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是一种一直寻获一直失去的过程:《秋雨》

其实不知道应该怎么介绍《秋雨》。

老朋友们应该认得出来,这是一位朋友笔名的谐音。当时我叫自己 “冷叶”,他管自己叫 “秋雨”(真实的笔名就让它继续隐姓埋名吧!)。

我们曾是很要好的哥们,可谓形影不离。偏偏我们两个都是多愁善感的人,周围的朋友也都得受我们时不时爆发的情绪。

从小冷叶就是个情绪波动极大的人,只因为从来都没有人好好地教导我如何控制自己的思维和情绪。一路来交了不少非常交心的朋友,偏偏都被我的任性和固执给逼走了。

当然,一路来也有几个不只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还开启我思维运作的另一个模式。“秋雨” 是其中一个。

我也不知道年纪轻轻的他,为何有那么成熟的思想。有人认为他的开朗是一种极端的表现,是不切实际的乐观。但他的乐观却帮助他解决平日遇到的麻烦。我们俩因为成绩不达标而无法继续留在黄城。他到处奔波寻找被录取的机会,而我就被动地等待语特录取我,给我一个跻身顶尖学府的机会。身为一个除了学业上的公式,一遇到其他问题就当机的冷叶,由衷对 “秋雨” 产生慕名的爱慕。

犹记 “秋雨” 曾经对我说:“你宁愿为一件你没有做过的事而后悔,还是为你决定做的事而后悔呢?”(这。。。是从英文翻译过来的。”Would you rather regret about something you did, or something that you did not do?”)

我当时虽然听懂其中的意义,却还是等到 10 多年后才真正地了解,并实践这句话的精神。

可笑的是,我竟然不记得我们当初是为了什么而讨论,是什么促使他说了这么一句无比深奥话。

只记得我们在课室外的走廊,面对每天聚集升旗礼的广场,倚靠在栏杆上,说着说着,就冒出了这句话。

如今的冷叶,努力地生活,确保不会给自己后悔没有追求想要的事情的机会。而讽刺的是,唯一抹不去的后悔,是一直以来没敢说出口的 “对不起”!

其实这些记忆,甚至这首词,我都一直不敢和其他人分享。只因为事过境迁,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了,我担心说出这段想法会造成对方的困扰。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曾经装满心中的回忆,我发现,都渐渐地模糊,甚至完全忘记了什么,我都无迹可寻。这首词背后的故事,本来可以写出满满的一本书,而现在仅存的,就只是一段词,和我现在依稀记得的片段。如果不将这些事记录下来,恐怕等到垂垂老矣,连 “秋雨” 是谁都记不得了!

歌词的一段 “孤独到永远”,是上大学后创造的新词 “lonelinfinity” 的翻译。虽然说和高中时期相比长大了一点,但内心那个爱洒狗血的文青还是不肯长大。上回说过,大一经历了一年的独处时间,难免养成了极度情绪化的思想(接下来会发表那情绪化到达极限而写的词)。当时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孤独终老,达成一个 “lonelinfinity” 的境界。

当然,长大了,会不会孤独终老已经不是生命中最大的顾及。忘了是从哪段时间开始,冷叶竟然看透了。我们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就算找到一个能够厮守到老的人,其中一个一定比另外一个早死。死的那个还好,留下来的可算是得要带着痛苦过完余生。

人,其实非常贱。明明是只身来去,却偏偏要在活着的时候找另外一个人在他走了过后伤心。一闭眼,这一生的往事都烟消云散,就还是要害另一个人带着这份回忆终老。这就是人类所发明的“爱情”!


秋雨 - 冷叶

《秋雨》

微风 带来你微笑的双眼
回忆 不再是孤独到永远
你用温柔洗去我心中遍地落叶
无论度过多少黑夜 都会有晴天

朋友 不单是阳光的季节
一句话 也能够让伊甸幻灭
如果未来已注定充满荆棘危险
地平线就是旅途的终点

祈祷幸福别走远
给我勇气 实现我的诺言
祈祷秋天别走远
给我时间 实现你的心愿
才发现 我的泪 不经意洒满天
化成雨 灌溉你我的心田

永远 只属于两条平行线
没聚点 才不会越走越远
可是没有微风如何拾去落叶
地平线只是美丽的误会

祈祷幸福别走远
给我勇气 实现我的诺言
祈祷秋天别走远
给我时间 实现你的心愿
才发现 我的泪 不经意洒满天
化成雨 灌溉你我的心田

期待明天还能够 默默拥抱这感觉
就算秋雨再多狂 再多冷 也要用心去体会

祈祷幸福别走远
给我勇气 实现我的诺言
祈祷秋天别走远
给我时间 实现你的心愿
才发现 我的泪 不经意洒满天
化成雨 灌溉你我的心田

23 Nov 2005 | 翻自:《花园》梁静茹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