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八十三章:壮志羔羊

《壮志羔羊》现长篇片小说主题封面,诺字派出版,以新加坡位背景,描述4名少年的成长故事。ZZGY;作者杰诺,诺米尼。

三个月后的一个星期五    城市恢复艳阳高照的日子

法庭。

审讯。

被告兰。

站在被告兰后的契明已蓄短发,黑框镜框后那张苍白的脸庞和周围肃穆的布景非常融洽。他身上的白色衬衫显得非常宽松,应该是缓刑期间茶饭不思的后果。这时的他正接受控方严厉的盘问,内容围绕在PS 5于文莱遇害的经过。

 “我真的没有杀死PS 5!”

“有哪个被告会承认自己犯了罪?”检控官讽刺地低声笑说,席间也传来一阵骚动:“我看你还是老实招供,你的代表律师才能够帮你求情,减轻罪刑!”

其实检控官也说了一大堆术语,只是契明的思绪早已经错乱,根本没有在注意听。他只是掩脸感叹:“我是被史志坚陷害的!是他诬蔑我!”

“难道你不记得目击证人对你的指控吗?”

-=-=-=-=-

数天前。

证人席。

江宇颢。

宇颢一改平时不羁的外形,把头发梳起来,他白皙的肤色和身上黑色的衬衫成强烈对比。经过辩护律师的连番审问他都面不改色,等到主控官开始引导他阐述他所目睹的情况后,才让观众席传来议论纷纷:“我亲眼看见被告把树枝捅入死者的腹部!”

-=-=-=-=-

“他在说谎!我根本都不在场,怎么可能杀死PS 5?”契明忽然站了起来,让身旁的狱警也反应式地跳了起来抓住他的手臂。

这三个月来,他简直象是经历了一场非常离谱的闹剧。他本来以为警方抓他的原因是因为他强奸莛书,在审问期间却赫然发现他的指控是间接杀害素卿。

怎料过了一段时间,他的代表律师告诉他控方追加杀害PS 5的罪名,任契明如何解释都无法为自己圆说。文莱的记忆他因为踩地雷的经历而变得非常模糊,没想到这竟然成为他的致命伤!

“我记得我曾经收到一封信,信里面指说江宇颢打算和史志坚联合说谎来陷害我!”

主控官非但没有被契明激动的反应给激怒,反而平静且带讥讽地回答:“但是你口口声声说的信件,根本没有人能够证明它的存在!”

“有的!那封信的确存在!只是我当时被逮捕的时候不见了!你不信,当时江宇颢也在场!”

“那我们不是又回到了原点?”

-=-=-=-=-

“我没有看过那封信,他也没有把信交给我。”当时宇颢是这么冷静地回答。

-=-=-=-=-

探访室内唯一的灯将对方的脸给照得满是阴影。那人隔着玻璃坐着,似乎已经等了很久。当契明进入房间的时候,紊良才把头抬起来。少了招牌的‘蝙蝠侠眼镜’遮掩,他反而看起来苍老了许多,眼角的几道皱纹在灯光的照明下可以看得出在他的脸上留下深深的沟渠。

“你还好吗?”两人拿起通话机,中间出现一段冗长的沉默后,紊良才关心地问道。

契明延续刚才的沉默,目光从来没有离开紊良,似发呆,却也像在阅读紊良的心思。过了一阵子,他才问:“你来看我干什么?我这个样子,根本不可能和你谈公事了。”

契明的回问让紊良不知道该笑还是哭,所以他把头低下,为的是不想让契明看见他的脸不经意地扭成一团的样子。

“不是每个人都会不停地和其他人去争,争到最后一刻。”紊良终于抬头说:“我现在是以朋友的身份来看你。”

“谢谢。。。”契明的笑容看起来轻松,其实内心还是充满沉重的情绪。

探访室的布局十分简单,原属一间房的中央隔着一道墙,墙上装了一片玻璃和一个柜台,两人坐在柜台的两端,背后就是通往两个不同世界的门。紊良身后的门扎实地矗立,不象契明那一端,有窗户让狱警看进来监视。当紊良走进探访室的时候,外界的声响也不经意地流传进来。走廊上的广播播放着一首幽美的旋律,象音乐盒般,那古远的俄罗斯夜曲,在门关上后却还绕梁尤存。

紊良把身子趋向前,一边看着手心,一边说:“你听过人家说命运常常捉弄人吗?他们说命运之手喜欢牵引人们往错误的方向走,但是却安排某些人在紧要的关头出现,为的是试探你是否能够回头,为的是让你在路的尽头得到一些启发。”

“我很庆幸,在我人生的最低潮碰到一位贵人,她伸出援手,给我关怀;她让我发现对着和自己意见相冲的人不停喊格斗只会让我的双手沾满血腥,而不是光荣。为了她,我愿意放下所有的斗争。我虽然对她持有错误的爱慕,但是她还是认真地指出来,甚至还愿意和我继续作朋友来指引我往下走。我,因为她,得到重生。”

“很可惜,在我得到她的祝福的那天,她就魂断城墙之下了。”当紊良提到这里的时候,他便和契明的视线对上。后者到了这个时候也才领悟到紊良口中的恩人的身份。可是他到底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大段故事?

“有一件事我今天一定要告诉你,因为我不想你被判死刑还不知道真相。虽然我们阻挡不了拥有强势的人的威逼,但是在这个时候,我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成为你生命尽头的点灯人。”

在那充满阴影的照明下,闪了一对光。

-=-=-=-=-

狱警透过牢房门呼叫他的名字,确认他的身份,然后要他转身以便从门中央的窗口铐上手铐。。。这些程序在过去的三个月契明已经非常熟悉。只是这天的过程感觉上特别缓慢,就连那厚重的铁门打开的时候所发出的撕裂声也异常刺耳。

契明连走路都显得非常吃力,因为他一边拖着受伤的脚另一边则踩着带子被扯坏的拖鞋。原本白色的衬衫已经挂满皱褶和污渍,就连平时俊俏的脸庞也挂了彩,被凹坏的眼镜也歪歪斜斜地挂在面前。

他进来高庭的等候处之前,才刚踏出载他过来的车就看见宇颢也往法庭的方向走去。契明反应式、发了疯似的往他的方向跑,口里喊着宇颢的名字,念着常人几乎听不懂的咒骂。看守他的狱警立刻拉住他,却发现阻挡不了他歇斯底里暴发出来的力量。就连他们把他押倒在马路上的时候,他还是不停地挣扎,企图要接近宇颢。

-=-=-=-=-

MWO Yuen被发现倒在城墙下之前是和我在一起。可是因为宇颢的出现,所以我才离开。”

-=-=-=-=-

听审的人进来法庭的时候,契明已经坐在被告栏内。他的母亲一见到他便上前呼叫,却惊讶看见他一身邋遢。她冲向前质问他为何衣冠不整,后者却没有回应,只是麻木地看着法官席下的地上。。。

-=-=-=-=-

“江宇颢知道警方会跟随着线索追查到他,所以他就找害死PS 5的人,也就是如你怀疑的史志坚串通陷害你。他们为了要让口供更真实而交替指证你;宇颢指证你害死PS 5,而志坚就成为MWO Yuen遇害的目击证人。你的错误,就是没有先发制人,明明你有证据证明他害死树强,却没有拿出来指证他。弱肉强食的法则下,你成为代罪羔羊!”

-=-=-=-=-

“被告请起立!”

契明恍惚得需要狱警把他搀扶站起来。法官从席上俯瞰他邋遢的样子,回想刚才助理向他禀报被告在法庭外的行为,暗自摇头感叹。

可是契明对周遭的一切毫无反应,就连法官宣读他的罪行和判刑,还有在场听审的人们的哗然,以及他母亲惊讶地捂嘴啜泣的情景,都没有让他动容。此时此刻的他,就像是个行尸走肉。

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耳边响起的却是天籁之声。听审的人观看他处之泰然的模样,无不被其僵冻了心。

-=-=-=-=-

“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是有些人却能够一错再错。你只是一时疏忽而被冤枉至死,就连旁观的我都为你感到不值!这些陷害你的人应该受到处罚!”

-=-=-=-=-

法庭外,记者已经守候多时,为的就是要第一时间报道这受到瞩目的审讯结果。眼见天色渐暗,他们还得回去赶搞,有些人还在盘算到底要不要继续守株待兔。他们苦守多时的付出总算得到回报;当契明出现的时候,他们便一拥而上,包围契明和随行的狱警,几乎让他们无法向前进。

无法进入听审的记者们都对契明脸上挂彩感到好奇,没有得到答案就不肯让路。就在你推我挤的混乱情况下,契明竟忽然“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他昏眩的那一刹,不懂闪了多少闪光灯,引来众人多少的哗然!

他倒地的一瞬间,引来众人的慌忙簇拥,一时间,他就像是被吞噬在人海之中,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

-=-=-=-=-

“颢,你听见了吗?”宇颢走回他的办公室的当儿,坐在助理位置的正翔便对着他说:“契明在法庭外晕倒送院!”

“这我知道;我当时也在场。”宇颢坐了下来,望向眺望部队广场的窗户回答。窗外的天色已经呈深橘色,入夜的氛围已经围绕整座军营。

可是正翔还是非常激动,把双手歇在宇颢面前的桌子上,慎重地对他说:“他在送往医院的路上抢走狱警的配枪逃跑了!”

这消息倒引起宇颢的注意;他在回来军营的路上无法收到这消息。正翔依然非常地认真,说:“契明逃走,不是要逃过死刑就是要找你和志坚报仇。我看你今晚还是留在Mandai Hill好了,至少这里戒备森严,契明找不到你!”

“不回去也罢!反正我还有好多事情要赶!”宇颢回笑道。可是当正翔离开办公室后,他脸上的一抹笑容便骤然拭去。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契明一天不被逮捕归案,他一天就得不到安宁。。。

-=-=-=-=-

周末的早晨格外清静,因为所有士兵都在前一天回家了。宇颢穿着制服走到Bravo的军宿,为的是要取些文件,好在稍后和OC们开的临时会议里分发给他们阅读。

昨夜雷雨蠢蠢欲动,但还是熬过了破晓,晨曦透过团团云雾,从围绕广场那巍峨伫立的军舍之间洒进来,由军营大门的方向宛如金黄色的地毯延伸而至广场内端。当宇颢走过广场的时候,军营外头传来卡车经过时,锁链互相撞击的铿锵声。一群鸽子被这犹如警钟一样的铿锵声惹恼,从屋顶纷飞。它们虽然没有乌鸦嘈杂,用力拍打的翅膀却传来‘嗡嗡’声,就象清风一样掠过广场。

清晨的阳光纵然光亮,却掩盖不住迟迟才出现的月亮。那月牙挂在Bravo和Support两栋楼之间的低空上,再过不久,就会被太阳渐渐火热的光芒给吞噬。宇颢望着天空不禁开始发呆,心情却莫名其妙地松懈了下来,就在那轻松的片刻,他的肚子传来轰隆声,抗议他昨晚不吃晚餐,也提醒他应该继续他的工作。

跨越广场的还有前一晚值勤守卫的士兵正从守卫室回来。他们都还没有卸下装备,个个伶着枪,或抱着头盔,全都因为即将要出营所以没有表现疲态。

“坚,你刚上完PS Course他们就要你回来guard duty,很积恶咧!”

他们当中有人向唯一走在阳光底下的志坚寒暄到。后者不以为意,依贯回以微笑。只有他没有卸下所有装备,所以他们也无法透过他的头盔端详他微笑下的表情。

众人也应着那嘲弄开始嬉笑,吵闹中有人提道:“昨晚老良不在,CQ把store的锁匙给坚保管咧!你说他难道还不重要吗?”

志坚依旧不出声,他们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不远处走过广场的宇颢身上。经过一番热情的招呼后,有人打趣地说:“Sir,你不用害怕!我昨晚guard duty没有让钟契明溜进来!”

那句话惹来众人哈哈大笑,岂料他们的笑声却被一把冷漠的声音给打断:“我不知道你这个叫自信还是自大?!”

这句话让那些士兵互相对望,猜想他们当中到底是谁在胡言乱语。直到有人忽然叫了一声,大伙儿随着他的目光往后看,才赫然发现契明早就矗立在他们的背后,持枪对准宇颢!

那些士兵都反应式地让开,一边戴好装备,一边跑到宇颢的身后围成一个半圆形,把手中的SAR 21对准慢步逼近的契明。

-=-=-=-=-

这办公室虽然在过去的几个月换过几个主人,但是其中的味道还非常熟悉,毕竟紊良也在这望出去就是走廊和部队广场的办公室内工作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记得他通常只会开办公桌上面的一盏灯,因为这样他才能对办公室外的动静有更敏锐的触觉。这时的他,却什么也没开,只是凭着百叶窗透进来的晨曦照明,独个儿低着头坐在窗口对面的沙发上。

当他听见值勤士兵的笑声的时候,就知道军营已经接近‘苏醒’的状态,再过不久,所有留在军营的人也会纷纷出现,不是去吃早餐,就是准备回家。

而当他听见他们的笑声骤然被打断,而且还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的时候。。。虽然他听不出说话的内容,但是他知道:契明出现了。

紊良等了一个晚上,就是为了这一刻。他精心策划的每一个细节都如他所愿,今天他将得到他所应得的!他当初错信志坚和契明,最后还被宇颢夺走代表他生命理想的一切:地位、工作,还有。。。素卿。今天,他将不需要动手就能让他们知道他是惹不起的角色!

紊良戴上那副让他看似蝙蝠的重框眼镜,接着利落地站起身,整理了灰色衬衫,走到窗口,透过百叶窗望出去,冷眼旁观广场上的对峙。

-=-=-=-=-

“你应该不会感到惊讶吧?我如果可以逃出来,一定能够溜进来!”契明瞪大充斥着血丝的眼睛,嘴里恰似蛇蝎地念道。昨天上法庭之前被弄脏的衬衫已经变得更加邋遢,头发也经过一夜的搔弄变得纷乱不已。但在他看似疯狂的表面底下,却散发出一股异常的平静。

-=-=-=-=-

要翻墙进入军营对契明来说并不是什么通天计划,毕竟他曾经驻守军营一年,对军营的范围监守了如指掌。最讽刺的就是,整座军营守卫最松懈的地方,就是大门的守卫室!

契明沿着守卫室外头停车场的周围,那没有被街灯照明的树丛间溜到了守卫室旁的围墙。他在守卫交接时那几分钟的空档象拉单杠一样地翻到守卫室的屋顶,准备他漫长一夜的守候。

殊不知,隔着一道墙,就是他的宿敌志坚守夜休息的地方!

刚刚在守卫室内听着电台广播不断重复契明越狱的追踪报道的志坚,回到楼上的休息室的时候仍是满怀不安。当初以为将契明打入牢狱能够将他所有的问题也一并锁在厚厚的四面墙内。怎料法庭的闹剧演不完,法律的枷锁也关不住一心想要逃脱的契明!

他望向守卫室外的大门,当天刻意在那里等候契明一同到部队报道的早晨历历在目。

他当初只是单纯地想要借契明的人缘为自己通往PS的道路铺排,却没有想到反而被契明的真诚感染,对这份友谊投入真感情。宇颢所展示的权势让他悬崖勒马,决意快刀斩乱麻,铁了心将阻碍在前的契明给铲除。这通往权力斗争的道路他是下了多少的功夫,眼看隧道彼端的光芒在即,绝不能在这节骨眼让逃狱的契明给捣乱!

-=-=-=-=-

志坚坐在床上,把头靠在墙壁,另一边就是萎缩在墙角躲避被侦察的契明。所幸他来得早,避过了前来探知军营防卫的巡警。当他盯着警车离开的当儿,脑海也回忆起和志坚在那里‘相遇’的早晨。

可笑的是,志坚在这之前虽然已经盘算怎么对付他,但契明同样也在德光岛上展开利用志坚的计划!只是他比较单纯,没有像志坚一样在阴暗的角落放暗箭,直到步操比赛后揭开志坚的真面目,契明才狠下心来作出反击。

这一路来的你争我夺,消耗了不知多少的情绪,动用了多少的虚伪笑容。对于志坚,契明庆幸自己从来没有真心对待过,否则现在面对他的背叛,他绝对心力交瘁,无从以对!但眼见身前漆黑的丛林树冠,契明懊恼着他到底是哪里下错了一步棋,以致今天落魄的地步!

契明闭上眼睛,嘴角不禁露出无奈的笑容。。。就如他当天在探访室内隔着玻璃面对紊良苦苦地微笑。

“就算你现在告诉我真相又如何?他们铁证如山,关在牢里的是我!”

或许契明的苦笑其实是哭泣的另一种表现。只是这些日子以来,当他回想起这半年下来的起伏,暗自啜泣了多少个夜晚。。。眼泪。。。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流了。

“我为了得到光荣卑躬屈膝,每天带着面具做人,付出的不比那些挥霍服役岁月的人少。但是我最后得到了什么?我现在失去的不只是两年的青春,我还失去了我的大好前途!有好多时候,我多希望我能够回头劝劝自己,少了那份斗争的心,至少还能够换回一些好友来陪我走过我的下半辈子。少了那斗争的心。。。也许我还能够对这个世界怀着完美的心态。。。”

契明脱下他的黑框眼镜,换之红肿的眼眶对视紊良。刚才渗入的音乐盒的旋律仍然牵萦在他们之间,仿佛刚过去的12月,当他们四个人之间的斗争还没有升级到无法挽回的地步的那个雨季,还牵着细雨,哀悼他们丧去的青春。

 “但是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完美。。。” 紊良咬着牙根听着契明的禅述,眉头深深地锁紧,好不容易才跟着对契明的说话轻声感叹。他们之间又陷入了一段冗长的沉默,直到紊良决定离开。

当他站直身的时候,手里还是握着话筒,总算他在转身离去的时候落下那句话:

“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是有些人却能够一错再错。你只是一时疏忽而被冤枉至死,就连旁观的我都为你不值!这些陷害你的人应该受到处罚!”

-=-=-=-=-

探访室的门象黑暗一样吞没了紊良的背影,那魂牵的旋律却仍然挥之不去,仿佛在这一刻,当他抱着双膝躲在这个墙脚的时候,还阴冷地缠绕着他。这阴暗的角落也勾起他在文莱病房内的情景,那误踩地雷劫后余生的黑暗一刻。。。那从此不断在他脑海中回荡的爆炸声,扰乱了多少夜晚。那PS 5深夜的呢喃不时会从他的潜意识浮现出来,仿佛他不瞑目的灵魂正祈求契明为他申冤。

契明被这一连串触目惊心的经历给吓醒,充斥着烈焰的双眸烧遍他冷却后的躯壳,也看见了树冠上透露出来的晨光。

-=-=-=-=-

“如果你受到命运之神的眷顾,就算到了绞刑台你也死不了!”宇颢完全没有被契明的威迫给惊吓,镇定指数和他身后的士兵大大相反。后者虽然紧绷着身体把枪对准契明,一个个却不断地颤抖,好像被风吹过的稻草。而相比之下宇颢就是稳重的大树,在他们中央沉着应对迎面而来的威胁。

广场远方照进来的晨曦照亮了宇颢的脸庞;经过了一夜的赶工,他虽然少了平时的霸气,却看不出任何倦意。相反的,契明憔悴不堪的身子全靠他内心复仇的火焰维持着。他们俩的对立就象是身旁两座对望的大楼。就象大门方向洒进来的光和宇颢身后沉睡的月盈山景。就象是天空中的滚滚乌云和在楼顶静静观望的乌鸦。

“哈哈!对啊!我们现在的立场已经被调换了!我才是生存下来的强者!”

“对,人之所以会失败就是不懂得生存之道,以为自己赢了,最后却处在枪管下。这点我到现在才真正领悟到!”宇颢自在的微笑下完全看不出反击的念头:“真正的赢家,就懂得永远把枪管对准他人,自己置身事外。”

宇颢转头示意身后的卫兵,不时也瞥了一下站在离契明最近距离的志坚。他从一开始,当士兵们从守卫室回来的时候,就没有脱下头盔,但宇颢从他沉默的姿态就感觉到他的存在。当所有士兵忙着戴上装备和移入阵型的时候,他其实早已有所准备,拥有立刻拿下契明的优势。可是他犹豫了。如今他站在走廊的对面,把枪举起来遮盖半边脸,丧智的契明当然没有发现!

“弱肉强食的法则下,你成为代罪羔羊!”

紊良在拘留所说的话忽然在契明耳边响起;站在办公室内的紊良也顿时低声说出,好像在对契明隔空说话。

“你少跟我废话!”紊良和宇颢的说话在契明的脑海中不停回响,刺耳得让他受不了。这时有人的手表传来‘哔!哔!’声,犹如警钟一般将契明惊醒,促使他挤扣了指尖下的扳机。枪声划破寂静的那瞬间,整个世界就像是被惊吓一样,不知如何反应,时间顿时放慢了脚步。

宇颢应着子弹的穿透力往后倾仰,围绕他的士兵也反应式地扣下扳机,往契明身上开枪。站在办公室内的紊良看着两人在静音之中中枪倒地,嘴角不自禁自满地上扬。欢愉也存在那毫秒间;霎时他耳边传来玻璃撕裂的声响,抨击在他胸口的压力让他一时无法呼吸!当他低下头看见胸口迅速晕开的血渍时,面前的玻璃窗也骤然瓦解!

紊良抬头望过广场,少了玻璃的遮护,他才看清楚志坚就站在他正对面,枪口对准了他的方向。两人的视线在他还没昏倒之前对上的一刹那,紊良似乎听见志坚耻笑他:“干嘛霸住CSM的位置呢?”

宇颢、契明和紊良前后倒地,时间恢复正常的脚步,场面也顿时恢复混乱。

星期六、晨曦照得遍地金黄。

忽然传来一阵雷轰巨响。

《壮志羔羊》全小说上载完毕

-=-=-=-=-

错过了《壮志羔羊》?点击以下版权图片就能从头欣赏《壮志羔羊》!

ZZGY 壮志羔羊 Copyright Page Part 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