职当CSM?”

“用人要看本事;我相信CPT江知道该怎么做。”

紊良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MAJ Thomas已经过河拆桥!他徒然停下脚步,绝望地说:“我帮你这么多,你就是这样对我?”

紊良的话终于让MAJ Thomas 也停下脚步。这时他们已经到达眺望庭院的走廊;因为他们已经在总部顶楼,最靠近庭院的天窗,所以从天窗洒下的阳光显得曝晒无比。强烈的阳光照在两人的脸上,一个神色惨淡,一个却如沐光泽。

MAJ Thomas转过身同紊良对望,然后淡淡地说:“再有用的东西也有它的有效期限。你虽然曾经对我有非常大的贡献,但是你只是一个Junior Officer,你对我的用途已经过期了。棋子是要在战场上消耗掉的,而宇颢是个很好的将领人才,我得要好好地把他收在我的身边!”

说着,MAJ Thomas便推开身旁的门,踏进会议室里。

-=-=-=-=-

“没想到我江宇颢也会碰到对手!”宇颢怒瞪志坚。这时电话响起,宇颢无奈接电话。原来是总部发布紧急会议的消息,令他不得不放下眼前的僵持。

宇颢无奈地答应纪允会和志坚去‘自首’,临走前对志坚落下一句话:“心狠手辣的人,迟早会尝到自己的后果!”

“11 SIR在短短的时间内发生了太多事情了。我们先后承受了匿名者破坏名誉的指责、演习期间发生的Chamber Explosion和Land Mine Incident等事件。我们也经历了失去几名英勇士兵的痛苦。”

MAJ Thomas一推开门,会议室里就被他摄人的气焰给镇住,仿佛一股气流在门一敞开的时刻散播开来,沿途抑制他们的议论纷纷。会议室内的军官们都只是收到总部的通知,最多也只知道是前阵子在部队里出现作Pre-LRI的MAJ Thomas召开会议,却没有人想得出他召开紧急会议的目的。

MAJ Thomas依旧把手插在口袋,走进来的时候也容光焕发地对整间房的人咧嘴微笑。他先是走到会议桌的一端,吸收众人投射在他身上的注意力,然后才义愤填膺地开讲:

“这些士兵,是父母们托负我们照顾的青年,是国家交给我们培养的未来领袖。身为部队的领袖,就得背负起向父母、社会、国家交待的责任。这些在过去半年发生的不幸事件,是失责的证据!作为部队的一分子,我相信你们也为这些事情的发生而感到耻辱!”

“所以上头把我调过来,让我重新领导你们走上正途。我会尽力消除部队里所有的内患。这最近所发生的事情,从一封有损我们士气的匿名信开始。MAJ Elvin担任CO期间那些不幸事件所引发的士气问题,我保证会一一消除,致力于阻止另一封匿名信出现,阻止另一波伤害部队名誉的事情发生!” MAJ Thomas的一番话,先是得到满屋的沉静。忽然当中有人拍手,其他人也跟风。MAJ Thomas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享受着这些领导人给予他的使命。

-=-=-=-=-

错过了《壮志羔羊》?点击以下版权图片就能从头欣赏《壮志羔羊》!

ZZGY 壮志羔羊 Copyright Page Part 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