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志羔羊|第八十章:生命的价值

《壮志羔羊》现长篇片小说主题封面,诺字派出版,以新加坡位背景,描述4名少年的成长故事。ZZGY;作者杰诺,诺米尼。

星期五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哀伤的氛围

瘫在沙发上的宇颢脑袋空空的,什么也不想做,就连身上的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也懒得换掉。他已经好久没有回来这个地方,没想到这次回来,却人事已非。沙发依旧带着熟悉的清洁剂的味道,所有的摆设都和他最后一次看见的一样,就连人——他的干爹——也依然在屋子里面徘徊。

唯一不同的,就是素卿的缺席。

宇颢闭上眼睛抚摸着沙发,回想素卿还在的时候,它所见证的快乐时光。是他入伍过后吧!BG Ong见那时的旧沙发破了,于是买了新的一套回来。宇颢当时服役的零用钱不够,所以他出人力,负责挑选和摆设,两人合伙给素卿和茜如一个惊喜。

“你就在这里休息吧!”BG Ong的话打断了宇颢的回忆。他睁开眼的时候,看见BG Ong对着他空置已久的房间点头。BG Ong身上传来沐浴露的清香,同时也换了一套衣服。虽然他看起来一样憔悴,但他对素卿的逝世,从头到尾都显得比较淡然。

宇颢虽然不怎么愿意接受他的建议,但是这几天守在素卿的灵堂熬夜,加上之前在医院里的守护,就连他这个铁人也感觉到有点承受不了。于是他扁着嘴爬了起来,往自己的卧房走。

当宇颢冲完凉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看见BG Ong坐在他的床上,似乎在等他回来说话。宇颢假装没有看见,继续擦干头发。他就这样只穿一条白色短裤站在镜子面前,不时偷瞄BG Ong,预备他开始说话。

“我知道你还生我的气——关于Brunei,关于Alex。。。我只是说几句话就走。”BG Ong看他把毛巾挂起来后,就站起来说:“你记得当时我跟你干妈说过,当你当上MAJ的时候,我们会送你一些礼物;礼物是我们这些年为你准备的一些东西,就放在银行的保险箱里。当时我们决定,她负责保管钥匙,我就负责保管密码,因为她害怕自己会等不及,把礼物提早交给你。”

BG Ong接着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并垫在一封他一直握在手中的信封上:“看来她没有机会亲手把钥匙交到你的手上!”

BG Ong说完,就捏了宇颢的肩膀,然后离开房间。宇颢望着手里的两件物品,心中不时又泛起涟漪。宇颢目视了那把钥匙后,就翻看那信封。

给宇颢

素卿的字体端正却圆滑,在信封上是这么写着。

小颢,

也许你没有预料到我会写这封信给你,因为我自己也在怀疑动笔的理由。这些年来我都没有好好地对你说出真心话,或许用写的会比较容易吧!

今天早上,我从一个人的口中听见,说你就是推茜如下楼的凶手。这消息对我来说虽然让我的心沉到谷底,但是我却没有感到特别惊讶。

其实发生意外的那天,我隐约看见你的人影;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是真的。我不断地告诉自己那只是我的幻觉,是跌下楼后撞到头的后果。我甚至还告诉你干爹,说我根本不记得事发的经过;如果连我都不肯定真的看见你,我又怎么可以陷你于被怀疑、调查的窘境呢?

但是今天早上的消息确实了我的疑问;这一切不是幻觉。这一年来我看到在你身上的改变。。。你变得冷漠,你从人群疏离,你甚至在11 SIR创造了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声。我原本以为这一切都是茜如的离去带给你的改变。讽刺的是,茜如的离去是你造成的!你是因为愧疚才会这样自暴自弃吗?你这一年的巨大改变难道是为了麻醉内心的谴责而表现出来的愤怒吗?你是在惩罚自己吗?

我打算找时间向你问个清楚,因为如果我要是没有听你亲口承认,就认定你是害死茜如的凶手,那我就太对不起茜如了!我当然希望凶手不是你!但是如果你是凶手的话,我还是要尽我所能劝导你!

老天没有立刻把我从墙脚下带走,就是要我留下来拯救你,帮你悔过,指引你走出阴影。如果我成功了,我们还可以回头对着这封信,嘲笑我们当时的愚蠢。当然,如果有一天。。。如果这封信只留得我们其中一个人独自阅读,那就代表我已经失败了。

就不知道,这封信到底会给谁看呢?

-=-=-=-=-

“走!你给我去自首!”房门一打开,宇颢就伸手拉住志坚的手对他说到。

素卿的遗书,就象晴天霹雳一样地打在他的良心,让他决定他不可以让素卿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他当初做了对不起茜如的事,现在更不能一错再错,让素卿无辜受罪!

志坚开门的时候已经是换上便服,准备同其他人一起出营,回家度过周末。他还以为那急促的敲门声,是他队友的不耐烦所引至。没想到一开门就遭到宇颢的粗鲁对待。

“我干嘛要去自首?”志坚把手一挥,挣脱了宇颢,同时也四处瞄了一下。但是他见宇颢目露凶煞,感觉他不会就此罢休,于是换个语气说:“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

志坚把宇颢拉进房,后者却硬要志坚跟他离开。志坚不耐烦地把门关上,并且用手撑着,然后对想要开门的宇颢说:“你要我自什么首?我什么都没做!就算我什么都不做,也不会有警察找上门。”

“你不要以为这样可以威胁。。。”

“你已经知道你的嫌疑最大,有人最后一次看见你的干妈是和你在一起,你不是也去警察局问话了吗?你如果想要把我拉下水,我告诉你,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做污点证人指证你!”

“指证我?如果我说你也在场,他们一定会从干妈的身上找到你留下的痕迹。你这个污点证人很难当上!”宇颢露出不屑的笑容,然后想要把志坚从门口推开。后者却顶在那,说:

“我做的污点证人,是指证你杀死你的女朋友,一失两命!”

“你不要以为。。。”宇颢的脑子里就只能说出这句话。相比宇颢的急躁,志坚显得泰然,因为他胜券在握。他还开始自导自演在法庭上的口供:

“我当时听见被告承认是他害死MWO Yuen的女儿!MWO Yuen劝他自首,他却不肯,而且还推她下楼!我很慌张,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当被告转过来看到我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是他的帮凶了!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帮他隐瞒事实!可是他威胁我,说会指证我是杀人凶手,所以我等了那么久才出来作证!”

志坚演完这一段后,便带着轻蔑的笑容对着宇颢,而他的眼神里,是宇颢这一生从未见过的邪恶!

-=-=-=-=-

军械室少了平时敲敲打打的声音,也没有那碍眼的杂乱;把军械室交由BDO接管之前,这里当然是经过一番整理。出营前的程序繁杂,BDO通知少哲他会晚一点才到,于是少哲让其他军械师先行回家,自己在梳洗一番后,穿着便服等待BDO的出现。

他正在大门对面的办公桌后,想要打电话给莛书,门口却传来非常耳熟的声音:“我可以找你说话吗?”

“你这两个月都没找过我,我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少哲正拨通电话,就被宇颢打断。他挂了电话,转动椅子正面对宇颢冷冷地回答。

“我有点事让我感到心烦。。。”宇颢开始走进来,然后自嘲地笑说:“你也知道,我在这里没有很多朋友。”

宇颢承认自己有烦恼的当儿,脑子里闪过刚刚在军宿里目睹志坚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表演。他这一幕自导自演的演出能够让他这个出了名无所不能的江宇颢感到无助,可见志坚对他的影响有多大!

少哲带着提防的态度望着宇颢接近的身影,回说:“我们。。。曾经是朋友你还记得吧?”

“但是在我的心中,我从来没有和这个老朋友绝交!”宇颢坐在桌子另一边,少哲却立刻站了起来,说:“平时精明果断的你,竟然还会这么傻?”

少哲走到离桌子最近的一个工作平台,摸着夹钳继续说:“当时我和你停止所有来往,是经过一番仔细的思考。我接下来所做的一切,都为着当时的决定而左右。经过了这么多事,你难道还不了解,我和你已经不可能再做朋友了吗?”

宇颢没有跟上去,只是继续坐着看少哲慢慢地把夹钳拗开。少哲那一段冷漠的话语让宇颢不自觉地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摸着胸前的项链回答:“你想要帮你的爸爸,我了解。你攀附MAJ Thomas就是为了你的事业;有谁不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而付出呢?依我看来,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难道你忘了吗?我们之间还有莛书。”少哲不假思索地回复。

一提起莛书,宇颢就想起那一夜激情,莛书的气息依然留存在他的嘴边。经过这一连串的事情,宇颢都几乎忘了他和少哲之间的隔阂,更忘了莛书当时也是因为他们的决裂才和少哲分手。如今他还和莛书。。。

宇颢本来想说些什么,来安抚少哲,后者却举起手,指着手腕上的手表,说:“我和莛书复合了;我们今晚约好吃晚餐,我希望你不会来打扰。”

这。。。这怎么可能?宇颢原本想说出他和莛书之间的事,却还是决定不说为妙。他反而说:“知道你们俩快乐就好了。”

宇颢的这句不由衷的话反而让少哲笑了,但是他回斥的语气却带着轻蔑,带着悲愤:“‘知道你们快乐就好。’你说得很轻松!我真的不了解为什么莛书会为你那么着迷?”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更希望你们会在一起!”宇颢不知怎么的,竟然脱口说出这么一句肉麻的话。自从那晚,他的心已经对莛书敞开。要不是这一个星期为了素卿的事忙着,他一定会找机会和莛书说清楚!

也难怪她这几天都怪怪的,素卿的葬礼她也只是偶尔来帮忙也不久留。她应该已经决定跟了少哲,决定这才是她最好的选择!

怎料宇颢的坚持却引发少哲的不满。他大力地将夹钳关起来,开始愤愤说道:

“去你的希望我们在一起!我就是讨厌你这种态度!你知道那种不停追求却得不到的感受吗?当你渴望一样东西,却只能听别人埋怨那样东西让他有多烦恼,你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吗?你就很大方,把莛书给我,好像如果你不放手,我根本不会得到莛书!”

“我不是这个意思。。。!”

“对!你不是这个意思,因为莛书不是你让给我的。我是耍了手段才把莛书绑在我身边!我得拿一样能够证明你假公济私的证据来威胁她,她才肯陪在我身边!你说,我是不是很可笑?这世上还有像我这样龌龊的男人吗?”

少哲的情绪爆发,让宇颢顿时不知所措。莛书被威胁?少哲和莛书的复合到底背后隐藏了什么,他怎么不知道?

“你有了我什么证据?为什么你要用它来威胁莛书?”宇颢走向少哲,后者却挥手要他止步。

“树强,你应该记得吧?我找到你陷害他的证据!我把证据拿给莛书看,要她选择和我在一起,还是看你坐牢!”

少哲的微笑中继续带着那淡淡的心酸,仿佛在看着一个死里逃生的人阐述他如何牺牲自己的一支脚来换回生命。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宇颢听了少哲的话,激动地扑上前:“我们不是你的好朋友吗?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伤害你的朋友的事?”

“你认为我卑鄙吗?我再怎么卑鄙也敢光明正大地承认,不像有些人扮清廉,装大方,却总是在背后放箭。”少哲退了一步,并且把宇颢抓住他衣领的手给扫开。宇颢看着他走回办公桌,问:

“你是这么看我的吗?做了这么久的兄弟,你就是这么看我?”

“不。我看到的,是一个孤独的人,一个无法融入社会的人。所以他不断地把自己疏远,拼命地读书来提高他的身份,然后又假装软弱地把别人玩弄在掌心之中。”少哲转过身,不慌不忙地,慢慢地描述着宇颢的人格:

“他憎恨自己反社会的性格,却又迷恋于自己能够从漠视的角度摆布别人取悦自己。莛书因为你而做的每一件事让你感觉到自己的价值;只有其他士兵对你奉承的时候才能证明你的存在;让所有曾经看低你的人最后跌破眼镜发现你真正的身份才可以满足渴望霸权的自我。有多少人因为你的价值而受了伤,你从来不理会!”

少哲的声声指责将宇颢逼退到情绪的墙角。他这一生中从妒嫉他成就的人口中听过不少讥讽的话语。他们夸大他的缺点,降低他的优点和成就,为的就是要打击他的自信。但是宇颢从来都没有被这些话给困扰。

今天,他面对他近期难得让他信任的少哲,听着他对他的不满,听着他描述他眼中的江宇颢。虽然说少哲的指责充满情绪化的字眼,宇颢却听得出当中的真实。然而他还是维护自己地说:

“你对我的行为的观察非常好,但是你能够真正了解我的感受吗?”

“哼!还是你!那你能够了解真正的感受吗?”

少哲的反问,让宇颢不知如何回答。少哲冷眼地看他闭上眼睛深呼吸,然后以平和的口吻说:“其他人在我的眼里也许只是一群纸片人,但是你和莛书就像是茜如,甚至是干爹、干妈一样,是活生生的知己,是我心里面的一把火。我。。。”

少哲再次把手举起要他住嘴,说:“好人我已经做够了。我没有兴趣应酬你寻找自己的价值。”

宇颢了解他再怎么说也是于事无补,也清楚少哲已经下了逐客令。他咬了一下嘴唇,然后耸肩黯然离开。

怎知他才离开不久,少哲却追了出来,神情慌张地说:“莛书她。。。自杀了!”

-=-=-=-=-

!你怎么了?”

少哲着急的问候充斥耳际。只是他的声音模糊得很,好像在水中企图说话一样。

流动在她眼前的身影一样模糊;她明明看见闪动的人影,但那脸庞却没有五官,又或者说,阳光刺眼得把他脸上的细节都给模糊了。那人身后也出现另一道身影,绕到床的另一边后同样靠近,只是那脸庞。。。脸庞同样是模糊的。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那第二个人忽然转身抓住少哲的肩膀质问。他的那把声音熟悉得很,不就是宇颢吗?但是莛书好像在看电影一样地看着眼前的两个男生起争执,不时还互推。他们争执的声音渐渐混在一起,犹如在耳边忽然冒起的泡泡,根本无法辨认他们说话的内容。

只见第三个、第四个穿着蓝色制服的身影忽然出现,分别抓住少哲和宇颢,然后把他们拉出病房。临走前,其中一名护士还把莛书床边的帘子给拉上。

-=-=-=-=-

少哲和宇颢离开病房后,整个地方清静了许多。外面的风穿过窗口轻轻拂动那帘子,帘子在轨道上来回滚动的时候发出‘稀唰’的声音。但是这声音还是掩盖不住那从门口轻轻逼近的脚步,踩着、拖着,踩着、拖着。。。伴随着那脚步声是沉重且缓慢的呼吸。

那脚步和呼吸声在帘子外停了下来,过了不知道多久,帘子才慢慢被掀开,契明充满愧疚的脸从帘子后面出现。

莛书原本呆滞的目光豁然锁定在契明的身上,让后者感到心跳顿时停止一般。契明吞了一口口水,接着硬着头皮走到莛书的身边。莛书锐利的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契明。她就像木偶一样地瞪住契明,虽然目光犀利,却也没有动静。契明总算鼓起勇气伸手想握莛书的手,后者却开了机关似的把手抽开,然后冷不防地掴了契明一巴掌。莛书眸中的怒火骤然加剧,仿佛瞬间可以把契明烧成灰烬!

那响亮的一巴掌狠狠地把契明打醒,让他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该留在这里。他狼狈地掉头逃跑,冲出走廊后跑进楼梯口,一把安全门关上,就蹲在角落搔发啜泣。

-=-=-=-=-

错过了《壮志羔羊》?点击以下版权图片就能从头欣赏《壮志羔羊》!

ZZGY 壮志羔羊 Copyright Page Part 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