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八十二章:乒乓

《壮志羔羊》现长篇片小说主题封面,诺字派出版,以新加坡位背景,描述4名少年的成长故事。ZZGY;作者杰诺,诺米尼。

星期一    命运的转折,就象回旋的风

“宇颢已经成为我的Dy,你也可以留下来继续当我的PA。”MAJ Thomas手里握着一杯咖啡,站在他办公室外等候处的助理桌子旁,对正在开始打理的正翔说。

早上MAJ Thomas一闯入办公室后,CO便匆忙地离开,说要到总部去问个清楚,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其间MAJ Thomas召开紧急会议,宣布自己是新的CO;局势的转变之快,整个部队都在为此事议论得沸沸扬扬的,恐怕这令人震惊的消息短期内是不会沉淀下来。

“Sir,我要ORD了,我也不能为你做多久的工。”正翔看了MAJ Thomas一眼,然后继续整理桌子上的物品。他的口吻,就象他把东西收入箱子一样,小心翼翼的。

MAJ Thomas竖起一边眉毛,完全没有继续挽留的意念。这时候他看见门口来了另外一名小兵,料是来找正翔的。他没有兴趣应酬两名小兵,所以断然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允,你怎么来了?是来帮颢‘recce’吗?”

MAJ Thomas离开之前拍了正翔的肩示意;后者看着纪允带着沉重的心情靠近,便笑问。

为CO办事的这一段日子里,正翔少了在太阳底下活动的时间,之前黝黑的皮肤已经退了许多。这天他恰巧也没有理头发,头发塌下来的样子像韩国歌手多过一名士兵。

他一早就听见“兵变”的消息,思前想后,总觉得身为前任CO的助理若是继续为下任CO办事总有些不妥。当事件尘埃落定,他也识相地回到办公室准备交接的工作,MAJ Thomas召开临时会议后便通知他的决定。MAJ Thomas虽然保持木纳的表情,但当他开口留下正翔后,随之一边嘴角流露出微微上扬的微表情,正翔跟随宇颢多时也学会认辨,更确定了他离职的决心。

他这时在清理桌子上的东西,把属于自己的个人物件放进箱子里,再把文件不是放进文件夹里,就是放进‘处理盘’,好让接管他的人顺利接手。

离别的情景虽然让正翔看起来像少了阳光一样,但相比起来纪允的气色简直是难看;他苍白的脸顶着厚重的眼袋,法令纹也似乎深邃了许多,好像在过去的几天因为一直愁眉不展,所以在脸上烙下了痕迹。他拖着脚步走进办公室时,整个人散发哀怨的负能量。

当他靠近正翔的时候,便问:“你要走了吗?”

“对啊!我今天早上听见CO要换人的消息,就去找Ace Brigade的1WO Mak收留我。1WO Mak也没有多问,就收留我了!幸好我在11 SIR的时候也有和其他unit的人打交道!”正翔解释的当儿,还往Ace Brigade的方向指出窗口。他表面上虽然说得轻松,但也看得出他有点不舍。

“MAJ Thomas要赶你出去吗?为什么你不要回去Bravo?”

“他没有赶我。。。”正翔放下手中的事务,瞥了CO办公室紧闭的大门一眼,然后说:“我留在这里其实是非常危险的!当初我答应以前的CO做他的PA,是因为2SGT少哲已经是Encik的人;我投靠CO可以让颢不需要担心我的安危。我知道。。。CO其实也要利用我来收买颢,但是这样总好过我在2SGT少哲那里让颢担心,所以我就答应转来做CO的PA咯!”

“如今CO下台了,很多人还是会因为颢非常疼我而找上门;我继续留在11 SIR,只会为颢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你才自行调离11 SIR?” 纪允接着问。

正翔总算露出笑容,摊开双手回答:“反正我要ORD了,我也不想要回去冲山,所以去当1WO Mak的storeman也不错!”他的微笑虽然带点倦意,仿佛两年的阿兵哥生涯略嫌太长了,但是即将退伍的憧憬,在他的眼神中流露出欣慰的光芒。

听着正翔解说的纪允心里不禁泛起感慨。他原本来找正翔,是要向他吐露自己引发所有不幸事件的内疚感,就象早前他向契明埋怨一样;只是这次他找的对象是‘自己人’正翔,应该不会引来宇颢的愤怒,更不会引发更多事端。如今他听着正翔的身不由己,无奈感叹两人都是同在一条船上的人!

他主动帮正翔收拾,不一会还是不禁埋怨道:“但是因为局势的变化,害得我们一直受牵连,真的很辛苦!”

“谁叫我们是跛脚跛手的兵?所以我们才会象‘乒乓’一样地被打来打去。”正翔在纸上写了两个‘兵’字,然后把其中的点涂掉,显露出‘乒乓’二字,其中的黑色幽默为纪允暗沉的面色带来一丝笑意。他凝视纸张上的两个字,忽然有所领悟:

“如果当上Officer应该会比较好吧!”

“当然好啦!Officer不用作乒乓,就算有麻烦找上门来也可以不要去理!”正翔把纸张搓成一团,然后模仿篮球投手的姿势把纸团掷入房间角落的垃圾桶:“允,你不是BMT Out of Course吗?你还有多久才ORD?应该有机会当Officer咧!”

正翔一言惊醒梦中人;纪允剩下的服役时间,足以让他服完BMT,然后训练当高级军官。和正翔的一番对话让他更加向往成为一名高级军官;比起他现在这等小兵,过着“罚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日子,一个2LT就算是高级军官的最底层,但也不至于是食物链的小虾米,最起码也能够收到许多一手消息,就算政治气候出现多少变化,他也能够顺风而行,明哲保身!

纪允认真考量正翔的提议,似乎有所体会。也许是天意弄人,就在这时,他从堆在桌子上的文件当中挖出一封信,信封上的字体熟悉非常。

这不是3SGT锦泉的字吗?纪允惊奇地翻查。可是这封信完全没有被打开到,不象是坊间所说的锦泉留下的遗书。眼前互相冲突的证物和资料让纪允的脑子响起警报,他心里知道这时手中握住的是解开锦泉自杀之谜的关键。想到这点,他的心不禁开始狂跳!

他瞥见正翔背对着他摆放文件夹,矛盾着是否该分享刚刚的发现。

翔应该不会觉得怎么样吧?

纪允咬了一下嘴唇,趁正翔还在忙的当儿把那封信收进口袋里面!

-=-=-=-=-

另一边厢,穿着白色衬衫和灰色牛仔裤的宇颢也在Bravo的办公室内清理他的事物,准备搬到总部的新办公室。早上的突发消息他无从抵抗,纵使他根本没有打算投靠MAJ Thomas的意思。可是军令难违,更何况他清楚,以BG Ong的势力,这突然的调职并不会持续多久。所以他何不暂时委屈求全,维持和MAJ Thomas的表面和平?

他才刚结束会议,就被志坚半威胁地带到警局。这也是另一个违背自己意愿的事,但他念在契明拥有树强事件的证据,所以不得不顺着志坚的反击行动。他本来提议要先从契明身上取回证据,同时也能为自己争取时间做另外的打算。可是志坚执意要先报警,还说有信心过后把证据弄到手。志坚振振有词,宇颢就算心头有不少反对的意念也被志坚给收买了。

经历一整个早上的折腾,宇颢终于可以定下心,趁收拾事物的时候来让烦躁的思绪静下来。他正投入着,门口这时出现少哲的身影。

“你来做什么?我和你不是没有什么好说的吗?”

宇颢的冷淡并没有让少哲退缩;后者走到办公室的中央,双手插入牛仔裤的口袋,说:“我不管你对我有多大的敌意,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莛将程搭今晚的飞机去澳洲。”

少哲带来的消息总算让宇颢停下来,并带点不置信的口吻回说:“莛才刚刚出院,怎么可能忽然说走就走?”

少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同时咬着牙根,仿佛宇颢的质问同样地困扰他许久。他总算松懈紧绷的肩膀,带着无奈的口气解释:“她和总部要求调职,这事她早就跟我提起过。我本来以为她会因为入院而延迟就职的计划,没想到她早上打电话跟我说,她会如期飞过去。”

少哲的解释不禁在宇颢的心中掀起一阵醋意;这么重要的一件事,莛书怎么没有通知他一声呢?而且到了最后关头,她还是选择通知少哲!

宇颢故作姿态地坐下来,却不经意地露出恍惚的心态,玩弄着胸前的项链:“她告诉你,就是要你去找她,你干嘛还在这里说一些有的没的?”

宇颢瞥了少哲一眼,不知道是想要看少哲尴尬的表情,还是这是他内心不禁流露出来的愧疚感作祟。

“当她告诉我她要调职的时候,她并没有说要我一起跟着她去。我知道,其实她答应和我在一起,也只是因为我拥有了对你不利的证据。她。。。其实心里只有你。去送她机的,也应该是你。”

少哲说到这里,宇颢便像是被雷轰顶,因为他惊觉自己一整个早上所犯的大错:在他被纪允用苦肉计哀求的时候,他竟然听信了志坚的话,误解树强的证据就在契明的手上!可是经少哲这么一提,他便回想到莛书传来自杀消息那天,少哲早已将此事对他剖露。只是这几天下来经过那么多事端,他已忘了和少哲的对话,更屈服于纪允苦求和志坚挟持相逼。

偏偏他一时大意,冲动地和志坚去报警,进而跌入了后者的陷阱!

宇颢失神地站了起来,走了几步路又停了下来,在少哲身边发呆。少哲见宇颢心不在焉,推了他一把,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莛在等你去找她!”

“我和她之间早就已经说清楚了,不需要你来插手!”宇颢挣扎的当儿,对少哲说。其实他心里正在为契明的事烦恼;莛书晚上的飞机,他还来得及赶去,就不知道现在契明是否已经被警方逮捕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少哲见宇颢根本没有在意莛书离开的这件事,本来想要教训他一顿,却还是强忍住,拳头就紧紧握在身边。他知道宇颢爱面子,这样不表态,对他来说也是正常的。他们侧身面对着对方,肩碰肩的距离却酝酿出浓浓的冲突。

过了不知道多久的沉默,宇颢总算无奈地轻声笑说:“我的态度,你还能了解吗?”

“你是认为我们之前的友谊是作废的,所以我不可能了解你?还是你现在的身份不同,高高在上,是我这种地下层的军人所无法想象的?”少哲的改变,这时也从他充满讽刺的语气散发出来。宇颢深深地望着少哲,不是因为他在极力控制内心的愤怒,而是因为他不敢相信少哲会说出这么讽刺的话语,所以想要看清楚眼前的少哲到底和当初他所认识的少哲有多大的不同。

宇颢的眼神直逼少哲心坎,似乎唤起了他内心深处的恻隐。他吞了口口水,然后转身面向宇颢说:“自从我接手armoury,平时和我有说有笑的armourer都减少和我的来往,有很多时候,他们好像都在刻意不让我参与他们的对话。我偶尔也想过,如果还有几个老朋友能够让我说说心事,让我在迷失的时候能够倾诉,能够为我指引方向,那该有多好!只可惜,曲高和寡!”

少哲的一番话,让宇颢感慨当初的少哲依旧还在,所以他的眼神也变得比较温和。可是面对志坚的恶意布局和莛书的骤然离开,宇颢脑海已经充斥着许多恼人的思绪,一时间也无法正视少哲的真心剖白。少哲也见宇颢没有开口回应,于是继续劝说:

“你上次来armoury,我知道你是想要找我讨论一些事。只可惜我们现在是立场相对立的人,不可能再做彼此倾诉的对象。莛她不同。她在我们之间是中立的,她更没有因为我用蛮力相逼而放弃你。以你现在的处境,知心难寻,你就不要再错过莛了!”

少哲深深地呼吸,缓和自己的情绪后,愤然转身离开。踏出门的时候,他还是落下一句:

“莛的班机是晚上9点,你放工再去还来得及!”

-=-=-=-=-

宇颢看了墙上的时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已经放下所有事务,坐在办公室内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他这时如果出发,还来得及到莛书的家和她说几句话。这时他非常想知道莛书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她会选择不告而别?为什么她恳求他接受她后还转身投向少哲的怀抱?

莛书一向来都理智对待事情,但是她近日来一连串的行为完全出乎想象。

他脑海总是浮现出他们之间这段日子相处时的画面,那房间里的逗笑,在文莱走过的一场花雨,还有那大雨的夜里,他们的缠绵和激情。。。

“怎么啦?嫌我的汗臭味?”

花雨落下的时刻虽然浪漫,却引起莛书的敏感。他好心地把围巾递上,莛书迟疑了一下才接受。

“对,我爱你爱得非常辛苦!但是喜欢一个人很难,要试着不爱一个人更难!”

回到那大雨的夜里,他们俩就算被雨淋湿,也不肯放弃劝解对方。当时她的情绪就象豪雨一样落下,企图洗去宇颢满载一身的愧疚和惦念。可笑的是,他当场抵挡了莛书的劝说,回到房间却还是沦陷了。

“你可以选择放手,选择爱一个还存在这个世界上,一样深深爱着你的我!”

这时宇颢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莛书的脸顿时出现,旁边也显现她的留言:

我走了,搭今晚的飞机。再见!

阅读莛书留下来的简讯让宇颢感到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我到底在想什么?

宇颢终于站起身,望向大门后便执意而去。岂料当他踏出走廊的时候,契明竟忽然现身阻挡他的去路,并且向他丢了一张字条!宇颢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字条的内容,契明便狠狠地指责:“你好卑鄙!你为什么要用CSM的职位收买志坚?为什么你要和他联手诬蔑我,到警察那里指证我?”

依契明的反应,他应该已经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如果我们有报警,你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跟我大喊大叫了。”面对莛书的离去在即,宇颢清楚,现在不是和契明磨蹭的时候,所以便用这敷衍的话想要打发他走。

可是契明带着视死如归的决心,一把抓住宇颢不放。他抓住宇颢的手臂紧绷得连筋脉的纹路都似乎要暴了出来。他硬是要宇颢‘说明白’,后者却也执意离开,两人之间的拉扯演变成肢体冲突。眼见他们之间即将大打出手,他们身后豁然有人喝令阻止,接着两名穿着便服的警察亮出了身份证,确认契明的身份后,便用手铐把他铐起来。

“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你们不要相信江宇颢的话!”当契明把注意力转移到警方的身上的时候,宇颢才赫然发现,契明的言行举止并不是像他之前所认识的一样。

契明从文莱回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宇颢开始担心他一时的错误毁了契明的一生。一对警察把不断挣扎的契明带走,留下来的警察却坚持也要把宇颢带回警察局问话,了解他们为何起肢体冲突。

“但是我赶时间!”宇颢这时想起踏出办公室的理由,却无奈得跟着回警察局!

-=-=-=-=-

等到警方问完话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了!宇颢不只延误了找莛书的时间,也感叹自己的车在万里山。偏偏他碰上了下班的繁忙时间,满街都是在拦德士的人和他挣。好不容易,他才等到德士载他赶往机场,无奈不如意之事一波三折,通往机场的机场大道竟然塞车!

车子停在大道上,路旁已经可以看见跑道,机场搭客大厦也近在咫尺,车子不到几分钟就可以抵达。无奈他们之间却隔着延绵的车龙,让车子动弹不得。宇颢紧张地看着前面的车龙,紧紧握住拳头想要释放压力。怎知他发现手中不知不觉还握住刚才契明丢在他脸上的字条。宇颢好奇地打开字条,发现里面简约的字句中,透露出他意想不到的事。

原来契明是因为有人写信告知,所以才找上门的!宇颢犹如晴天霹雳。也难怪警方还没找上门,他就跑到办公室来闹!但更让宇颢感到惊讶的,是内容之中,写出契明转变性情的理由,而且这突然和巨大的改变竟然和莛书有关!

-=-=-=-=-

“我这样对你,你还来送我的机?”莛书对少哲问到。

经过了自杀的经历,莛书显然沧桑了许多;她的脸颊凹陷,眼眶还泛红,应该是哭了好几夜的结果。她身上穿的厚重服饰,虽然是为了抵御澳洲这个时候的寒冷,但在这层层叠叠的衣服下,莛书单薄的身子却还是显露无遗。

站在她对面的少哲只是穿着深褐色的贴身长袖V领T-恤和黑色线条长裤。修身的长裤让他的脚看起来修长许多,而上衣也让他展现魁梧的身材。可是他全身上下都没有紧迫的气息,在莛书面前反而带着稳定沉着的安全感,仿佛他那宽阔的胸膛,可以让许多向往稳定生活的轻淑女们做依靠一样。

面对着面的他们,之间只有拥抱的距离,但是似乎还是隔了一片海。

“我为什么要送你的机?”少哲略带自嘲的口吻反问,接着抿嘴回答:“因为我想要知道我对你的好,会不会让你心软告诉我你这最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少哲说完这番话,不禁感到心酸。他们之间就是充满着那么多的隐瞒,所以就算他真的对她真心,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也无法持久。

“有些事情,不知道比较好。”莛书淡淡的笑容,明显带着伤感。少哲感觉得出她因为见不到宇颢的踪影,所以才显得落寞。

-=-=-=-=-

“我等不了了!”宇颢丢下车费,便跳下车,连司机怎么叫也叫不住。

宇颢一踏上马路便拔腿就跑,引来许多车主的好奇观望。在机场大道跑步虽然看起来很浪漫,但行为也接近疯狂,所以他们都东张西望,想要找出隐秘的摄影机。

面对众人的眼光,宇颢根本管不了那么多。眼前一公里路就是机场的候机大厦,这短短的路程根本难不倒他。如果他因为呆在车内而错过了莛书,这一点小小的害羞永远也遮盖不了他心里的内疚!

缓缓落下的太阳从机场大厦的屋顶照下来,拉长了马路上所有事物的影子,那长长的身影也似乎在拖着宇颢的脚步,让他心急为何还没到达机场大厦。

江宇颢和史志坚已经到警察局告发你。他们想要以两个不同的口供指证你。

那字条上的电脑打字历历在目。

你是逃不过宇颢的。他会因为你强暴莛书而对你展开报复!

莛书自杀不是因为被宇颢耍得团团转,也不是因为被少哲逼到走投无路。而契明因为自己一错再错——从文莱回来变成跛脚,到禁不起失去权利的痛苦而强奸莛书——才会变成那副模样。这几天下来所发生的事情,不是没有根据的!

而如果莛书告发契明,一定会牵涉到我和少哲!

宇颢终于了解莛书的言不由衷和她的骤然离别!

-=-=-=-=-

“难道你不要继续帮颢了吗?”少哲很想牵起莛书的手,却还是克制了:“我知道那天你只是想要用你的身体来换取我饶过颢;我知道我这样做很卑鄙,我也希望你会一直这样做,因为这样一来,你就不会离开我的身边。。。”少哲心中虽然有许多很想告知的愧疚,但是不善言语的他,还是无法说出心里话。

莛书看着低下头的少哲,伸手抚摸他的头发,说:“你是个好人,你迟早会遇上值得你付出所有的人。”

“但是颢。。。”当少哲抬起头的时候,眼眶已经泛湿。

少哲的深情,因为他的低调,所以连关系深切的宇颢也不曾透析。

他们不知道的,是当时契明宣布要争取莛书的爱的时候,少哲随即硬着头皮深夜到紊良的宿舍提出要求,才争取到‘参赛’的资格。

他们不知道的,是当他猜到紊良心怀不轨要对付契明,他却选择隔岸观火,渴望契明在比赛的落败能够让他得到渔翁之利。

他们不知道的,是当宇颢和莛书去到文莱能够拥有更多相处的时间的期间,他是多么的肝肠寸断,彻夜辗转难眠!

他们不知道的,是一直以来都卑微过着自己的生活的他,总算找到奋斗的目的,而那目的就是期望能够换取莛书的爱慕!

只可惜天意弄人,事与愿违。。。

莛书为了他的深情感动,内心却还是充满着许多冲突。契明几近疯狂的眼神还历历在目。而当初惊讶于她会献身给他的少哲,内疚中带欣然的触碰也犹然附在她肌肤上的每一寸。还有宇颢。。。她还能感受到他的存在,扎实地停驻在她心坎里的最深处!

这一连串的遭遇,几乎要把她给撕裂;契明对她造成的伤害虽然最大,但是因为事发时太靠近宇颢和少哲和她的亲密经历,如果她告发契明,他们俩一定也会被牵连在内!无论是心灵、身体、还是情绪,莛书要面对的都不是说告发就能解决的!所以她这次转身离去,不是逃避,只是想要让自己抽离,说不定过些日子她能够重新面对宇颢和少哲!

莛书擦拭少哲眼角的泪后,说:“我的确还是爱颢,我还是担心你会继续要挟他。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我只想趁调往澳洲的时间让我的心冷静下来。

你放心吧!我们之间的纠缠已经结束了。我们现在所感受到的伤痛会过去的!”莛书接着轻轻地吻了少哲的脸颊。

-=-=-=-=-

强烈的阳光让他猛飚汗,那衬衫也粘在他身上阻碍了他的行动。眼看机场大厦就在不远处,他正需要最后的冲刺才能赶得及见莛书最后一面。宇颢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衬衫脱掉,拼命往前跑!

少哲闭上眼睛享受着莛书最真诚的吻,内心顿时感到释怀。他一直盲目追求莛书的爱,却没想到要在这个时候,才能得到她毫不掩饰真情的吻。当他开启眼睛的时候,只是看见莛书温柔的双眸和散发出阳光的笑容。从第三离境大厅的天窗撒下来的阳光,让周围冷飕飕的空气不再刺骨。他这时才知道强求换来的快乐,并不快乐。

少哲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好的纸,然后交到莛书手上。

“MAJ Thomas已经当上CO了,他也把颢安排当他的Dy,当初和颢作对的人MAJ Thomas也一一替换了;我就算拿着这张纸去威胁颢也挽救不了我的事业。”

莛书一时愣在那儿,什么也不说。于是少哲便半推她往离境处去,免得逗留让不舍的心更加痛苦。

-=-=-=-=-

离境大厅的人熙来攘往,呈现出傍晚的喧闹。当宇颢赤膊跑进离境大厅,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他的身上;有的是好奇,有的是怀疑,有些(这里当然指那些年轻的小妹妹)还兴奋地指着他布满汗珠的壮硕铜体交头接耳。因为他赤膊、奔跑、汗湿、低腰的牛仔裤的样子好像是广告截出来的一幕。

宇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胸膛正随着他沉重的呼吸上下起伏。众人奇异的眼光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因为他一心只想要找到莛书,其他的都隐退到背景了。他看见远方悬挂在关卡上方的圆形构造,决定往关卡走去。 他一边穿回那皱皱的衬衫,随便扣上几颗纽扣,却仍然不断目扫四周。纵然他不见熟悉的人影,他也从未停下脚步。正当他愁着想要放弃寻找的时候,眼前骤然出现少哲走向他的身影!

-=-=-=-=-

错过了《壮志羔羊》?点击以下版权图片就能从头欣赏《壮志羔羊》!

ZZGY 壮志羔羊 Copyright Page Part 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